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ch08
  
  陳柏洋的父親陳啟正即使穿著特地裁縫修飾過的西裝,仍然圓滾滾地像顆端午節中的立蛋,天生和善的面容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他是個易於相處的好好先生,但身為知名律師的他實際上作風非常強勢精幹,只要讓他抓到一點把柄,陳啟正便會毫不留情地攻擊,直到對方屈服於他口中的法條規則之下。投身法界至今,陳啟正負責案件的勝訴率是百分之七十,相當可怕的數字。
  
  最後一位走進教師辦公室的是唐以真;自從收養了陳怡安後,她的生活有了重心,不再像從前般胡思亂想,憂鬱症的情況大大改善,半年前已停止服藥。此外她也重拾了女人的自信,努力盡到身為妻子與母親的責任。與先前憔悴的病容相比,可說是判若兩人。
  
  當許仁成見到唐以真,他的時間的原地佇足了三秒。
  
  遙遠的大學時期,唐以真是許仁成的社團學姐。
  當時,他們所參加的社團為康行社,一種因安行法推行而衍生而出的社會關懷工作型社團,社團的主要活動是在課餘及假日時間關懷年滿六十歲未至六十五歲的弱勢中老年人,參加的社員大多是極具愛心的社會青年。唐以真當時便是康行社中最引人注目的焦點,外貌與愛心兼具,博得許多男孩的青睞。唐以真就讀大學的那四年,只要是與社工有相關的科系與社團,幾乎沒有人沒聽過唐以真的名字。
  
  許仁成之所以會加入康行社,有很大的因素是為了接近暗戀卻又不敢告白的唐以真。另一方面,參加康行社的社團經驗對於往後報考政府安行師的面試審核有很大的加分作用;只是許仁成在社會教育研究所畢業後,在安行師公考上連續三年落榜,才轉換跑道於國小教師任教。
  
  雖然與最一開始的理想有所落差,但也還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如此庸庸碌碌地過了幾許春夏秋冬,回憶中唐以真美麗的倩影始終沒有褪色。
  
  而令許仁成訝異且難過的是,在唐以真畢業之後,許多難聽的傳聞不知由何處蔓延,眾多傳聞最終傾向一個說法;唐以真雖然在校保持著清純玉女的美好形象,但私底下的生活卻十分不檢點,尤其是她曾多次表明的校外男友,後來被學妹證實為一個相當糟糕的男人,不只酗酒、吸毒、甚至涉及成立反社會非法組織,在那段時間為新聞頭條爭相報導的重點人物,此後便如人間蒸發般地完全消失。唐以真如迷途般的羔羊流連在夜店場所,傳聞她早已多次墮胎而導致不孕,朋友間茶餘飯後話題,唐以真從前的形象完全破滅,被踐踏得一文不值。
  
  許仁成生平第一次與朋友打架的原因,便是他的朋友在畢業聚餐上說了這麼一番話:「早知道以真學姐是那種破麻,我早就上了。當年許仁成愛她愛得死去活來,她還不是被別的男人搞得死去活來……哈哈哈!」
  
  話還沒說完,許仁成一拳敲碎他朋友的鼻子。
  崩地一聲,鮮血噴得滿桌都是。
  
  儘管他的手腕韌帶也因此斷裂,包了三個月的石膏才完全康復。但許仁成並不因此感到後悔;儘管唐以真從未記住過許仁成的名字,但她的倩影卻是許仁成珍藏在心中、只屬於自己的青春回憶。
  
  現在,唐以真又出現在許仁成的面前,以他的學生的母親的身份;在許仁成歡欣的情緒中,夾雜著幾許說不出口的惆悵感傷。
  
  他就是以真學姐選擇的男人嗎?許仁成用眼角餘光打量著麥澤修,年約三十三、三十四歲,長相並不突出,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就像他時常批改的學生分數中計算平均值的那個數字。與陳啟正笑面虎般的特質相比,麥澤修給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成熟、穩重、不苟言笑,若是走在路上,也不會讓人多注意一眼。
  
  他絕對不是以真學姐傳聞中的那個男朋友,絕對不是。不僅如此,他的外表與談吐和自己還有不少相似之處……若是和那個糟糕的男人相比的話。如此一想,許仁成便寬心了許多。
  
  「你們學校到底是怎麼搞的?」陳啟正一來便擺出強硬態度,在妻子的說詞下直將矛頭指向學校,絲毫沒有考慮到自己身為孩童父母所該負擔的教育責任。「先是摔破頭,現在又是誣賴我兒子,當我們好欺負是不是?」
  
  「陳先生,請您先冷靜一會兒。雙方的家長都到了,讓我們坐下來好好談一談。」許仁成謙恭地說道。
  
  「冷靜?」陳啟正一手安撫著兒子的後腦,像是用手指為他梳頭一般,「要是你兒子被人欺負,你還能冷靜嗎?叫我們來學校,是想把教育學童的責任通通推給家長嗎!」
  
  面對陳啟正的言詞,許仁成退了兩步,緊張地推了推眼鏡;他不是沒有可以反駁的說詞,在理智上,許仁成的做法與是更站得住腳的立場。只是到了人脈關係這一關,事情就不是這麼單純了。
  
  「難道不是?」唐以真靜靜地說。她攬著陳怡安的雙肩,將女兒靠在自己的長裙之前,舉手投足間散發的氣質優雅地幾乎讓許仁成忘記了呼吸。
  
  「想把教育孩子的責任推給其他人的傢伙,不正是你們嗎?不論你的兒子是用什麼方法拿走屬於怡安的東西。怎麼說,我的女兒才是受害的一方。或許許老師的措詞嚴重了些,但從法律上來看,侵占屬於他人的財物,的確是偷竊的行為沒有錯吧?身為律師的你應該比任何都要清楚才是。許老師為怡安發聲,導正你兒子的不良行為,有什麼錯?為什麼要受到你們的指責?難道你的專長正是搬弄是非,顛倒黑白?只要在合法範圍內顧及自己人的尊嚴與利益,其他什麼一點都不重要。這就是你的原則嗎?陳大律師?」
  
  「你這女人,來真的就是了?」陳啟正搖搖頭,大笑了幾聲。「我也不想在這裡和你們多費唇舌,我們法庭上見,就等著瞧吧。」
  
  許仁成不明白陳啟正為何會因這點小事打算告上法院,但卻明白唐以真為何能夠無所忌憚的對陳啟正夫妻坦然地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因為她身後有個完全支持她的丈夫,麥澤修。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山曉
  • 一句話,好看。
  • 謝謝!不過最近有些忙,會更新的較慢就是了

    天下無聊 於 2016/08/19 09: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