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嗄?明天的班遊你不去喔?」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小黃。不好意思因為最近才發現我爸和你妹都是殺手,而我近期很有可能就會去刺客聯盟報到了。還不知道要不要先休學?剛開學上過幾個禮拜的課可以保留零點幾的學分嗎?
  
  「咳咳,因為我感冒了。」
  「你少來,我記得你國中發燒到四十度還不是一樣跟我們去坐大怒神。」
  
  「結果我吐啦!還被女生笑咧。」
  「但你還是坐了,你真的是我認識的吐司嗎?」
  
  「真的啦,我生病不舒服,不然我一定去呀。」
  「老實說,跟我妹有沒有關係?總覺得最近你們兩個怪怪的……」
  
  「如果我說我們在交往你會相信嗎?」
  「不相信,因為你們真的在交往的話我妹會告訴我。」
  
  「唉喲,要怎麼說才好啦,我快被搞瘋了。」
  「看得出來你在追我妹。」
  
  「唉……算是吧。」
  「你是不是因為擔心有別系的要一起去?」
  
  絕對不是,我不是擔心什麼和鬼怪系聯誼。是我已經答應了小君明天要陪她一整天,她問我的時候還在用酒精擦她的左輪手槍,你叫我怎麼拒絕嘛……
  
  「放了我吧……去的話我會死的……」
  我無力的趴在課桌上,堅決的說著,會被小君開槍打死。
  
  「你感冒真的這麼嚴重喔?幹!真的好燙。」
  小黃的手在我的額頭上感覺軟綿綿的,看來他一定很少做家事。
  
  在我的百般固執下,小黃也奈何不了我。
  就算是乳殺也沒有用了,奶頭跟生命一比,少一兩個算不了什麼的。

  ※
  
  隔天是星期六,我依照約定來到女宿前載小君,九月多的台灣說冷不冷,說熱偶爾還是滿熱的。或許是上了大學的關係,小君穿的衣服也比以前好看許多,其實我這是在說廢話,國中比大學,懶叫比雞腿……
  
  是短裙,我第一次看到小君穿短裙。
  口罩下的我吞了幾口口水,我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哭泣。有像小君這樣一位亮眼的女伴是任何男人的榮幸,不過可惜的是她偶爾會開槍殺人。
  
  她和幾位朋友一起從女宿走出來,她的朋友看起來素質也不會太差……如果說小君是九十分,她們大概也都有七十五分。喔,我看錯了,其中有一個不及格。原本我會給小君打滿分的,只不過她在我面前殺過人,扣個十分應該不會太過分。
  
  我一開始也很討厭用這種物化的心態去討論女性。直到有一天偶然間聽到Jill(一起在星巴克工作的朋友)在私底下評論哪些男生衣服穿起來很好看,又有哪些宅到很噁心等等,我才意識到現在已經是個兩性平等的社會。
  
  「妳很漂亮,真的。」
  當小君走過來時,我沒有必要說謊。
  
  依照我交過幾個女朋友的經驗,當女生特地打扮過要與自己出門時,給一點稱讚是應該的,一句話要不了幾塊肉,卻能讓女生在一天的開始就有好心情。不過只限於自己有意思的女生,除非是熟人。不然沒意思的話還是別亂稱讚的好,有時候會引起誤會。
  
  小君笑了笑,從我手中接過安全帽。
  我幾乎看不出來她臉上淡薄的妝,那雙眼睛真的是美到掉渣。
  俗話說情人眼裡出西施,而小君就是大部分男生的夢中情人。
  
  我們的第一站,是去早餐店吃早餐。
  不要懷疑,現在才七點二十五分。
  
  這點子是我提議的,因為我知道九點本班要在這裡集合出遊。到時候巧遇小黃可就糗大了。我載著小君騎了二十分鐘的路程,載她到了我國中時喜歡來的一家早餐店,即使是現在我仍然時常光顧,熟到老闆娘都認識我了。
  
  這家早餐店是小本生意,不是美來美去的那種連鎖加盟店。老闆娘的店沒有名字,生意都是附近的住家和學生。她的奶茶和蛋餅真的很不錯,不像是其他的早餐店用的都是冷凍麵皮。老闆娘會在你面前把一坨圓圓的濕麵粉桿成大張的蛋餅皮。看著這種純手工的新鮮早餐,吃起來就是特別神清氣爽。
  
  我和老闆娘打聲招呼,她自動的幫我煎了手工蛋餅。
  看到我身旁的小君,老闆娘順口的說著:「好久沒看到你了,又交了新的女朋友阿?一個比一個還要漂亮喔……呵呵,年輕真好。」
  
  那一瞬間我尷尬了。我都忘了前三任女友都帶她們來這吃過早餐,完了,這下子完了。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陳亦迅在寫這首歌的時應該也是這種透心涼的感覺吧。
  
  「老闆娘,阿司帶幾個女朋友來過這裡,可以告訴我嗎?」
  小君喵了我一眼,直接發動突擊。
  
  只見老闆娘專心的滴油打蛋煎餅,順口的回答好像六個吧。
  天啊!是三個各帶兩次,老闆娘妳也不要就這樣把人數乘二阿!
  妳還是乖乖的賣早餐吧!地球上的加減乘除很危險的!
  
  「六個啊……不知道阿司這麼厲害喔……我也沒有那麼多說……」
  小君小小聲的說著,聽起來好酸,像針一樣快刺破我的耳膜了。
  
  那是我吃過最漫長的一頓早餐。
  小君始終面無表情的抿著嘴,看著我把最後一口蛋餅嚥下。
  老闆娘的禍從口出讓我食之無味。
  
  相信老闆娘總有一天會恍然大誤,察言觀色和謹言慎行是生意興隆的不二法門。從那之後,手工蛋餅店正式成為了我的童年記憶。
  
  ※
  
  九點,我載著小君又回到宿舍門口。
  原來要和我們出遊的的就是小君她們班啊。
  
  兩班參加人數加起來超過六十人,宿舍前被擠得水洩不通。十幾輛大小機車轟隆隆的吵死人,我恨不得馬上鑽回被窩裡當個週末宅男,假日沒事幹麻出門整自己……
  
  茫茫人海中,我一眼就看到一臉茫然的小黃望著我和小君。
  而我在口罩底下的表情是個難以形容的尷尬。
  
  哈哈,啊哈哈哈。
  好一對兄妹。
  
  哥哥爲了讓我驚喜而邀請小君班遊,妹妹爲了讓小黃驚喜而請我當她的遊伴。
  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到頭來就只能當個囧面男。
    
  「早安啊,哥。」
  
  小君坐在我的機車後座,拉下口罩向哥哥揮手著。
  我用眼角餘光喵到了,小君竟然在笑!根本魔女嘛!
  小黃默默的走過來。
  
  
  「喔喔啊啊啊!幹你娘對不起啦啊啊啊!!」
  
  
  我不必再多說什麼,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兩班六十幾個人都在同一時間轉向我們這邊,我像死豬一樣的哀嚎響徹雲霄,雙手抓著乳殺我的小黃。真的,活了十八年,從來就沒有一次像今天一樣感到這麼丟臉。
  
  而且今天的兩系聯誼班遊才剛剛開始。
  硍!我的頭和奶頭都好痛。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