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們剛剛在聊什麼阿,看你緊張的樣子。」
  
  小君慢慢走下樓來,笑笑的問著我和小黃,小黃拉著我搖頭,希望別讓她妹知道。免得這鬼靈精的小妞會做出什麼意想不到的事來。放心吧,我會在後面用火力支援你的,小黃你就快把那封絕世情書拿給布丁妹,我好想知道結果會是怎樣喔。雖然說你寫的很讓我無言,但搞不好布丁妹就吃這一款的,死馬也給你醫活。
  
  「我有點餓了,出去買點宵夜來吃好了,阿司小君你們想吃點什麼嗎?」
  「我剛剛才拉肚子耶!」小君。
  
  「妳拉肚子關我屁事?不吃拉倒,阿司你要什麼?」
  「來點鹹酥雞好了,順便來杯青茶,少冰少糖。」
  
  「那我也要青茶,少冰無糖。」又是小君。
  「你不是說拉肚子?」
  「關你屁事?快去買啦!去去去!」
  
  小黃在臨走前對我打了個PASS,希望我能對剛剛的事情保密。拜託,我是什麼人?這絕對沒問題的,我垂了兩下胸口意示相信我,就像日劇中帥氣滿分的木村拓哉一樣。小黃滿意的笑了笑,拿了手機鑰匙錢包,穿上外套便出門去了。
  
  「阿司,你和我哥有古怪喔,快說,什麼事?」
  
  我探頭看了看門口。
  見到小黃騎車遠去,心裡鬆了一口氣。
  
  拜託,我是什麼人?
  出賣你絕對沒問題。
  
  於是我把小黃寫的情書拿出來放在桌上,和小君兩個人邊看邊笑。
  我笑得超級大聲,剛剛在小黃面前忍著實在是內傷阿。
  
  「你怎麼跟我哥說的?」
  「我說寫的很好,快拿去吧,哈哈哈!」
  
  「天啊,阿司你好壞喔,這樣哥很可憐耶。」
  「哈哈,誰叫他要壞我今天的好事。」
  
  「好事?嗯?」
  我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了。
  
  
  「你說的好事是不是這個啊?」
  
  
  小君的聲音聽起來輕飄飄的,手中拿著我房間裡的蠟燭和玫瑰。  
  慘了,我完全忘了這擋事。
  
  「你們男生腦子裡就只會想著那個嗎?」
  「我,我,這個,那個……妳誤會了啦……」
  
  「少來了,上次在你家過夜我還發現你電腦在載一大堆A片,小蔓想用電腦還是我幫你掩飾才沒被她發現,剛剛我去上個廁所,沒想到你電腦還是在載A片……」
  
  我完全沒辦法反駁。
  小君說的沒錯,我的確滿腦子都在想那個。但這也不能怪我阿,小蔓離開的傷痛,我只能在漫漫孤獨深夜中找尋松島楓的溫柔鄉,這只是在自我療傷安慰,不要說的這麼不堪嘛……
  
  看著小君微怒的臉龐,這和我想像中的夜晚實在相差太多了。
  時間十點二十分,此時小君應該是滿足的依偎在我的胳膀裡,在情話片刻後繼續二回合,第三回合,直到她向我嬌聲討饒為止才對呀。
  
  嗶──手機傳來小黃的簡訊。  
  
  ※ 等會我不回去當電燈泡了,盟友打電話來找我去推巫妖王 ※
  ※ 小君是我唯一的妹妹,你可要好好照顧她        ※
  ※ 還有布丁妹的事,真是謝謝你了,我現在有信心多啦!  ※
  ※ 希望今年聖誕節我們可以四個人一起去吃個大餐啊XD  ※
  
