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有多久沒有好好的跟女孩子跳一支舞了?
  這似乎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不過第一支舞我倒是跳了無數次。
  高中大學的野營活動,營火晚會每每都少不了這第一支舞。剛好我高中時的社團就是行義童軍團,一說到童軍,大家都會想到童子軍,童子雞一些不堪入耳的笑話,還有那好笑的蘇格蘭長襪。
  
  我承認,那襪子穿起來真的丟臉斃了。
  不過我也敢打賭,高中沒有任何性質的社團比童軍更來得瘋狂和好玩。
  
  記得我第一任交到的女朋友,就是在一次中部大型的露營活動上。四天三夜的活動,其中我已經忘了大部分,除了那天的大地遊戲,還有晚上的營火晚會。
  
  下著大雨的大地遊戲肯定是很瞎的,幾乎大部分的關卡都被取消,我們團大概六個人,遇上台中女中的友團,由於之前小有認識便走在一塊。
  
  北一女,中女中,刻板印象都是小綠綠家族,認真讀書的女孩子。但功課好的人有分兩種,一種是會玩的,一種是不會玩的。我一直都超級佩服會玩又會讀書的人,玩你玩得沒他瘋,偏偏成績出來又高你許多。
  
  中一中團,中女中團裡頭我就有認識幾個這樣的人。
  至於我自己呢?我是那種會玩時功課就會一落千丈,高二時在班上可是倒過來數的,一直到高三當了老學長,放下社團重心後猛唸書才稍有起色,總算是拼到了逢甲這間不算太差的私立大學。
  
  記得那天下著大雨,和中女中的夥伴到一間小涼亭裡避雨。我們把手邊的傘湊一湊,剛好可以是一男一女兩個人一支,於是便開始玩配對大冒險,分成ABCDEF,老實說當下我的心情還滿差,因為女中團裡就只有一個女生不錯看,其他不說也罷。
  
  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好康的事,我和唯一正的妹都抽到了E。於是我在眾夥伴忌妒加羨慕的眼光下拿了雨傘將她帶出場。對當時還很清純的我來說,在雨中和感覺不錯的女生共撐一把傘可是超級浪漫的事呀。
  
  我們走到一條小路,路上很多濕滑的石頭。
  原本都只是小心翼翼的走著,彼此間還會刻意保留一點害羞的距離。
  
  或許是老天眷顧我,她的腳不小心滑了一下差點跌倒,她拉住我的衣服,而我也順勢摟住她的腰(不摟她一定會跌倒)。那時她的臉離我很近,在雨中呼出了一口氣,讓我臉頰感到有點溫熱,直到現在我都記得那口氣是如何芬芳。
  
  反倒是交往後的初吻,擁抱,便沒有那麼讓人印象深刻了。
  那天晚上,我和她在營火晚會跳著第一支舞……
  
  
  
    帶著笑容 妳走向我 做個邀請的動作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只覺雙腳在發抖
  
  
    音樂正悠揚人婆娑 我卻只覺臉兒紅透
    隨著不斷加快的心跳 踩著沒有節奏的節奏
  
  
    鼓起勇氣低下頭 卻又不敢對妳說
    曾經見過的女孩中 妳是最美的一個
  
  
    要是能就這樣挽著妳手 從現在開始到最後一首
    只要不嫌我舞步笨拙 妳是唯一的選擇
  
  
  
  而現在,和我跳舞的人不是記憶中的她,而是小蔓。
  
  此時PUB放的音樂當然比第一支舞來的優雅浪漫太多了,只不過沒有第一支舞讓人來的感動。即使在二十年後,我忘了這間PUB的美妙旋律,也不會忘了第一支舞的老土歌詞。更不會忘了我和小蔓的邂逅讓我想起了第一支舞。
  
  經典為何經典。
  就只是令人感動。
  
  我把手放在小蔓的腰上,她輕輕摟著我的脖子。
  彼此間並沒有黏的很緊,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著她的臉。
  
