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薰衣草公園後,大家很自動的分成三五個一組,大部分都是和自己班上較為要好的同學。而我也很自然的走到小黃身邊,和他含糊喧鬧幾句。只見小黃的gay砲車伴躲在遙遠的另一端,似乎很害怕小黃。我想也是,小黃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真乳殺無雙可是連戶愚呂弟都會哭著叫媽媽。
  
  小君這時正和系草打的火熱,他的手還若有似無的輕輕搭在小君的肩上。我不得不承認,我們的系草是個很有魅力的傢伙,不論是昂貴時尚的穿著還是看起來有點壞壞的陽光笑容,都是那種女性雜誌上才會出現的帥哥型男。
  
  至於系草叫什麼名字?
  幹,我真的想不起來,系草就系草,應該不需要記名字吧?
  
  人潮中,我和小黃巧遇了小蔓,她和班上一個要好的女生同學走在一起,於是我們四個人便組成了一個小團體,開始在薰衣草森林裡遊逛。小蔓的朋友雖然不是那種公認的正妹,不過卻是個健談而且很好相處的人,一路逛下來我們四個人有說有笑,對彼此也更認識了一些。
  
  雖然許多人都認為異姓之間沒有所謂的純友誼,不過我相信是有極接近純友誼的男女關係。就像是任何數除以無限大後極接近於零,卻無法證明它就是零。
  
  Jill就是我很要好的一位女性朋友。
  高一時我們同班,她就坐在我隔壁,不知道爲什麼的就是聊得很來。
  班上很多人,甚至是老師都認為我們是班對。
  
  不過卻只有我和她確信彼此間的友情關係,我和Jill之間沒有情話,沒有浪漫,有的是固定幾通電話簡訊和偶爾一起出來吃個飯。她失戀時抱著我哭,我向前女友告白成功時第一個打電話給她報喜。
  
  Jill長得並不差,反而給人一種成熟美。她身邊也不乏男性的追求,大多是事業有成的社會人士,其中還有一些結過婚。也許是她沒有唸大學就直接去工作的關係讓她看起來比年齡大了幾歲,大概就是所謂的輕熟女吧。
  
  或許我和Jill曾經有過愛情,不過早已留在無限遙遠的過去。
  就某方面來說,她和小黃都是我生命中無法取代的重要朋友,差別只在於Jill不會不爽時突然給你來個乳殺伺候。
  
  薰衣草森林並不很大,說是花園還比較貼切一些。逛完那些由薰衣草做成的精品(大部分是香皂,還有一些盆栽,筆記等等),我們拍了幾張相片,其中有一張小蔓和我的臉靠的很近,她還把舌頭輕輕吐出來,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中午,我們十幾個人在一家露天餐廳裡用餐,涼亭式的屋頂設計,放眼放去仍然可以看到紫醺醺的一片和人來人往的假日人潮。我們併了三張桌子才足夠我們坐滿。老實說我根本分不清楚誰是本系,誰又是外系的。只知道有小黃,小蔓,小蔓的朋友,小君和黏的很緊的系草。
  
  小黃坐我右邊,而左邊是小蔓,正對面剛好是小君。我想起圍棋的規則,四面封殺就代表這子死旗了。轉頭往後一看,是一跟大柱子,我被夾在中間動彈不得。
  
  他媽的。
  爲什麼看到柱子我會想到洛克李的大熱狗?
  難道我也中毒了?
  
  在座有不少女生拿出相機開始拍照,爲食物拍美美照片似乎是網路相簿的文化之一。可以想見的,先是空空的桌面拍兩張,前菜上來拍兩張,主菜上來拍兩張,最後當然不會忘記甜點也要來個可口的POSE,等到餐後再在拍個清空的桌面,相片旁還要註名「好好吃喔。」
  
  「你在想什麼啊?一直發呆?」
  小君在我眼前揮揮手,探身說道。
  
  我看到坐在小君身旁的系草表情有點僵硬。
  小君不過跟主動我打聲招呼就吃醋啦?如果看到她主動吻我豈不成了植物人?
  
