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和小蔓被小君嚇得差點立正站好。感覺還真像偷吃被抓包,雖然外頭的世界轟轟鬧鬧,但此時我的內心卻有如暴風雪一樣的冰寒。
  
  看在小君的眼裡,我的行為可能比女人還幼稚。
  小君可以找男人刺激我,因為她是女孩子,她有耍任性的權利。
  
  但如果男人這麼做就是下流。
  由於我是真男人,所以是真下流。
  
  惹的小君生氣,同時也對不起小蔓。
  明明知道小君對我來說比小蔓重要的多。
  
  明明知道這個濫透的計畫不會有好的結果,卻還是答應和小蔓當作一晚的情人。其實我只是被小蔓的姿色沖昏了頭,多多少少想占點便宜而已。
  
  小君似乎想說什麼,但又看到小蔓坐在我身旁而沒開口。這兩個女人現在雖然都面帶著微笑,但看起來起來真像準備開幹的兩位拳選手。以小蔓的高超腰力,應該可以使出幕之內一步的神技「輪擺位移」……
  
  而且兩位美女穿著清涼的比基尼式加上紅色的的拳套,看起來就是十分的賞心悅目,肯定是一場不可多得的精采比賽……硍!我又再亂想什麼了?
  
  這時候,系草出現在小君身邊,在她耳邊說著悄悄話。
  猜想大概是請她一起去跳舞吧。小君不知道是抱持怎樣的心態,轉身邊和系草走了,他們離開時我還看到系草摟著小君的腰。
  
  雖然心理不高興,但又能說什麼?
  自己不也是對小君做相同的事嗎?
  
  
  「阿司,你和小君在交往嗎?」
  「嗯,沒有,我認識她很久了,一直都是朋友,只是最近……」  
  
  「最近你發現你喜歡上她了?」
  「是她發現我一直都很喜歡她。」
  
  「你不用太擔心啦,系草贏不了你的。我原本以為小君對你沒什麼意思……雖然系草的條件很好,但我想小君是真的喜歡你。」
  
  「爲什麼會這麼說呢?妳今天才認識小君……」
  
  「看她的舉動就知道了,她只是希望你吃醋,並不是真的想和系草怎麼樣。就像是今晚的你我一樣。你們也真好笑,明明就都在意對方,卻還是跟小孩子一樣呢。」
  
  「既然妳都這麼認為了,爲什麼還要幫我演這齣戲?」
  
  「因為我也在利用這個機會啊,只不過現在我才知道沒有用,我就和系草一樣,只是你和小君感情之間的過客,呵呵,我好像說太多了喔。」
  
  
  小蔓不說話了,但我看的出來她只是在苦中作樂。
  明明自己也很難過,卻還是要安慰我,讓我想起國中時和小君相處的情況,小君在和籃球隊長剛交往時也常常吵架,而我就變成了她的苦水桶。我喜歡小君,但還是希望她能男友好好相處。
  
  這種感覺我知道的。
  有點苦,卻甘之如飴。
  因為喜歡的人並不喜歡自己。
  既然兩人無法在一起,祝他幸福又何仿?
  
  我和小蔓就這樣待在包廂裡聊天,稍微聊過之後,心情好了許多。我們看見桌子上有幾瓶喝剩了的啤酒,興致來了,便到PUB後方的酒吧檯。
  
  琳瑯滿目的酒品名稱,看得眼睛都花了,什麼地中海炸彈,黃金夢,海風,性感美人,雞尾酒,龍舌蘭(這個最貴,要兩千三,詢問下才知道那是一整瓶的純酒。)等等。我點了長島冰茶,而小蔓是黃金夢。
  
  原以為長島冰茶是茶,結果還是酒,主要是可樂和野莓香甜酒調出來的。
  裡面一堆亂七八糟的酒,伏特加蘭姆龍舌蘭琴酒都有,酸酸甜甜醺醺,頗有層次感的,還不錯。而小蔓點的黃金夢則是柳橙汁調酒,上頭有奶油泡沫,看起來非常漂亮,我們倆也互相換著喝了幾口。
  
  由於吧檯只有我和小蔓兩人,酒保便問我們要不要喝點其他調酒。
  既然免費有什麼好拒絕呢?
  