  小蔓的眼影有一點點花掉,是因為淚水。
  而她此時的笑容,是因為我。
  
  照這樣的驚人發展下去,我看不只會和小蔓很順利的交往,搞不好今天晚上就可以浪浪滿分,痛痛快快的擺脫我的處男生涯,成為頂天立地的正港真男人。雖然知道小蔓已經不是第一次,but who care?個人並沒有該死的處女情結。
  
  由於氣氛實在是太好了,我真的有打算在眾目睽睽下吻她,請她當我的女友。而且小蔓正是最佳人選,她有經驗可以教導我,讓我的初夜不會在兵荒馬亂下草草結束。
  
  至於小君?
  她是不是處女搞不好連小黃都不知道,我看國中那位籃球隊長一臉精力充沛的種馬樣,猜想小君應該也有過經驗了。
  
  不過,這根本不是重點。
  我一想到小君在床上會不會突然拿出左輪手槍,說跟死人做愛比較有感覺……
  媽呀,雞皮疙瘩全都卯都起來了,掃都掃不完咧。
  
  
  「阿司,我問你……如果我比小君更早遇上你,你會喜歡我嗎?」
  「如果是這樣,應該已經生兩個孩子了。」
  
  「我今天才知道你這麼油嘴滑舌,之前的老實樣都是裝的。」
  「不甜一點怎麼追的到女朋友呢?」
  
  「不過……你現在還是比較喜歡小君吧?」
  「我……」
  
  
  來了,今晚的重點選擇題。
  鐺鐺鐺,是要選小蔓?還是小君?
  
  選小蔓的結果百分之八十是和她接吻,然後交往,成為人人稱羨的班對。
  百分之二十的結果是接吻、交往,然後上床,一樣成為人人稱羨的班對。
  
  只不過個看似的選擇是下有個不確定因素。
  小君可能會一槍斃了我。
  
  由於沒有任何係數可以參考,我只能推斷她開槍或不開槍。
  所以機率是一半一半,這實在高得太離譜了。
  
  那選擇小君的結果呢?她不原諒我,死。
  幹!一開始就有一半的機率會死,是怎樣?
  
  算她原諒我好了……
  不過沒追到她,她怕我把秘密說出去,死。
  硍咧!又是死?有沒有這麼誇張?
  
  好,假設拼死跪下也要追到小君。
  這樣應該就是最好的選擇了吧?雖然對小蔓有點過意不去……
  結果小君逼我去當殺手,不當就得分手,分手就得死。
  
  喂!裁判!
  可以讓人死了又死?死完再死的嗎?
  
  總結下來,我的存活率低的可憐。
  而且那還是得努力當殺手,做好小君的完美男友才有的。
  命運早在小君傳簡訊時就注定好了。
  
  猴子再怎麼會飛,也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我再怎麼耍花樣,也逃不過小君的左輪手槍。
  
  小蔓,對不起。
  我真的不知道我比較喜歡妳還是喜歡小君。
  但如果不選小君,妳可能就要幫我上香了。
  
  
  「阿司,你很猶豫對吧……」
  「對不起……」
  
  
  小蔓微笑著,離開了我身邊。
  我知道再說一萬次對不起也沒用。
  時間過去,機會過去,所謂的感覺也就煙消雲散。
  
  
  「我本來不想說的,我剛剛看到了小君拉著系草去化妝室了,我是個很壞的女生對不對?明明知道你被那樣的事傷過……卻還是不想讓你知道……」
  
  「小蔓……」
  
  「抱歉造成了你的困擾,我們還可以當朋友嗎?」
  「我會當妳最要好的朋友。」
  
  「來,打勾勾。」
  小蔓伸出了小指頭。
  
  「現在還流行這個喔?」
  
  我想起了周屌在電影裡的台詞。
  雖然不是很瘋他,但那句話深得我心。
  
  我走過去,老實的伸出手,和她小指勾著小指。小蔓傾身,飛快的在我唇上點了一下,讓人措手不及。這好像是小學生的遊戲,但我很喜歡。
  
  小蔓,我是很認真的,因為妳是這麼優的女孩。
  如果沒有生命危險,我一定當妳的Mr.right。
  
  我頭也不回的往化妝室奔去。
  從來小到大,這次我跑步最快的一次。
  
  幹!我還不想死啊!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