  不能否認,那相當的有優越感。男人追求漂亮的女人不只是因為心靈或肉體上的需求,其實也是向其他男人證明自己地位的一種方式。同理,女人挑選男人也是一樣,只不過是把程式中的參數「外貌」改成「財力」罷了。
  
  「我在想妳說的大熱狗。」
  我老實的回答,我一向都很老實的。
  
  「洛克李的大熱狗?你真的相信?」
  小君又把身子往前了一點,小小聲的低喃著不能說的秘密。
  
  「妳說的那麼認真,我當然相信。」
  小君都在我面前殺過人了,幾條大熱狗有什麼好不敢相信。
  
  賊頭賊腦的小黃,天真爛漫的小蔓,還有顏面神經快要失調的系草都拉長了耳朵,想聽小君跟我在說些什麼悄悄話。
  
  「哈哈哈……」小君摀著嘴巴開心的笑著,這可讓我一頭霧水。系草的表情更是有趣,我想他說了一整個早上的笑話也沒有洛克李的一條大熱狗來的好笑吧。
  
  「哥,你告訴他啦,洛克李的名言是什麼?」
  小君強忍著笑意,勉強的把這一句話說完。
  
  「是不是有夠屌呀?這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嗎?」
  小黃回答的好直接,聽起來似乎完全不用思考。
  
  
  「爲什麼……爲什麼你會知道?難道你是介紹洛克李給小君認識的?」
  
  「是我介紹的沒錯。」
  
  
  這句話對我來說真是極具爆發力,這豈不是間接證明了小黃也是殺手嗎?小君的武器是左輪手槍,洛克李是大熱狗,如果小黃真的想殺人的話,他用乳殺把人捏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突然有種「楚門的世界」的感覺。
  會不會到了最後發現搞不好身邊的人全是殺手。
  
  「阿司,你沒事吧?你的臉看起來好白喔……」
  
  小蔓擔心的問著我,其實我不只臉色蒼白,連心臟都快停了。
  如果現在我又發現小蔓其實也是殺手的話,我一定會當場吐血身亡。
  
  「拜託,我不是給你看過了嗎?前幾天我用MSN傳了個網址給你,巴哈姆特的場外版,那裡一堆瞎子整天在打嘴砲,有梗沒梗都High的一踏糊塗。洛克李就是場外板上的名人,他在笑話後一定會寫『是不是有夠屌呀?』,這你也不知道?虧你還自稱週末宅男,要宅也宅的專業一點好不好?」
  
  小黃輕輕打了我兩下耳光,慢條斯理的解釋著。
  我兩天前確實有看過場外,不過那天打工完很累了便沒有多加注意。
  原來洛克李只是網路上的網友,並不是什麼熱狗殺手。
  
  我看著小君。
  而小君也看著我。
  她用手拖著下巴,表情似笑非笑。
  
  妳很好。
  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我剛剛嚇得差點閃尿了妳知道嗎?
  我開始妄想如何在床上征服小君,讓她對我嬌聲討饒。
  
  一定會做到的,我對著老爸的德國手槍發誓。
  我可是真男人。
  
  
  下午兩三點,薰衣草森林告一段落,大伙也都準備散了。
  在門口時兩系的公關(小黃和小君)便提議晚上要不要續攤。
  
  想回家的往小黃這裡靠,想繼續的請到小君那報到。站在小君身旁的系草向大家解說著,晚上的節目是去PUB跳舞狂歡。
  
  如果是唱歌我還會考慮一下,PUB就算了吧。高中時去過幾次,由於本身害羞加上不會跳舞,多是喝悶酒和朋友聊天。個人把妹習慣是慢熟型,火辣的速食一夜情真的不太適合我。加上花錢又花的兇,以致於我現在對夜店的印象都不太好。
  
  雖然一開始就小黃這區,不過小君一直看著我,好像是要我過去一樣。系草站在小君身旁,看他的樣子就是一付老練的夜店玩咖,去PUB玩也是他的提議。
  
  喧鬧了大概二十分鐘後,兩組人馬分的差不多了,有三分二的人站在俊男美女組(沒辦法,誰叫小君和系草這麼有魅力?)而我和小黃這邊大多是有點宅的老實學生,時間到了,該回家啦。
  
