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原本寫《殺行者》的動機,有部分是為了補足前作倉促結尾的遺憾。

  另一部分,是想知道李政司可以陪我走到多遠的地方。

  沒想到這一寫,就寫了九本書。

  寫到了百年前的南北戰爭,太平洋鐵路,寫到了世界的盡頭。

  《殺行者》的結局我很滿意,沒有任何遺憾。

  

  一直記得很清楚,《殺手行不行》系列的第一回,是在二零零八年的年底開始,寫到二零一二年底,系列結束,而後又寫續篇殺行者》系列,直到二零一六的七月,歷時了七年九個月,才真正寫下系列作品的完結篇。

  兩部系列作品,十六本書,記錄了七年九個月的成長。

  而我相信,對你們來說也是。

  先前提過,我自己將《殺手行不行》與《殺行者》定位成廣義的武俠小說,雖然沒有功夫和獨特的古代文化,但其後所闡述的精神卻是相同。

  人在江湖,快意恩仇。

  武俠小說,向來都著重描述「仇」這個字。

  人之所以是人,是因為有人性。

  人性中有貪婪,貪婪衍生傷害,傷害引發仇恨。

  復仇的過程中,往往令人血脈噴張,感到正義伸張的痛快。

  如果站在李七浩的立場,《殺手行不行》就是一部描述復仇的故事,用李政司的觀點來描述李七浩是如何向腐敗的社會體制和三丁復仇。

  最後李七浩用恐怖攻擊炸死了上萬人,瓦解了殺手組織,殺死了廖三丁,用最激烈的方式向社會控訴他難以承受的折磨與悲傷。

  到了《殺行者》,我想寫的不是「復仇」,而是「報恩」。

  仇恨的源頭,往往來自人性中貪婪的一面。

  但人性中只有貪婪嗎?

  當然不。

  人性中,自然也有美好的一面。

  就像李政司,就像平凡的我們,都有平凡而美好的一面。

  在《殺行者》的故事中,我給李政司寫了兩段關於報恩的情節,分別是Zeta組織的真正首領「薩爾」,以及追朔到前世淵源的「百年約翰」。

  薩爾與百年約翰這兩位角色,理應是《殺行者》系列中最可怕的兩位反派,不過他們最後都選擇了盡其所能地幫助李政司,只因為他們感受到了李政司身上的那份純粹的善良,並對此做出了回應。

  偽裝成基層警察的薩爾,幾度險些死於李政司的手下,而李政司出於不想濫殺無辜的原因,決定冒著風險放過薩爾。因為這項決定,讓李政司在薩爾眼中留下了特別的印象,也讓薩爾在最後收尾中,放過李政司一行人,回歸各方勢力的平衡。

  李政司的決定不見得對薩爾有恩情,但他在有充足的理由與力量可以傷害薩爾的時候,李政司選擇了不傷害他,那就是李政司的善良。就像我們一樣,我們不見得會去幫助他人,但至少,我們可以做到不去傷害別人。

  相對於「薩爾」,「百年約翰」則是一條更長,更遠,也更深刻的伏線。

  透過百年約翰,我想寫的主題是「歧視」。

  而且是歧視中最明顯的兩種,種族歧視,以及性向歧視。

  先不談小說中虛構的角色與情節,我相信種族歧視與性向歧視是每一個人的生活中絕對會碰到狀況。

  雖然,我在書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描寫外國人歧視、欺壓黃種人的現象。可相對的,當我們在面對外籍雇傭、外籍勞工時,不也是抱著自認為高人一等的眼光呢?

