不知道有沒有人聽過吃飯睡覺打東東這個老笑話。
  那是小君在國三說給我聽的,我第一次聽到非黃色笑話還可以笑的這麼開心。
  
  「阿司,跟你說個笑話。」
  「嗯,說吧。」
  
  「有個生態學家到了南極,發現一群企鵝,於是他隨便問了一隻企鵝:『企鵝啊,你平常都在做些什麼事呢?』那隻企鵝便回答:『吃飯,睡覺,打東東』。學者雖然不是很明白打東東是什麼意思,但他暫時先擱在一邊,又問了下一隻企鵝:『企鵝啊,你平常都在做些什麼事呢?』,那企鵝也是回答:『吃飯,睡覺,打東東。』」
  
  老實說我當時的確是想歪了,因為兩年來被小黃的黃色笑話洗禮,我很自然的以為打東東的企鵝身上的皮毛都是黃色的。而小君繼續說道……
  
  「學者從早上問到半夜,問完了五百隻企鵝,終於剩下最後一隻,他很有耐心的問著:『企鵝阿,你平常都在做些什麼事呢?』,最後一隻企鵝的答案很不一樣,他就只有回答:『吃飯,睡覺。』」
  
  當時我在想可能這五百隻企鵝只有她是母的吧。小君繼續說:「學者很好奇,便問那隻企鵝:『爲什麼你不用打東東呢?在這裡每一隻企鵝都會打東東啊』。」
  
  「企鵝委屈回答:『因為我就是東東。』」
  
  
  原來如此。
  我當時笑的好開心啊。
  很抱歉說了這麼老梗的一個笑話,這是有原因的。
  
  如果換個場景,把那些企鵝換成惡靈古堡四裡那幾百個殭屍寄生蟲或者電鋸殺人狂,去問他:「殭屍阿殭屍,你這一個禮拜都在做什麼事情呢?」,他肯定會回答你:「嗚喔喔喔,喔喔喔,吃飯,喔,睡覺嗚喔,打東東喔喔。」
  
  如果問了蒙面電鉅殺人狂:「殺人狂阿殺人狂,爲什麼你都要蒙面呢?喔不是,是你這禮拜都在做什麼事呢?」,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會說:「殺殺殺殺,吃飯,殺殺殺,睡覺,殺殺殺殺,打東東殺殺。」
  
  我就是被打的東東。
  然而有人若是問我這一個禮拜都在幹什麼?
  
  答案當然不會是這麼無聊的「吃飯睡覺」。
  我會掐著那個人的奶頭大聲的吼說——
  
  「吃飯,睡覺,上課,打工,然後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迴旋踢啊!你再問我就一腳踢死你啊!」
  
  「阿司,別掐了,好痛啊啊啊!」
  就是小黃這麼白木會問我這種蠢問題。
  
  這禮拜我充分的體會到死了又死,死完再死的精神。所謂置之生死於度外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我已經呈現麻痺恍惚的狀態,在摔壞三隻wii的搖桿後領悟了真無雙迴旋踢的奧義。
  
  因為在整個遊戲當中,能讓我安全過關的絕招就只有迴旋踢。
  我踢踢踢踢踢死你這王八蛋啊!幾千隻的寄生殭屍就這樣死在我的無影腳下。
  
  到了第六天,我終於破關了。
  歷經無限次數的restart,花了十四小時五十七分三十秒,沒有吃飯,沒有睡覺,連撒尿都不敢去(怕被突然桶一刀又要重玩)。雖然破關後的評價是的最低的Dlevel,但我仍然感動的淚流滿面,直接倒在wii旁邊睡了將近一天一夜。
  
  我沒有告訴小君這件事。
  也沒有必要。
  
  那天從沙發起床之後,我們聊了很久。小君跟我說了她第一次殺人的時候壓力也很大,好幾個晚上都躲在房間裡暗自哭泣。她殺的人是誰我並不知道,我想她應該不會喜歡提起這件事,我只是聽著小君訴說著當時的感覺。
  