  讓我很意外的,原本和同學興高采烈的去PUB組的小蔓,不知道什麼時後又偷偷跑回我們這宅男宅女組,而且還主動的跟我打招呼。
  
  既然小蔓都這樣了,身為真男人的我也該表示一下。
  我開心的邀請小蔓,希望她能再當我回家時的車伴。
  
  PUB組約好晚上十點在女宿前集合,至於過夜什麼的就自己想辦法,了不起就去夜唱到天亮,隔天的課?我想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會在乎點不點名的,只不過我倒是很想看看班上缺席三分之一以上的盛況。
  
  小君和系草的親暱舉動(雖然只是聊天,我還是很不爽)讓我感到很吃味,加上她跟我開的那跟大熱狗玩笑,讓我中午過後再也沒跟她說話,這種情形該怎麼解釋呢?大概就是情侶間的冷戰吧?雖然小君不是我女友就是了。
  
  回家的路上,天氣有點轉涼。
  山上風很大,吹得我的外套在兩旁批哩趴拉的亂飛。
  
  我想停下車把拉鍊拉上,此時小蔓問我會不會冷?我說有一點。
  她把手插進我的外套口袋,輕輕摟著我的腰。小蔓的動作很小很仔細,加上外套的口袋又很深,外人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的看不出來。
  
  我心理頓了一下。順便把小腹收進去,自從高三開始狂K書後肚子整個腫了不少,雖然穿上衣服是看不出來啦。但還是不希望小蔓知道我的肚子還滿肉的。我在心理打算著,這次回去後得要趕緊練身體了。
  
  我和小蔓之間都沒說什麼。
  曖昧如此得來不易,有機會時就多享受一下。
  當下了山,風也小了,小蔓的手也悄悄的收回去。
  我從後照鏡看到小蔓的臉蛋紅紅的,十分可愛。
  
  有人說在人生中的某段時期異姓緣會特別好,而時期每個人都不太一樣。部份人是國高中,有些人是大學,有的是出社會,甚至也有離婚後才出現。
  
  想當初三位前女友都是死纏爛打才追上。比較現在的小君和小蔓,這兩位大小美女都對我抱有不錯的好感,或許現在的我正是楚於女人緣特別好的時期吧?真希望這樣好的女人緣能夠這樣一直保持下去啊。
  
  我和小蔓互相留下聯絡方式,便在女宿前和她道別了。一想到明天可以和她一起在同一個課堂上上課,那種感覺還真是微妙。
  
  打電話給小黃,原來他早在十分鐘前就回到宿舍,開好魔獸世界和工會同伴打副本去了,真是宅得有夠專業。
  
  而我其實也早就安排好了今晚的節目。
  那可是每個週末的固定行程呢。
  
  我來到了百視達,租了「殺手47」這部片。
  這部片早在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了,聽說很好看卻始終沒機會看。
  真不知道電影裡的殺手和現實上的殺手會有多大的差別……
  
  從高中開始,每週一片DVD電影,持續了三年不曾間斷過。
  記得一本書上寫過,一個人要養成一像習慣至少需要二十一天。不知道三年換算下來可以換多少個二十一天呢……
  
  洗好澡,我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
  客廳桌上擺了一袋剛買回來當晚餐的鹹酥雞。
  我關了燈,打開電視,抱著枕頭享受著難得的悠閒時光。
  
  記得以前有時候和會女友一起看,只不過她們大部分都很失望,可能是以為在男友家過夜會發生什麼事吧?我看DVD常常看到忘了時間,往往我發現的時候她們不是在生氣就是已經睡著。
  
  不過管他的,現在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拿起桌上鹹酥雞開始啃,電視閃爍著預告片的精采片段。
  現在是八點四十五分,我即將融入「殺手47」的電影世界裡。
  
  哦哦,原來主角從小就是個光頭啊……
  這是個有點老梗的開始,從小就被訓練為殺人機器的主角……
  沒錯,殺手就是要從小開始訓練,如果半路出家一定只有被秒殺的份嘛……
  
  九點,我的手機傳來了小君的簡訊。
  我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但我還是打開來看了。
  
  ※ 九點半來女宿接我                ※
  ※ 如果不來                    ※
  ※ 我就和你們班的系草上床             ※
  ※ 相信你那雙笨到不行的豬眼睛也看的出來他很喜歡我 ※
  
  妳很好,真的很好。
  算妳夠狠。
  
  九點十分,我準時從家裡出門。
  還提早了十分鐘。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