  只見他從身後拿出一瓶開過的龍舌蘭。
  哈哈,果然是這樣。
  
  我在星巴克打工的經驗也是,做錯的咖啡飲料(大部分是客人點錯反悔)丟掉太可惜,就會分裝成小杯的試喝品給客人嚐嚐,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我看見龍舌蘭酒瓶底下有三條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條狀物。心理覺得怪怪的,該不會是這瓶酒過期了吧?我向小蔓反應,她說那是蟲,龍舌蘭就是用蟲下去泡成的啊。喔喔,原來如此,就像咖啡粉是咖啡豆磨成的一樣,我了解。
  
  酒保拿出了一杯啤酒杯和雪碧。先在裡頭加上四分之一的龍舌蘭,再用雪碧到六分滿。他拿出一張圓形的紙(像是杯墊的東西)蓋在酒杯上,用手掌覆蓋著杯口用力往桌面一敲,咚的一聲,看著酒杯裡的泡沫由下至上的慢慢消去。加上幾個冰塊,這杯即興調酒就完成了。真是一種新奇好玩又實用的調酒法。
  
  我看著手上那杯長島冰茶也喝了一半左右,便加了一些龍舌蘭和雪碧,然後依樣畫葫蘆的再杯口覆上紙片,用力往桌面一敲……
  
  
  幹!杯子碎了。
  
  
  我忘了長島冰茶是用高腳杯,底下只是細細的一根。和啤酒杯那種直桶狀的不一樣啊,我這麼大力一敲,脆弱的杯底當然會破。
  
  酒保趕緊拿出抹布,專業的把桌上的碎玻璃渣和酒水擦乾淨。
  爲什麼今天一整天發生了這麼多蠢事啊……
  有夠丟臉的……
  
  我連忙像酒保道歉,他只是笑笑說沒關係,杯子還有很多,人沒受傷就好了。他人很好也很客氣,但我看的出來他很想笑,在我一旁的小蔓就笑到趴在我的肩膀上。
  
  「呵呵,我來玩過這麼多次,第一次看到有人用Shock把杯子打破的……」
  「我也不知道,哎呀,好丟臉。」
  
  「這樣才好玩阿,來PUB就是要玩的開心,不然幹麻來呢?」
  「和妳一起聊天的確很開心。」
  
  不知道是酒意還是因為我的話,小蔓的臉在那時候紅醺醺的,非常可愛。
  這時酒保又來獻寶,我估計他新來沒多久,遇到我和小蔓這兩個看起來人很好的客人,便把我們拿來當和客人互動的練習吧。
  
  不過我並不討厭。
  一樣是剛剛那瓶不知道有沒有過期的龍舌蘭,酒保拿出了一小盤鹽巴和幾片檸檬,問我們知不知道品酒的方法。我當然是不知道,但小蔓可就不一定了。
  
  小蔓熟練的抓起一些鹽巴,灑在大拇指和食指的虎口上。然後喝了一小杯酒精濃度高達百分之六十的純龍舌蘭,她把酒含在嘴裡一會兒,再用嘴巴抿去虎口上的鹽巴。
  
  最後,小蔓拿起一片檸檬含在口中。
  她的表情很自然,似乎已經這樣喝過很多次。
  
  「來,你也試試看,味道很嗆喔。」
  小蔓笑著說,把鹽巴和檸檬推過來。
  
  我想當時是自己是真的有點醉了。
  小蔓替我倒了一小杯龍舌蘭,我一口飲亁。烈酒入舌是什麼滋味我不清楚。只知道第二個步驟是要含鹽巴。小蔓震了一下,臉很紅的看著我。
  
  
  因為我吸的是餘留在她手上的鹽巴。
  
  
  舌頭感覺不到什麼酒精和鹽巴的味道,那一切都不重要。只知道小蔓的手很香很軟,還留有她唇上甜甜的味道。我喜歡小君,但這並不代表不可以喜歡小蔓。
  
  感情之中並沒有沒有誰對誰錯。
  但這次確實是我錯了,不只是小君的吻……
  竟然連小蔓的虎口都可以讓我的老二有反應。
  
  男人可以有多犯賤?
  
  就我自己的看法而言……
  面對曖昧不明的美女時,趨近於無限大。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awwp941427
  • 我向小君反應,她說那是蟲....
    這邊應該是小蔓吧0.0
    看了n遍第一次發現錯誤XD
  • 已經修正了,感恩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7 18: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