  從黑暗中慢慢接受,慢慢領悟。
  然後成長為一位真正的殺手。
  
  師父領進門,修行看個人。
  小君已經領著我進來了,剩下的我必須親自去體會。
  所有的決定和行為都要自己負責。
  
  我有老爸留給我的德國手槍,還有兔姐給我的兩發子彈。
  如果要用槍來殺人,我必須是要在近身距離才有可能。
  因為我沒有練習過開槍,也不會有練習的機會。
  
  假設我決定要殺了何先生。
  萬無一失的方法就是拿手槍在近距離斃了他。
  這至少要有三個條件成立,
  
  第一,他對我毫無防備之心。
  第二,我們兩個人必須獨處。
  第三,動手後不能留下證據,以免被警方抓到。
  
  那假設我放棄呢?
  畢竟何先生是我認識的人,甚至可以說是我的朋友。
  只是,就算我放棄也已經無法回到從前那樣。
  
  我知道何先生的某些過去,他曾經是個重罪犯,他的所作所為一定傷害過某些人。有人出八百萬想殺了他,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何先生金盆洗手,但那些過去被他傷害過的人想要報復。
  第二,何先生如傳言所說插手於黑道買賣,有人覬覦他的生意而想做掉他。
  
  這都是何先生自己造的業。
  我不動手,也會有其他的殺手找上何先生。
  何先生已經不是我認識的何先生。
  而我也不再是過去的我。
  
  知道了某些秘密後,像是染了墨汁的水一樣。
  怎麼都無法變回原樣了。
  
  然而我若是放棄,何先生的死都將一輩子糾纏我,因為我將永遠都無法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他是真的該死嗎?與其這樣,不如我自己去弄個清楚,既然兩條路不管怎麼選都會後悔,我想走老爸走過的路。
  
  在沉澱好心情之後,我知道這場任務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必須先成為何先生打從心底信賴的人。
  關於這點,我想我已經成功了一半。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和星巴克店長請了長假,希望我的班次不要太多。畢竟期中考快要到了,店長是個很好的人,她也爽快的答應,這是個好的開始。
  
  時間過去,我也慢慢接受小蔓有新戀情的情況。
  我和她不再像以前一樣見到面就尷尬的妳躲我閃。有好幾次是我和小蔓,小黃,偉倫學長幾個出去吃飯,感覺也還不錯。偉倫學長的確是個很好的男人,看著小蔓甜蜜幸福的模樣,我真心的祝福他們。
  
  我許是我的心沒有辦法一次裝的下這麼多東西吧。
  之前是塞著小君和小蔓,小蔓走了,心也空了一半。
  而現在,何先生的存在填補了這個空缺。
  
  小黃和小蔓也常常問到我和小君的最新發展,我依然是舊版的官方說法,快了吧。依照一般人的看法,我和小君早是就是情侶了。接吻也接過,還抱在一起睡了一個晚上,只是很可惜沒有發生那擋事就是了。
  
  至於小黃的布丁妹。唉,不提也罷,小黃怎麼都不敢把信送出去,整天在數她吃了幾顆布丁。雖然我沒見過布丁妹,還是幫你祈禱到時候別被其他人先下手為強啊。
  
  
  星期三的午後。
  我手上拿著何先生給我的名片來到了那家柏青哥店前。
  
  名片上就印著「何先生」,看來他的本名「薛人可」已經很久沒有用過。這麼突然的來找何先生不知道他會不會起疑心?不過,何先生也說過有需要的話儘管來找他,所以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才是。
  
  我看著營業時間。
  晚上八點到凌晨四點。


  哇,這是比照夜店辦理嗎?
  現在才四點半哪,我可有得等了。
  我嘆了一口氣,順便踢走不知道是誰亂丟的可樂罐子。
  
  柏青哥店雖然還沒開,但是旁邊附設的電子遊藝場倒是不少人。反正時間還多著呢。我走進去看看有什麼好玩的。這裡比較像一般人會來玩的地方,前幾年相當熱門籃球機,打拳擊機,幾台最新的賽車遊戲頭文字D。
  
  旁邊有一排格鬥天王的大型機台,真是讓人懷念,不過自從KOF99之後我便沒在碰過格鬥遊戲,對於那些2003,2004還有一些合輯大亂鬥實在是不怎麼感興趣。
  
  最後,我終於在最邊邊的小角落找到了KOF97。
  真的好感動,沒想到十一年前的遊戲到現在還有機台在。我到櫃檯換了五十元的代幣,打算好好重溫一下兒時格鬥小霸王的威風歲月。
  
