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就不相信人可以在一瞬間暈倒這種事。
  我不相信,只是因為我從沒遇過。
  
  當我遇到了,又把理所當然認為是一場夢。小黃說的對,我是個非常固執的人,我想就算遇到幽靈我也會以為是自己得了青光眼。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我怎麼想都覺得只是自己在作夢。
  
  小君怎麼半夜還在都會公園遊蕩?
  不太可能。
  
  她怎麼會又找我去載她?這倒還是第一次。
  所以這也不太可能。
  
  最誇張的是小君還主動跟我喇舌?
  這更不可能了。
  
  還有槍聲,我沒聽錯,是槍聲,怎麼可能會有槍聲?
  又不是在拍電影?不可能。
  
  基於四個無法避免的不可能因素加上我暈倒後發現在自己躺在家中的床上,我只能歸納出一個結論……實際上是昨天根本就沒有人打給我,或者是小黃真的有打,而我沒有接到,回家睡覺時在夢中搞的一踏糊塗。
  
  唉,我在鏡子前拍拍自己的臉,告訴自己真的該找個女朋友了。
  
  我想起下個禮拜本班要來個新生班遊,而且在行程討論中也有提到都會公園。我想應該是個原因才會讓我夢到都會公園吧。而小君?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也不是第一次啦,只是這次的最真實罷了。
  
  早上我睡過頭,翹掉兩節課,到了學校時已經十點半。還好必修的國文教授是個安分混薪水的老女人,小黃也很自動的幫我點名簽到。
  
  由於昨夜的怪夢,讓我現在仍然昏昏頓頓的,雖然很想馬上就找小黃問個清楚,不過我還是務實趴在桌上睡掉剩下一節半。暴肝歸暴肝,還是要找機會補充睡眠。
  
  中午,我和小黃兩人在逢甲的便當街吃著叉燒便當。這店舖雖小卻很受學生歡迎,總是太排長龍,叉燒肉又多又實在,還可以免錢加飯,也難怪會吸引我和小黃這種食量驚人的男學生了。
  
  
  ──TVBS新聞快訊──
  
  你好,這裡是台中市有名的夜遊景點都會公園,警方在今早接獲民眾報案,發現一具身分未明的屍體,頭部被人開了一槍,無明顯外傷,初步估計是槍傷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但由於手上握有改造槍枝,警方不排除自殺的可能性……侯怡文,台中報導。
  
  下一則新聞,陳前總統海角七億洗錢案已有了最新發展,吳淑真女士在……
  
  「都都都都,都都都會公園!?」
  我看著放在角落的電視,昨晚的夢境如跑馬燈一樣閃過我的腦海裡。
  
  「你是在都三小啦?印度麥口喔?」
  「不是啦,都會公園死人了耶!」
  
  「喔,我剛剛有看到……嗯,看來下禮拜的班遊還是不要去那裡好了,還滿奇怪的,等等回去問班代看她知不知道這件事。不過你的反應也太大了吧……這種新聞不是兩三天就會播一次嗎?」
  
  「小黃,你昨天半夜有打電話給我對不對?我跟你說了什麼?」
  「昨天?沒有啊,我昨天吃晚餐的時候和我妹拿錯了手機,現在手機在她那……」
  
  「你妹現在在哪?」
  「我怎麼知道,現在一點半,她今天一整天都有課,應該是在上課吧。」
  
  「你知道她在哪間教室上課嗎?」
  「拜託,我只是他哥,不是她的蛔蟲OK?幹你是怎麼了,今天這麼想我妹。」
  
  「唉,算了算了,回頭我再跟你說,現在有要緊事,手機借我一下。」
  「喂!喂!阿司!你要去哪啊?」
  
  我拿了小黃的手機後便往學校裡跑(那隻是小君的),心裡七上八下,揣測不定。還在外套上發現了一根女生的頭髮,我意識到昨天發生的事並不是夢,而是真的。
  
  小君真的和她哥拿錯了手機,如果是夢絕不會這麼湊巧。
  而她確實吻了我……還有,我聽到身後有槍聲。
  想仔細點,想仔細點啊。


  那時她摟著我,手搭在我脖子後頭。
  聽到槍聲的那瞬間,我感覺到小君的手……
  
  媽的,是小君開的槍。
  她的手因為槍枝的後座力而抽了一下。  
  難道是她殺了新聞上的那個人?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喂?哥喔……我在上課……晚一點再打給我。」
  「我是阿司!小君,妳現在在哪?」
  
  「小聲一點啦……同學會聽到的……你怎麼了?」
  「妳昨天有沒有和我那個?」
  
  「哪個?」
  「就是那個阿!」
  
  硍!我在說什麼那個這個的啊?
  連我自己都快搞瘋了。
  
  「……你是說接吻嗎?」
  
  果然沒錯。
  那並不是夢,也不是我的幻想。
  我和小君在一個死人面前接吻了。
  我突然有種想吐的感覺。
  
  「我想當面跟妳說,妳在哪間教室?」
  「……商學406。」
  
  掛掉電話兩分鐘後,我直接走進小君的教室。
  我滿臉蒼白,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
  
  上課的是一位外國男老師,他的驚訝表情還滿好笑的,很顯然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我並不怪他,因為這樣沒禮貌的亂入課堂我也是第一次。
  
  「教授,不好意思,我是小君的哥哥,家裡有要緊事找她。」
  隨口糊趨了幾句,我直接拉著小君的手往外頭走。
  
  教授和同學都還沒來的及明白發生什麼事的時候。
  我和小君已經離開了他們措手不及的視線。
  
  校園裡偏僻的一個角落。
  我問小君爲什麼,她說因為喜歡我。
  如果是在幾天前,我一定會非常的高興,管他什麼小黃不小黃。
  不過小君的告白卻讓我冷汗直流。
  
  「我不是要問這個。」深呼吸,深呼吸,別緊張,別緊張。
  「……昨晚在都會公園,為什麼妳要殺人?」
  
  「因為我是殺手啊。」小君聳聳肩,一臉理所當然的說。
  還很自然的從外套裡掏出一把槍,在手上晃呀晃呀。
  
  我想我認得那種槍。
  電影裡西部牛仔愛用,能塞六顆子彈的左輪手槍。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