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目的地是薰衣草公園。老實說,我對薰衣草的印象只停留在小時後的台灣偶像劇「薰衣草」,很意外的,當時很紅的許紹洋在該劇殺青後就像沒人要的股票天天跌停,早在不知道幾年前就消失於演藝圈。
  
  這是提外話,小君是他們系上的女公關,而小黃是我們班的。當大家知道他們是兄妹時都大吃了一驚外加到退三步。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原點。算了,反正人生中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就當作是健身運動吧。
  
  我們將男女生分成兩邊,然後大家把車鑰匙全都喇在一起準備來個大抽籤。我和小君雖然看起來十分曖昧,也不能免去這樣的規定,於是我也乖乖的把鑰匙交出去。
  
  「放心吧,我一定一眼就抽到你。」
  小君在我身後悄悄說著。
  
  我毫不懷疑小君的說法,還差點聽成「我一定一槍就斃了你。」
  對我這種平凡大學生來說,殺手幾乎是一種超人的存在。
  
  不過結果卻是讓人出乎意料。
  小君抽到的是我們班的系草,剛好他的騎的車和我同一款。這讓我想到小君既然會因為鑰匙摸起來一樣而抽錯,那她會不會因為背影看起來差不多而殺錯人呢?
  
  當小君這組公佈結果時,兩班的人都開始起鬨,畢竟一個系花,一個系草,兩人在班上都是呼風喚雨的風雲人物。小君的男人運一向不錯,從國中的籃球隊長到現在的大學的少女殺手,看來我在她高中時期也錯過了很多帥哥級的人物。
  
  小君雖然說過喜歡我,但這不表示只喜歡我。或許她有更喜歡的人,也或許有個不為人知道殺手情人,哪一天我惹的她不爽了可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對感情的看法是如此開明,讓三任前女友都對我這項優點感到非常不爽,常常會覺得我不夠愛她們,但她們知道什麼是愛嗎?
  
  我只知道做愛會很爽。
  但是我真的不明白所謂的愛是什麼。
  
  對於女朋友,小黃這種換帖的麻吉對我來說更為重要。或許哪一天我當上殺手了,和小君站在對等的立場,我才有可能會愛上她吧。
  
  現在我只看得到她的背影。
  不要說愛她了,我連感覺都不感覺到。
  
  
  抽到我鑰匙的是班上的小蔓,個子小小的但身材很好,我目測下來沒有 D也有C+,笑起來很甜美,給人很很親切的感覺。她很像我上一任女友,如果不是小君突然出現在我生活中,也許我現正積極的追小蔓,她是我喜歡的類型。
  
  所以,這個結果對我來說也不會太壞。
  只不過當我和小蔓聊天聊得很開心時,小君偶爾投來的眼光讓我背後有點發涼。
  
  那小黃呢?他抽到籤王。
  
  這次連誼男生比女生多了兩人,也就註定要有一組是男男配。
  剛好小君他們班有一個已經出櫃的gay砲,好死不死的就被小黃抽到。
  娘爆了的表情起來似乎對小黃的絕招很期待。
  
  頌啦!誰叫你一早就給我乳殺,死好。
  你跟那個gay砲慢慢去殺吧。
  
  
  陽光滿天,騎車上路。
  三十幾輛的機車陣容在台中可是很醒目的。一路上大家嘻嘻哈哈,三十秒的紅燈都可以聊得很開心,氣氛相當熱絡。不過由於陣容過於龐大,我們的速度並沒有很快,只保持在四十到五十之間,以免有人跟丟,除了怕危險,也怕壞了聯誼之間的氣氛。
  
  在做好了遠行長征心理準備後,我開始一邊和小蔓聊天,一邊跟著小黃的車屁股。小蔓是個很愛看偶像劇的女生。不論是本土劇,日劇,韓劇,甚至是對岸的饒舌肥皂劇,從東京愛情故事到她最喜歡的命中注定我愛妳,她看偶像劇的資歷超過十年。
  
  我們聊得很開心,小蔓拉著我的外套說她以後想當個編劇,編寫好看又感人的偶像劇本,雖然這和我們商學院本科實在沒有太大的關係。我笑了一會,卻不知道怎麼接下去,氣氛頓時有點冷掉……
  
