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不是小黃啊?」
  我嚇一大跳,當手機裡發出「喂」的時候我知道是小君。
  
  「嗯,是我。」
  
  哎呀,我知道是妳嘛,不過半夜一兩點打給我要做什麼呢?吃宵夜嗎?我剛剛才從店裡撿了很多賣不出去準備丟掉的蛋糕準備回家慢慢啃。
  
  其實在星巴克規定是,賣不出去的糕點是要當天打包丟去垃圾桶。店長看我一個人生活,才通融讓我帶幾個回家,如果被區經理知道的話,我和店長都要倒大楣。
  
  「怎麼用妳哥的手機?」
  「今天晚上和他去吃飯,我的手機和他的型號一樣,結果不小心拿錯了。」
  
  「那妳還真是有夠不小心。」
  「對啊……」
  
  尷尬,接下來我要說什麼?
  我們彼此沉默了一分鐘,我聽到夜風吹過耳邊的聲音。
  不只是我這裡,小君那裡的風聲我也聽的到。
  她在外面,而且她那裡的風比我這大得多。
  
  「我……」「我……」
  
  「妳先說吧,什麼事,都已經這麼晚了。」
  「你可以來載我嗎?」
  
  「嗯,可以。」
  
  我回答既直接又爽快,深怕慢了一秒小君就反悔找下一位司機。
  好爽,真的好爽,那感覺像是中了樂透一樣爽,雖然我沒真的中過就是了。
  
  男人真的天生犯賤,若是沒感覺的普通女性朋友我可能會找一大堆理由搪塞。或許半夜一點我根本就不會接那種沒來由女生的電話。如果小黃要我在半夜載他我是會去啦,只不過他就等著被我用乳殺殺爆外外加一頓龍虎亂舞。


  「你人真好,我還以為要像你撒嬌一下你才肯來。」
  
  他奶奶個熊,小君的說法聽起來好像對這種半夜隨機叫車很有經驗。
  唉,算了,誰叫我對美女這麼沒抵抗力。雖然是這樣,我還是打算先問個清楚。
  
  「你哥呢?他沒和你在一起嗎?」
  「吃完飯後他就回宿舍玩電腦了,你也知道學校宿舍有門禁。」
  
  對啊,超過十二點不就進不去了?
  那小君不也是一樣?該不會,今天晚上她會睡我家吧……
  幹咧!我又在妄想了,不行不行,要克制,要克制。
  
  「現在已經這麼晚了,妳在哪,是要回女宿嗎?」
  「不知道耶,我現在人在都會公園……」
  
  「妳怎麼會在都會公園?和同學夜遊阿?」
  
  這也不太可能,夜遊應該也會朋友學把她載下山的,小君這麼一枚可遇不可求的絕世正妹,怎麼可能會有落單的時候?只不過,我也搞不清楚她現在到底是什魔情況……
  
  「等你來了我再跟你說,這是我哥的電話,講太久會被他罵的。哇嗚,這裡好冷,你記得穿件外套,我等你喔……」
  
  「等等,小君────嘟……」


  她掛了,如果是小黃掛我電話我肯定隔天見面殺爆他,不過小君掛我電話我卻連在內心罵聲幹都不敢,不只如此,我竟然還陶醉在她甜美的「等我你喔……」。餘音繞樑,三日不散,看來我有三天不用洗耳朵了。


  當單身美女拿手機招換你時,你會花多久的時間出現在她面前?中港路距離都會公園這段路程,照一般時速六十公里大概要二十分鐘左右。而我花了九分三十二秒,簡直不要命。
  
  當小君看到我,不只她很驚訝,連我也很驚訝自己經然沒有出車禍。
  用機車飆到時速破百是只有瘋子和飆車族才會做的事。
  愛情的確讓人瘋狂。
  
  「好快喔……我本來以為還要等半個小時……」
  「不會啦,因為我才下班,離這裡正好不遠,九分鐘剛剛好而已。」
  
  「你還有算時間阿?」
  「嗯……」
  
  我有點心虛,說九分鐘幹麻?這豈不是太明顯了?星巴克離這裡並不近,而且剛剛再兩個紅綠燈就到我家了。男人爲了打砲真的是什麼話都說的出口。說錯了,是把妹。
  
  我看著小君,心跳飛快。
  只有小君可以讓我這麼心動。
  
  這時候都會公園的景色很美,星星又多又亮,夜景就像是灑了一地的碎紙黃金,既神秘,又虛華,還帶有一點點的浪漫。
  
  小君什麼話都沒有說。
  她直接走過來吻我,雙手環繞在我的脖子上。
  
  我嚇到了,一手抱著安全帽,一手還壓著的油門和煞車,連火都還沒熄。
  甚至連告白都沒有,小君的舌頭就伸了進來。
  
  雖然我知道告白這套早就不流行,但我還真不知道喇舌文化已經發展到這麼飄飄然的程度。這代表什麼?她喜歡我?想做我女朋友?想一夜情?還是只是單純的想嘗嘗哥哥好友舌頭的味道是什麼?
  
  我呆呆的張開嘴巴,舌頭像是個死掉的蚯蚓一樣,動都不敢動。在一團迷霧中貿然發動攻擊是魯夫的行為,雖然如此,而我的下半身老實的撐起帳棚。
  
  我不是沒有舌吻過,不過小君卻是最甜的。
  不管如何,事實是我和小君正在浪漫的都會公園接吻。
  
  下一秒,我從背後聽到了槍聲。
  頓時,我想起了一部書,書的名字已經忘了。
  只記得裡頭討論的片段……
  
  ──Sexy&Death──
  
  慾望,以及死亡。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