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的履歷處理完畢後,小君帶我來到她的單位,理論部。
  當我來到這裡,我就決定要加入理論部了。在場的四位同事包括小君在內都是讓人耳目一新的氣質美女,雖然說比不上小君年輕的本錢,但平均也有中上等級,比起班上良莠不齊的貨色來的賞心悅目多了,這才是男人應該工作的地方嘛……
  
  「阿司你可別亂想,學姊她們都有男朋友了。春學姊有兩個男友,一個在鋼鐵業是有名的老闆,另一個則是竹科工作的生技新貴。秋學姊則是某大財團董事長的地下情人,她唯一承認的老公就只有白金頂級信用卡,一個月一百萬額度。」
  
  「至於冬學姊,也是理論部的部長……你就更不能想太多,她是七號生前的情人,也就是你爸爸的女友,由於兩人都是殺手的關係,這段感情維持的相當不容易,一直到最近冬學姊才告訴大家……」
  
  小君口中的冬學姊長的很有氣質,身材高挑,看起來非常溫柔,她留著女生型的短髮,仔細一看,的確在她臉上看到了幾條細微小的皺紋……那麼她會是我媽嗎?不可能,如果是我媽她怎麼都不來找我。
  
  不過,也許冬姐和我媽很相似吧,畢竟都是老爸喜歡的女人。
  冬姐是我在刺客大聯盟裡第二個記住的人,第一個是兔姐。
  
  冬姐直接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有點尷尬,該用什麼心態抱她呢?
  阿姨?姐姐?還是老媽?
  
  她看起來絕不超過三十歲,實際上則是三十四歲。
  我歸納出一個結論,美女雖然不一定是殺手,但殺手幾乎都是美女。這很容易可以推論出來,美女要殺人比醜女要容易的太多太多了。越漂亮的女人,會是越厲害的殺手,還需要我解釋嗎?
  
  「你跟七號長的一點都不像,德國打老虎。」這個我知道,我老爸又高又壯,渾身散發著男人味,狂野中藏有溫柔,豪邁中蘊含氣質,天生就很有吸引力。而我除了身高尚可取外,似乎就沒什麼特別的優點了,偶爾還會被小君說看起來很呆。
  
  不過,爲什麼又提到德國打老虎?那到底是什麼?
  聽起來好像是我在刺客大聯盟裡的外號。
  
  關於這點我還有很多時間去想。
  小君拉著我開始說明理論部門的工作性質。
  
  就是研發,無論是各種類型的研發都是在理論部門執行。舉凡槍枝改造,毒品藥水,可藏至指甲內的細針,還是一丟下去會有太陽拳效果的閃光彈,以及各種各式各樣的殺手訓練方案,都是理論部門的工作。
  
  幕後人員啊,看著研究辦公室內的專業器材和桌上的方案定論,似乎很適合斯文宅的我。只可惜理論部門不收男人。我問小君爲什麼?她說是規定,就像男人不能生孩子一樣,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男人就是要去行動部門啊!」
  小君笑嘻嘻的說,笑容後鐵定不是什麼好差事。
  
  至於行動部門,當我和小君回到大廳時,已經什麼人都看不見了。包括剛才那位看起來很親切,臉上有刀疤的男人。
  
  小君跟我說,刺客大聯盟裡平常很少人。只有會長閒閒沒事天天在這聽廣播練飛刀,兔姐大約一個禮拜來這兩小時整理資料。理論部的美女組平常也都是各自研究,兩三個月才會集合在這討論一次,再用網路及手機的方式聯絡各地的殺手同僚。
  
  其他人只有在新人報到時才會出現(也僅限有空的時候)。
  由於我是七號的兒子,今天算是相當熱鬧了。實際上,全台灣的殺手人數大概在兩百人左右。小君真正見過面的不到三十個,大多還是剛剛出現的那幾個人。
  
  殺手大多希望自己的身分不要曝光,少一個人知道,多一份安全。
  只有會長會囂張的打電話call in到電台裡亂罵人,罵完後還不忘表明自己是殺手來著,要馬扁兩位總統小心一點,不過似乎沒有人相信他。
  