  要說「我相信妳一定可以的。」這樣嗎?
  這說法太一般了,而且好膚淺,我不喜歡。
  
  「改天給我看妳寫的故事吧?」
  我採用了這個說法,我不只想為她的夢想打氣,更想參與其中。
  
  小蔓臉紅了,低著頭嗯了一聲,好可愛。
  為什麼我會知道她低頭?因為她的安全帽碰到我的背了。
  
  後來她問我,我的夢想是什麼?
  雖然當下我很想回她「夢妳老木,誰知道啊?」這種超目洨的口頭禪。
  但我還是忍了下來。
  
  我是個沒有夢想的大一生,相信在四年後也會成為一個沒有夢想的畢業生。就近期的狀況來看,我很有可能成為一個殺手見習生,不過這種鬼話我要如何啟齒?如果就目標的來說,倒是有兩個。
  
  一個是明白父親真正的身份。
  一個是希望英文不要再在被死當。
  
  我和小蔓好一陣子都沒有說話,路線也漸漸轉移到了山上。雖然我們都很安靜,但是卻覺得很自然,話題聊完也該休息一下。小蔓從一開始是握著我的機車後座把手,而現在是輕輕抓著我的外套衣角。
  
  這時我不禁認真思考著,小蔓會不會比小君更適合我呢?一個單純而且也蠻可愛的女生,和她說話不會無聊,身材也有D以上(用剎車後背摩擦法確認過)。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她不是殺手。
  
  等等……
  我怎麼知道她不是殺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小君都這樣了,小蔓會怎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這個人除了固執而且疑心病非常重。
  
  在我腦海中已經開始想像溫柔可愛的小蔓拿著電鉅的模樣……
  唉,還是算了吧,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山路上我們放慢速度,等著後頭跟上來的人。這時山路旁有一輛流動攤販,老闆是個禿頭肥肚中年人,正在販賣著想香腸米腸等等的小吃。雖然他在我眼中停留不到兩秒,卻讓我想起小君昨天跟我提過的一個殺手。
  
  小君說,那殺手在殺人之前都會對將死之人說一句話。
  傳說聽到他說這句話的人屍體都被切成碎肉後塞成熱狗吃掉。
  
  近五年來,殺手界竄出三位名頗盛的新人。
  一位是小君「左輪少女」,一位是剛剛提到的「熱狗殺手」洛克李。
  最近的新人殺手通常是越瞎的人本事越厲害。
  
  洛克李只是「熱狗殺手」的假名。
  取自目前正當火紅卻有濫尾危機的一部人氣漫畫「火影忍者」李洛克。
  一個滿重要卻不是很厲害的配角,但很有個人特色。
  
  濃眉大眼和西瓜皮髮型是他的特徵,努力是李洛克的座右銘,聽說漫畫作者是取材自華人之光李小龍,只是不知道到怎麼會變成這副德行,改走搞笑路線。
  
  小君沒看過火影忍者,她並不喜歡看漫畫。聽到我的描述之後他很興奮的問我說漫畫中的洛克李有沒有拿著一根一公尺長的大熱狗。
  
  小李的絕招不是赤手空拳的八門盾甲裏蓮華嗎?
  連我愛羅這種外掛尾獸都差點被打爆耶。
  
  熱狗?我知道可以吃,但這是三小?
  是最新的尾獸嗎?
  
  「怎麼會沒有熱狗……那是洛克李的招牌耶。」
  小君快把每一集火影漫畫都翻爛,才相信漫畫的洛克李是沒有拿熱狗的。
  
  「這是漫畫是假的洛克李,連他的名言都沒寫到。」
  
  名言?殺人前說的那一句嗎?
  我問了小君,但卻有聽沒有懂。
  
  
  「是不是有夠屌呀?」
  
  
  嗄?
  妳說什麼?
  
  
  「是不是有夠屌呀?」
  
  
  拜託妳,小君,好好一個氣質美女屌來屌去真的好難聽……
  而且我真的聽不懂。
  
  
  「就是不是有夠屌呀?」
  
  
  對不起。
  我的中文不是很好,MSN的時候常常打錯字。
  不過可以請妳認真的一點嗎?
  
  
  「唉喲,就是不是有夠屌呀……呵呵呵……」
  
  
  我屌妳媽個頭……
  小君也不知道怎麼了,一說起這句話就笑得很開心。
  不知道笑點的我就好像白痴一樣。
  
  最瞎的是,小君不僅不認識洛克李,甚至連見都沒見過面。
  但如果有機會我還真想看看一公尺長的熱狗長什麼樣子。
  
  
  「是不是有夠屌呀?阿司?」
  
  
  好吧,我認輸。
  我只求妳別再屌了……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