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ll和Ann詭異的看著我,怎麼突然有個美女跑來找我?我不是才剛失戀嗎?關於這問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Jill看到是我朋友,就讓我自行招待小君,自己回去和Ann聊天。
  
  我回到櫃檯前,拿出單子給小君參考。
  這可是她第一次來我打工的地方找我,讓我很點意外。
  
  「嗯?你要請我喝嗎?」
  
  一來就跟我凹飲料,很好啊妳。
  星巴克的員工一天能免費喝兩杯飲料,雖然很多人都以為在裡面工作能每天喝咖啡喝到飽,但這只是沒有根據的說法。現在已經兩點多了,三點我就下班,所以我便請小君選一款想喝的咖啡,等等要下班時再帶走。
  
  「摩卡是什麼啊?」
  「巧克力牛奶咖啡。」
  
  「拿鐵呢?」
  「無糖牛奶咖啡。」
  
  「卡布奇諾?」
  「熱拿鐵加奶泡。」
  
  「為什麼卡布奇諾沒有冰的?」
  「因為沒有冰的奶泡。」小姐,妳問題有點多喔。
  
  「那這個,熱可可呢?」
  「熱巧克力牛奶……」拜託,連可可也要問?
  
  「巧克力牛奶?那和摩卡有什麼不一樣嗎?」
  「摩卡有加咖啡……」我有點受不了了。
  
  「啊,對了對了,焦糖瑪奇朵到底是什麼咖啡?好喝嗎?」
  「香草牛奶咖啡加奶泡再淋焦糖漿,配合布朗尼保證肥死妳。」
  
  「呵呵,聽起來還不錯耶。」
  「是啊是啊,快選一個吧。」都快被妳問完了嘛。
  
  「咦?濃縮咖啡是什麼?」
  「別點,妳不會喜歡的。」
  
  「為什麼啊?不好喝嗎?」
  「像是熬三天臭酸的中藥。」說真的,就算奧客也不會一次問這麼多。
  
  「那本日咖啡艾斯提瑪呢?」
  「用水稀釋過的中藥……」妳是在挑戰我的極限嗎?
  
  「阿司,你幫我選一個好了,你應該知道我喜歡喝怎樣的口味才是。」
  「……妳……好吧,妳應該會喜歡香草拿鐵的……」
  
  
  鬼才知道妳喜歡喝什麼……
  
  
  不是我沒耐心。
  如果沒客人我也很願意一樣一樣的慢慢解釋啊!
  
  只是自從小君進來之後,客人就像搶頭香的鄉民一樣爭先恐後的跑進來。兩分鐘前店裡的收銀台前就已經大排長龍,不少客人都等得不耐煩了。
  
  Jill的眼光不知道把我殺了幾十遍。
  妳大小姐還給我很悠閒的做咖啡身家調查啊?
  
  買單,下一位!
  時間要緊,我可是很專業的。
  
  「阿司,等等等等,這個星芭樂是什麼?」
  「是星冰樂……挫冰挫冰啦!我可以幫下一個客人點了嗎?」
  
  而後面有幾位我認識的熟客都笑了出來。
  老實說我也很想笑。星芭樂咧,要不要切一切順便灑梅子粉?
  
  如果被編寫星巴克員工守則的人聽到我用挫冰來介紹星冰樂,一定會當場吐血,Jill千交代萬交代,介紹星冰樂時絕對要用「軟綿,細緻,爽口,不甜膩的雪綿冰」這樣的高級用詞,不過現在哪管的了這麼多?現在時間緊迫,換下一位了啦!
    
  「嗯……那紅豆星冰樂吃起來跟外面的紅豆牛奶冰一樣嗎……」
  
  頓時天旋地轉。
  我彷彿聽到了小君在問我……
  
  
  「你知不知道什麼是鐺鐺鐺鐺鐺鐺?」
  
  「什麼鐺鐺鐺?」
  
  「鐺鐺鐺鐺鐺鐺,就是……Only you,能伴我做殺手。Only you,能殺妖和除魔。Only you能保護我,叫帥哥和型男無法吃我。你本領最大,就是Only you!」
  
  「哎……」
  
  「Only you,別怪君君嘀咕,帶上大手槍,別怕死別顫抖。背黑鍋我來,送死你去,拼全力為眾生,犧牲也值得,喃嘸阿彌陀佛!」
  
  「我真的不行啊我跟妳說……」
  
  「喔喔……」
  
  「喔妳媽個頭啊!妳有完沒完啊!我已經說了不行了,妳還要喔喔、喔喔,完全不理人家受得了受不了啊妳!妳再喔我一刀捅死妳!」
  
  
  妳到底是要喝咖啡還是星冰樂?
  一直問一直問!妳問的我好煩啊!
  