  兔姐這時候拿給我一個小牛皮紙袋。
  她說裡頭是十萬塊,還有一個目標的資料。
  
  這是入會的測驗,我必須在兩個月內把這個人殺掉,才能被正式認可,成為一名殺手。事情都已經走到這步田地,當一個殺手有什麼好處呢?姑且不管道德問題,既然目標有人願意出天價委託殺手做掉他,多半牽扯到許多骯髒的內幕……
  
  殺手殺人,不外乎就是爲了錢。
  老實說,我很缺錢,長久以來的獨居,只有錢可以給我生活上的安全感。而且生活上的開銷加上逢甲的學費,錢很快就會成為我即將面臨的大問題。
  
  小君也是如此。
  我不知道她殺了幾個人才還清父親經商失敗而欠下的巨大債務,而小君在高一那年就全部解決了。一個人頭的基本起跳是一百萬,而實際上當然不可能這麼便宜。
  
  我仔細估算,其實當個職業殺手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選個道德良心上可以接受的目標(最好是流氓,或者貪污的政客),一年殺一個人渣就有百萬以上的收入。
  
  好想知道老爸以前殺過哪些人……
  他是懲奸除惡的英雄嗎?還是純粹拿錢辦事的冷血殺手?
  
  當我想到這時,不禁懷疑台灣的警察是都死光了喔?竟然私底下讓殺手業默默的發展起來,還讓我老爸在陳前總統的肚子上開了兩槍。老爸下手時不知道心理在想些什麼,他自身有政治黨派嗎?或者是被另一個勢力脅迫才下手?爲什麼又失手?
  
  台灣的警察並沒有死光。
  只是我們要殺的人都是警察動不了的大人物。
  
  檯面底下數不清的大小吃案,證據銷毀,貪污賄略,看似公平公正的行政程序早已是有錢有權,既得利益者手上的玩具。那些被欺侮的人無處可以伸冤洩恨,最後只得尋求非法的幫助,而殺手業就是這麼產生的。
  
  當然這其中也牽扯到許多問題,好人與壞人對殺手而言重要嗎?老實說並不是很重要,假使有一個好人被壞人買兇殺死了,那麼總有一天也會有人買兇殺死這位壞人,而小君說過,到了最後要不要殺這個人,全都是看殺手自己本身道德而決定。
  
  由殺手自己判斷他是好是壞,該不該死。
  殺了不該殺的人,那種痛苦是難以想像的。
  自己造的業,只有自己能負責。
  
  還有太過有名的公眾人物也是動不得的對象,除非真的有令人感動原因(或是委託者出的價碼超乎想像),在經過會長的同議後才能轉由經驗資深的前輩下手,事後通常會被佈局成火災或是車禍等等的意外事故,前幾年台中市長和夫人的意外車禍就是一位殺手前輩下的手,原因和動機我當然不會知道。
  
  殺手裡頭還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
  凡是暗殺失敗後,該目標就會被列為「非罪之人」,終身享有不被刺客大聯盟暗殺的高規格待遇,像陳前總統,台中市長都是屬於這類人物。總不可能一天到晚照三餐殺,殺到你死為止吧?殺手也是很有格調的。
  
  說的這麼複雜,還是總歸一句話。
  有錢的就是大爺。
  
  只要誰出的起錢,我們就去殺誰。
  但是最後要不要殺,決定權還是在殺手身上。
  
  說到殺人,真的有一股莫名的沉重。
  我想即使殺的是如秦王那般無惡不作的惡人,荊軻的內心也是相當掙扎吧。
  
  殺手是這麼令人沉重的職業,所以大家才會想盡辦法讓自己快樂一點,名號也都會取個可愛又逗趣,絕對不會出現什麼死神,槍神,亡魂之類。像是小君「左輪少女」,雖然不是很好笑,卻讓人有著清新的感覺。
  