  當然,我選的以前慣用的黃金霸王三人組。
  鬼燒無敵八神司,極惡流氓賤龍二,越戰無賴克拉克。
  
  看著螢幕上瘋狂慘死的電腦,我果然還是寶刀未老啊。雖然很想找個人來挑挑,但這個時候會玩97的人應該不多吧。反正我也只是殺殺時間,唔……我果然是個只會殺時間的殺手……
  
  就在我快要破台的時候,登登兩聲,出現挑戰者。
  哈哈,來的剛好,我正愁沒有對手呢。


  
  五分鐘後。
  我的代幣用光了。


  
  我本來打算用這五十元玩到晚餐時間……唉,算了,是我技不如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連輸了五場。我承認對方的確比我高竿很多,我摸摸鼻子打算去吃個飯,晚點再來,反正代幣也用光啦。我穿起外套準備離開。
  
  
  「喂!等等!你要走了?」
  
  
  我走到門口時身後傳來女生的聲音。
  原來是個女的,我還沒遇過格鬥遊戲玩的這麼厲害的女生呢。
  當然,小君除外。
  
  「是啊,我沒錢了嘛……」
  
  她是高中生嗎?她和小君一樣沒有染頭髮(小蔓則有一點),以她的衣著打扮,看起來是屬於比較乖巧的女生,而且長的的還不錯。給我的印象跟小蔓頗像,應該是安安靜靜,斯斯文文,偶爾會但一點小任性,但又滿可愛的。只是有一點點的不同,至於是哪裡的不一樣我也說不上來。
  
  「不用錢,你再陪我玩幾場吧,如何?」
  「妳要請我嗎?」
  「那有什麼問題!」
  
  只見那女孩直接走進櫃檯裡,抓了一大把代幣放在我手上。
  她笑笑的說:「這樣夠了吧?」
  
  哇靠,這要是給十年前的我來玩,玩到世界末日都用不完。
  而現在的我,只需要短短的四十分鐘。
  
  原來她剛剛一開始和我打的時候還放水啊……
  從頭到尾,她用一隻麻宮雅典娜就把我吃的死死的,我連烏龜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不過難得遇上這種電玩美少女,況且又不是花自己的錢,其實也沒什麼好抱怨。只是看著螢幕上的八神司一直死一直死,覺得有點對不起他而已。
  
  「喂,你又要走啦?」
  「剛剛那一大把都輸光啦!算我服了妳了,雅典娜小公主,先走囉,掰掰。」
  
  「好吧……再見!哼。」
  
  我想這個女生應該是這家店店長的女兒或者是工讀生的朋友吧。不然怎麼會代幣無限抓呢?偶而有這樣一次的經驗也不錯,在外面打電動和在家裡打的感覺不太一樣,一直投幣的感覺真是爽快。
  
  等等……店長的女兒?
  我怎麼會沒想到呢?
  
  「等等一下……咳咳,我可以請問妳的名字嗎?」
  他媽的,我真的不太會搭訕阿。
  
  「你應該要先自我介紹吧,這可是基本禮貌喔。」
  「李政司,我的朋友都叫我阿司或吐司。」
  
  「你這個人還真古怪,剛剛不是想走?怎麼突然又想認識我?」
  「咳咳,感覺這種東西就是這麼突然。」
  
  「這麼說來你對我有感覺?」
  「咳!妳誤會了,絕對不是。」
  「既然沒感覺,那我幹麻要給你認識?喔,我知道了,你只是想玩弄我。」
  
  我怎麼覺得整個下午都是妳在玩弄我阿……
  嚴重懷疑這女生和我家附近的7-11女店員有血緣關係。
  
  看著她咄咄逼人的臉,我終於知道她和小蔓哪裡不同了。她不會笑,好像別人欠了她一屁股債一樣。不會笑的女生就算再美我也不感興趣,只是今天情況特殊。
  
  「這樣吧,我說個笑話給妳聽,如果妳笑的話,我請妳吃晚餐,如何?」
  「你先說吧,我再考慮看看。」
  
  我只能賭一賭了。
  賭她有沒有聽過打東東這個笑話。
  
  兩分鐘後,她滿臉笑容的跟著我從店裡走出來。
  我猜的沒錯,她就是何先生從剛從加拿大回來的女兒。
  她的名字是薛可人。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