  而性向歧視又更為明顯,儘管很多時候,我們可以用幽默、有趣的口吻去看待。比如故事中狐狸狗時常被誤認成同性戀,或者是二次創作中的同人題材,也是被很多人接受和喜愛。不過一旦發生在我們的生活周遭,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我想表達的是,種族歧視、性向歧視,或者是歧視貧窮、弱勢者的心態,或許已是這世界、這社會加諸我們身上的框架與有色眼光,難以改變。但至少,我們可以知道那樣的心態是不對的,可以拒絕將歧視他人的心態視為理所當然。

  「百年約翰」終其一生都掙扎在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之中,前半生的他只為了社會價值而活,從來不明白自己是誰,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直到百年約翰遇到了李堂安,接觸到了人性中善良的一面,才懂得了身而為人的價值與可貴。

  流盪百年的輪迴之後,約翰與李政司(李堂安)再次交集,也讓李堂安貫徹畢生的善良開花結果,寫成了你們所看到的結局。

  這是一個關於報恩的故事,一個童話般的美好結局。

  我喜歡美好的結局。

  但我更喜歡,美好中帶有一點殘缺,一些遺憾。

  所以我寫了小君與蛋頭的故事。

  故事的最後,我並沒有寫到李政司與蛋頭的正面衝突,雖然那原本是我最初構想的結局之一。不過那樣就會反了過來,變成悲慘的結局中帶有一些美好。

  而我相信多數的讀者,包括我自己,會比較喜歡美好的結局中帶有一些遺憾。

  蛋頭本身,就是悲劇的代名詞。

  更悲劇的是,蛋頭是小君心中誰也無法取代的初戀,就算是李政司也無法取代。只要小君保有與蛋頭的回憶,她就沒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但我始終相信無論是誰,無論背負著如何沉重而難以承受的過去。

  每一個人,都擁有重新開始的勇氣,重新開始的機會。

  所以啦,只好寫了「本來不打算用」的催眠術,雖然用催眠的方法來強制小君失憶是很庸俗的寫法,但是……

  但我就是俗啊,一開始就是這麼俗。

  也是因為故事的開始是這麼歡樂這麼俗,你們才會一路看到這裡的啊。

  創作兩部系列作品的時候,我始終抱持小君看待男人的心情,希望能夠寫出讓讀者又哭又笑,深刻難忘的精彩故事。

  

  最後的最後,我想謝謝最初支持《殺手行不行》網路連載的朋友。

  謝謝一路走來,也對《殺行者》始終如一的讀者朋友。

  謝謝兩部系列作品的繪師PaparayaGunni,因為他們細心而出色地描繪各式人物與場景,為系列小說增添了更迷人的丰采;我非常喜歡Paparaya筆下李政司和狐狸狗的灑脫率性。小君和草泥妹在Gunni的描繪下又更加地生動有趣,活靈活現。

  謝謝先後與我合作的三位責任編輯,致雲、宛菱,以及小劉。尤其是與致雲編輯的合作經驗,她的細心與耐心,也讓我從中學習、成長了許多。

  當然,也要感謝魔豆與蓋亞出版社的其他同仁,讓《殺手行不行》與《殺行者》兩部連載作品能以實體出版的方式呈現在讀者手中,也完成了我最初的夢想。

  

  七年前,無論是巴哈姆特的網路連載,還是後來的實體書本,你們帶著歡樂的心情閱讀這部小說,與李政司一起踏上了跌宕起伏的冒險旅程。

  七年後,我也希望你們能帶著歡樂而滿足的心情闔上書本,劃下句點。

  七年的時間,不只記錄了我的青春,也有你們的青春。

  往後的日子裡,若是你們偶爾能夠回想起關於李政司、小君、或是狐狸狗的故事片段,對我來說,那就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事情了。

  

 

  

                           天下無聊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太好看啦,當初是看到書名意外拿起,結果就停不下來了實在是感謝無聊大給我們的娛樂(這樣說應該不會不尊敬吧?
  • 悄悄話
  • Fivefish Wu
  • 謝謝無聊大一直堅持著寫作!
    新的工作加油!等你回來ODO//
  • 謝謝,有一天會的:)

    天下無聊 於 2017/02/28 10:19 回覆

  • 囧雲
  • 感謝你一路以來的堅持!!
    辛苦了!
  • 我也很謝謝你們!

    天下無聊 於 2017/02/28 10: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