  兔姐保養得當,看起來像個單純的小女生。理論組的四美女「春夏秋冬」,古典美又極富詩意。忘了說,小君在裡頭是「夏天」,其他三位都是她的前輩。
  
  問我怎麼只知道外號?兔姐說,一個殺手的真名跟性命一樣的重要,真名讓一位殺手知道,無異是把自己的性命交了一半到他的手上去。
  
  難怪我覺得剛剛那份履歷怪怪的,原來從頭到尾都沒有寫到自己的名字。
  小君對我坦白她是個殺手,是不是代表她願意把生命交給我呢?
  不過換個角度來說,她其實早就掌握了我的生命。
  
  記得先前小君跟我說過三位有名的新人殺手,一位是她自己,一位是唬得我一愣一愣的「熱狗殺手洛克李」。她說雖然沒有洛克李,但是卻有洛克人,小兔姐也幫我證實了這一點,洛克人的確是一位殺手,因為袖子裡藏了一枚小型的火箭筒而得名。
  
  而剩下的那一位叫做「基哥」。
  號稱不管人走到哪身後都會跟著二十名以上的小弟,整天在那像瘋子一樣的喊著「基哥是對的!」「基哥好神!」「基哥是新世界的神!」
  
  他的成名絕招是「電宅神拳,是宅即傷」。
  據說他對宅男恨之入骨,我想應該是女友不小心被宅男拐去,走火入魔才會悟出這套絕世武功吧,果真是一代宅男殺手!
  
  看著小君蔓兔姐一搭一唱的說著,簡直可以去當相聲出專輯了,最好我還會再相信這種連篇鬼話啦!我還洛克人咧,藏袖子的火箭筒?要不要買幾瓶E罐來喝?
  
  基哥?我基妳老木。
  不要因為我容易相信人就把我當笨蛋嘛。
  我也是會生氣的。
  
  看著這兩個女人高興的樣子,我猜一定是兔姐把小君帶壞的,記得國中時期的小君可是個溫柔又乖巧的好女孩啊!她呢?她怎麼不見了?
  
  「既然都說到名號這個話題了……阿司,你對德國打老虎有什麼意見嗎?如果沒有,我就把你的資料登錄了喔。」
  
  「小兔姐!等等,為什麼我一來就是德國打老虎?我不能自己想一個嗎?」
  其實我老早就想好了,就叫吐司少年吧!風趣又好記,感覺還很可口呢。
  
  「關於這點我沒辦法幫你,我已經答應七號了,從你出生之後他就四處幫你宣傳,德國打老虎在殺手界可是很有名的……」
  
  「德國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意思,但為什麼要打老虎阿?」
  「我猜,因為你老爸的偶像是周星馳吧……」
  
  我想起來了,小時後和他第一次租錄影帶「賭神2」來看的時候,老爸因為一句「今晚打老虎」笑了一整個禮拜,還問我喜不喜歡老虎,當時懵懂無知的我當然說喜歡啊!難道就因為老爸很喜歡周星馳?所以我的外號就是打老虎?
  
  這和喜歡音樂而逼孩子去學鋼琴有什麼兩樣嘛!
  我不要打老虎啊!太瞎了吧?
  
  「那德國少年如何?兔姐,可以幫我改成少年嗎?我不要有名沒關係,小君不也是左輪少女?我只要和她一樣就好了,不然德國八號也可以,拜託啦……」
  
  我懇求著小兔姐,這是我最後一絲希望。
  對我來說,德國打老虎和熱狗殺手幾乎沒什麼分別。
  
  「這我有點為難耶……啊,有了有了,七號有交代我,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打老虎,倒是有另外一個選擇,我最多就幫你到這裡了,七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讓他失望。其實打老虎很不錯阿,又兇猛又滿可愛的。」
  
  另外一個嗎?
  好好好,那就另外一個。
  再怎麼樣都不會比德國打老虎還瞎。
  
  小兔姐說三次之後我才聽懂,她從頭到尾都一直狂笑。
  小君更不用說了,她幾乎趴倒在地上,直呼饒了我吧。
  
  
  
  德國打手槍。
  
  
  
  「決定好了嗎?要打老虎還是打手槍?」
  小兔姐猛咳了三十秒,才完整的說出這句話。
  
  「……還是老虎好了,老虎滿可愛的……」
  我落寞的含淚說道,別無選擇。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