  我真是個人渣。
  眼淚都快流下來了,怎麼會有這麼老實的人呢?
  小黃這麼的對我,而我卻這樣出賣他,唉……
  
  你放心吧!小黃!以我德國打老虎的名字發誓……
  就算這輩子注定被你妹玩弄在掌心裡,我也會盡全力讓你和布丁妹修成正果。
  我看著小黃傳來的簡訊,懺悔滿面。
  
  「小君,妳哥說他不回來了。」
  「喔。」
  
  「妳不是想喝青茶嗎?我去買。」
  「不用了,我喝水就好了。」
  
  「……妳生氣了喔?」
  「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了,這又有什麼好生氣的?」
  
  「是這樣嗎……」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要期中考了?」
  「不是。」
  
  「妳生日?」
  「怎麼可能。」
  「我真的忘了吧。」
  
  「是這個啦,真是的,一點都不用心,這樣怎麼當殺手啊?」小君從背包裡拿出牛皮紙袋。我想起來了,十萬塊,還有目標的資料。「已經放在我這快三個禮拜了,瞧你忘的一乾二淨,看來小蔓對你的打擊還真是不小啊……」
  
  老實說,我還真不敢看。
  看了就代表我要殺這個人嗎?
  我伸出手,想打開目標的資料,卻被小君一手撥開。
  
  「等等,在你看這個資料之前,我要你先玩一個遊戲。」小君笑了笑,拿了一個黑色光碟放到了wii的主機裡,沒多久,遊戲畫面出現了。
  
  —RESIDENT EVIL 4—
  
  惡靈古堡四。
  現在這個時候我哪有心情打電動,但小君卻堅持要我玩玩看,惡靈四是幾年前的遊戲,身為惡靈古堡迷的我也在電腦平台上破過了幾次關,不過由於主角不是我期待已久的Jill,加上系統大翻新,並沒有以往那種恐怖的感覺(也或許是我長大了吧?),對於惡靈四這款遊戲我並沒有特別的喜歡。
  
  在小君的堅持下,我勉強的玩完了第一小關。
  因為不熟悉wii的體感操作,中途被村民猛尻好幾下,手槍也是miss好幾十發。
  
  「這樣可以了嗎?」
  「不是說很好呢,沒關係,你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破這款遊戲。」
  
  「照這樣打下去我在三個小時就可以破關啦,爲什麼要花到一個禮拜?」
  「拿來,搖桿給我,我調個東西,你再玩一次。」
  
  我不知道小君在打什麼主意,難道打電動和我當殺手有什麼關聯嗎?小君回到了遊戲主畫面,按了幾個按鈕,主選單多了一個「KILLER MODE」殺手模式。她把搖桿還給我,要我再玩一次。
  
  一開始和正常遊戲沒有什麼兩樣,只是身上的手槍不見了,只有一把隨身用的小刀,我回頭看看小君,她只是要我繼續玩下去。當我遇到第一個敵人,準備用小刀跟他來個你死我活,沒想到被他用鐮刀捅一下就掛了。
  
  「啊?一下就死了?」
  
  「嗯,在這模式下一開始沒有任何武器,也沒有生命值,只要被敵人碰到一下就遊戲結束,除此之外敵人的體力是原先的三倍,同時也不能中途紀錄存檔,我要你在一個禮拜之內把它破關。」
  
  「這不可能吧……只有一把小刀要怎麼玩?」
  
  「至少在遊戲裡你死不完啊,現實中你只有一條命,可以讓你從頭在來算很不錯了,而且這殺手模式我親自玩過了,沒有任何差錯的話三個小時內可以破關。」
  
  「真的可以破關嗎?」
  
  「別忘了我可是理論組的,這是我目前正在研究的殺手訓練模式,透過wii的體感操作,雖然無法實際到達訓練體術的成效,但在對於臨場反應有相當大的幫助。而且你又有SMC的加持,我都可以破了,沒道理你不行,來,我示範給你看。」
  
  這時候的小君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眼神冷硬尖利。她站在電視前專注的玩著殺手模式,從頭到尾就靠著一把小刀破玩第一小關,她真的完全沒有被摸到過,而且花的時間只有我的三分之一。
  
  我看著小君,我知道她是認真的。
  她正在訓練我,用她為我想出的方法,只因為她知道我喜歡打電玩。
  面對這樣的小君,我沒有任性的理由。
  
  玩了一個整晚上的電動,我和小君也都累了,半夜十一點多,我載著她到外頭買了一些東西吃吃喝喝,又聊了一些班上有趣的事。小君問我期中考後要不要去高美溼地,他們班好像有這樣的計畫,我跟她說如果小黃約的到布丁妹的話我就和她一起去,小君開心的跟我說一言為定,我也真的希望是如此。
  