  「阿司!你在幹麻啊?怎麼對你朋友說這麼過份的話?」
  Jill把我搖醒,面色緊張的對我說。
  
  「我……我說了什麼?」
  
  「你說『一直問一直問,妳問的我好煩阿!』,她聽到後就很難過的跑出去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搞的,不過就是失戀嘛……也不要發脾氣到別人身上啊,真是差勁透了。我不管,你現在給我下班,趕快去跟你朋友道歉,工時算你半天。」
  
  「Jill,對不起……但現在客人這麼多……」
  「拜託,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我和Ann兩個就綽綽有餘了,快滾吧你!」
  
  我向Jill,Ann,還有在場的客人連聲道歉,只差沒鞠躬跪下。我低著頭跑進休息室拿了外套和背包,趕緊往店外離開,希望還能追上小君的身影。
  
  唉,我到底是怎麼了。
  自從知道小蔓和學長交往後,我這幾天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就連昨天小黃乳殺我也沒有任何感覺……對小君也愛理不理,剛剛說的那些話也確實有些過分。
  
  不知道小君是怎麼來這裡的,是走路嗎?還是跟小黃借機車?其實她也可能自己買了一台吧,依我看她的存款後面應該有很多個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小君跑去哪呢,我在星巴克附近跑了兩圈,就是找不到小君,看來她應該是已經離開了。
  
  我打手機給她,不知道她會不會接呢。
  嗯,她接了,然後掛掉。
  
  唉,女生果然都這樣。
  我以前也常常被女友掛電話,這年頭好人難做啊……
  
  
  「喂!阿司!我就在你後面啊,幹麻打電話呢?」
  
  
  我轉過身,看見笑臉盈盈的小君。
  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喜歡小君,我可以用三個重點來回答,第一,她天生麗質,第二,她懂得怎麼打扮自己,第三,小君笑起來非常甜美。
  
  一笑頃城,再笑頃國。
  這句成語是有點虎濫,但意思也差不多了。
  
  爲什麼這三個重點都沒有提到內涵呢?
  男人的喜歡是不需要內涵的,別問我為什麼,事實上就是如此。只有愛,其中才需要內涵。沒有內涵的女人,男人會喜歡她,會想上她,就是不會有人愛她。
  
  我想我不只喜歡小蔓,還有一點點的愛她。
  所以在她離開後我才會這麼遺憾。
  她是個值得人去愛的女孩。
  只是我不配。
  
  小君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的確是嚇了我一大跳,依照我最近對她的觀察,在這種情況後她通常會問那句我一點都不想聽到的話,是不是有夠屌呀?是是是,妳最屌,都給妳玩就好了嘛。
  
  不過看來不只是我聽怕了,小君好像也說膩了。
  她只是問我剛剛罵了她之後氣消了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諾,對不起喔,小蔓的事我聽我哥說了,你很難過吧……」
  「還好,沒什麼的,剛剛的事我也要跟妳道歉。」
  
  「你是因為我才不追小蔓嗎?」
  「嗯,真像個笨蛋是吧?搞到最後兩頭空。」
  
  「一點都感覺不出你喜歡我,正常人才不會這麼坦白的在喜歡的人面前說這些話呢。如果你真的那麼喜歡小蔓,現在去追回來也來的及喔,她又不是去結婚。」
  
  拜託,大小姐。
  就算我不是正常人好了,妳就是正常人了喔?
  請不要用善良百姓的觀念來解讀殺手的感情狀況好嗎?
  而我的解讀是小君在說反話。
  真是可愛的小三八。
  
  「妳在吃醋嗎?」
  「沒有,我怎麼會。」
  
  「有喔,妳在吃醋。」
  「才沒有,誰要吃你的醋啊?」
  
  「有。」
  「沒有。」
  
  「有啦!」
  「沒有啦!」
  
  「真的?」
  「真的。」
  
  「不騙我?」
  「騙你剛剛好而已,啊……」
  
  小君害羞地把嘴巴遮起來的模樣,真是可愛斃了。
  哈哈,她果然在吃醋,原來殺手也會吃醋啊。
  
  我和小蔓的情況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結果非常不圓滿。
  那麼我和小君呢?她像是我的親人,又像是我的好朋友,有時候又有著讓人擁抱她的衝動。說是親情,有人會想上自己的妹妹嗎?說是愛情,卻沒有像小蔓這樣單純,我和小君之間的牽絆已遠遠超出我的想像。
  
  戀人以上,生死未滿。
  
  我們之間的愛情注定伴隨著死亡的祝福。
  或許這才是我和小君之間始終模糊不定的因素。
  我想,該是這份曖昧結束的時候了。
  
  以小君的身手,她隨時可以掙脫我。
  在光天化日的小街暗巷中,這是我們第三次接吻。
  
  「這樣,我可以認為妳是我的女朋友嗎?」
  「不可以喔,我們只是接吻而已。」
  
  說起來也真是奇怪。
  我和小君都沒有男女朋友,大大方方的承認不是很好嗎?
  幹麻要搞的像偷吃一樣?這樣比較刺激阿?
  呃……好像真的比較刺激。
  
  「算了……我認輸,妳想怎樣就怎樣吧,我要回家了。」
  「你又生氣了喔?愛生氣鬼?」
  
  人在絕望時是不會生氣的。
  我都這樣了妳還想怎樣?妳想怎樣我也都給妳怎樣。
  我只是想這樣妳又不讓我這樣,妳想怎樣就一次說清楚是會怎樣?
  
  「好吧,今天去你家過夜好了。」
  「嗯?妳說什麼?」
  
  「我說,我今天去你家過夜。不喜歡嗎?」
  
  我敢打賭。
  我上輩子肯定沒遇過小君這種女孩子。
  甚至是往後的日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都不會再遇上。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僅此一家絕無分號。
  天上天下天地無雙天字第一號有個性的女權主義者。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