  回到家後已經午夜,小君去洗澡,而我整理著客廳的雜物,望著這台新買的wii,看來接下來這一個禮拜它將會是我最親密的戰友了。如果是四個小時前知道小君去洗澡的話一定會胡思亂想一番,但是我現在根本就沒有這個心情。
  
  我覺得身體好沉重。
  只因為看過了目標的資料。
  
  
  薛人可,今年五十八歲。
  台南縣人,曾走私槍械,大麻,三十年前為通緝要犯。
  曾經是台灣黑道滄海盟的副盟主,因走私罪而判了十一年的重刑。
  
  出獄後在國外居住一年,回國後便從事正當生意。
  不少人想拱他坐鎮滄海盟的老大,但被他挽拒。
  
  有人說他已經金盤洗手,也有消息指出他私底下又重操舊業,控制台灣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毒品市場,只不過都是空穴來風,並沒有實際的證據。委託人出價八百萬,一百萬訂金已付,但沒有說明原因。
  
  
  所以……他曾經是個罪犯,但在坐完牢後已經不再插手江湖。
  或者是轉為幕後的黑手?
  
  期限只剩下一個月又一個禮拜。
  我必須決定要不要殺他。
  
  浴室傳來沖洗的聲音,我從衣櫃子上層拿了棉被和枕頭,打算去客廳將就一個晚上。還好我家的沙發還算舒服,偶爾睡一下並不會有腰酸背痛的問題。小君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我也沒必要再自做多情,既然她想慢慢來,那就配合她吧。
  
  我滿腦子都是那個人的事。
  我開始想像著在各種情況下,用各種的方式殺了他。
  
  手槍?毒藥?或者是用小刀?
  還是放火燒了他家?
  
  好沉重。
  我窩在沙發上,根本睡不著。
  
  現在半夜兩點,小君應該已經睡著了。她在殺人之前也是承受著這樣的壓力嗎?老爸呢?其他人呢?爲什麼老爸和小君在成為殺手後還可以像一般人一樣的生活?我開始害怕以後的每個晚上都像現在一樣令人感到不安。或許像我這樣軟弱的個性根本就不適合當個殺手。
  
  夜深了,我好累。
  我還是睡不著,只是望著沉沉的黑暗。
  
  
  「我就知道你果然睡不好。」
  小君出現在我的身旁,她坐在沙發上溫柔的問我。
  
  「嗯,睡不著啊。」
  
  「我也睡不著呢,因為太冷了。」
  這句話還沒聽完,我就感覺到了她身體的溫暖。
  
  
  深夜,客廳,沙發,棉被。
  棉被底下是沉重的我,還有擁抱著我的小君。
  我可以聞到她身上的體香,薄薄的睡衣下並沒有內衣遮蔽,我感受到她皮膚的柔軟滑膩,甚至是她在我耳邊的輕聲喘息。
  
  那的確十分火燙的誘人情慾,我的老二在這個時候當然不可能是軟的。小君的意思表現的非常明白,我知道現在不管做什麼她都不會反抗。不過我卻一點也沒這個心思和小君發生關係。
  
  小君就是喜歡這樣作弄人啊。當我想的時候怎麼樣都沒辦法。當我不想的時候卻是近在眼前,唾手可得。而錯過了這一次機會,下次可就是遙遙無期了。小君了解我,比我了解自己要來的更多。小君就是算準了這一點,今晚才會這麼主動。
  
  說了一堆藉口,我想只是開始後悔了吧。
  什麼小君,什麼殺手,我通通都不想要。
  好想回到過去平凡的日子。
  
  小君似乎察覺到我心情的異樣,又把我摟得更緊一些。
  這些看似真實的溫柔在多久之後會成為我惡夢中的悔恨呢?
  我伸手拿起散落在桌上的資料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何先生。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