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05
  
  前往黃昏市場的路上,學生成群結隊地步出校園。唐以真一邊經過這些充青春滿活力的孩子們,一邊撫平自己紊亂的心情。
  
  獨自一人守在空蕩蕩的屋舍,是最讓她難以忍受的地方。
  也許有個孩子,情況就會不一樣了吧?
  
  天真,才剛剛燃起的想法,馬上又被自己給打斷。過於貪心的女人會遭到報應,唐以真對自己說,現在就已經很好了,還奢求什麼呢?
  
  結婚五年,她騙了丈夫,自己不喜歡小孩;不是不喜歡,而是無法喜歡,認識丈夫前,她就已經不能生兒育女了。從前的顛狂,讓她付出無法挽回的代價。寬容的丈夫從未責怪她,追究真正的原因。現在她只想輕輕依偎在丈夫身後,緊緊守著得來不易的小小幸福。
  
  ※
  
  晚上七點二十八分,她在廚房忙進忙出,累了滿身大汗才準備好一桌豐盛的菜餚;熱騰騰的豆腐金菇羊肉火鍋,一盤配有青蔥佐料、切好的香腸與烏魚子各半的配菜、蔥油雞、麻油菠菜、炒水蓮。
  
  儘管唐以真並非擅長下廚,做的都是不會太過複雜的料理,羊肉火鍋也是從市場買回來的現成湯底,但她已經盡力做到最好,丈夫吩咐的豐盛晚餐。
  
  脫下圍裙,挽了頭髮,小心翼翼地調整餐桌上的溫度控制,就怕菜餚涼了。平常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的用過簡單的兩菜一湯的晚餐,兩個人一起收拾飯後的餐盤碗筷。
  
  七點三十七分,臉上掛著期待而欣喜的微笑。
  七點五十四分,笑容褪了,她把餐桌上的羊肉火鍋拿回廚房加熱。
  八點一十一分,偷吃了一口水蓮,還好沒有太鹹。
  八點一十五分,雙手摀著臉,手肘靠在餐桌上。
  八點二十五分,看著時鐘發呆,滴滴答答地數著。
  八點二十七分,屋外下起了嚎啕大雨。
  八點三十一分,回到房間,打開抽屜,吃了兩顆抑制病情的藥丸。
  八點三十四分,餐桌上的菜餚已封上了保鮮膜。
  八點三十九分,撥出的電話無人回應,轉接語音信箱。
  
  即使屋子裡點著明亮的燈光,眼前仍然一片烏黑。
  最不想再次聽到的,吉祥輕聲的耳語。
  
  「不是跟妳說了,我會晚一點回去的嗎?妳來這裡做什麼?」
  「現在幾點?那很重要嗎?」
  「別在這裡鬧,丟臉。」
  
  「我睡了妳最好的好朋友又怎麼樣?搞清楚是她睡我。」
  「不准哭,我最討厭看到女人哭了,那會讓我感到自己很沒用。」
  「事實上是,我就是個自甘墮落的廢物。」
  「但妳就愛我這種男人,不是嗎?」
  
  「又來了,妳要底要我說幾次妳才明白。」
  「我一點都不在乎未來。」
  「我只在乎眼前能享受的快樂,痛快的活著,然後痛快的死去。」  
  
  「好,讓我告訴妳什麼是男人。」
  「也許,我說也許。」
  「如果妳夠幸運的話,妳會找到一個看起來很老實的男人結婚。」
  「他會老實地工作,老實地賺錢,老實地養家餬口。」
  「不管妳有什麼要求,只要妳說得出口,他都會幫妳做到。」
  「在他無怨無悔的為妳付出之後,妳會以為自己重新愛上了他。」
  
  「但是,總有一天。」
  「總有妳永遠不會知道它什麼會發生的那一天。」
  「那個男人會對妳撒謊,在妳不知道的地方,睡妳不知道的女人。」
  「而妳,完全,不會知道。」
  
  「他會娶妳,是因為妳還年輕,還漂亮。」
  「騙妳,是因為妳實在太好騙了,而不是他在乎妳。」
  「那就是男人,不,那就是人,而我只是不想背叛身為人的本性。」
  「可惜的是,妳並不幸運。」
  「畢竟,妳已經不能生孩子了嘛。」
  
  
  「別哭,我最討厭女人哭了。」
  
  
  八點五十五分。
  她的丈夫回家,風衣的衣緣被外頭的大雨給淋濕了。
  她深呼吸著,深深害怕著。
  站在玄關的丈夫說了聲「對不起,老婆。」
  
  丈夫一邊收起雨傘,一邊脫下濕透的皮鞋:「沒想到戶政事務所的職員動作那麼慢,原本以為半個小時就可以辦完的手續,硬是給我拖了一個小時,明明我一個禮拜前就把申請單都填好了,真是辦事不力。最糟糕的是,手機又沒電了,原來想找公共電話打回家,找不到就算了,偏偏又下了大雨……」
  
  此時虛弱的唐以真,眼中除了丈夫的身影外,是一片搖晃漆黑。鼓起全身的勇氣,才能用蚊子般地聲音微弱地問:「你有事情瞞著我嗎……」
  
  有的話,請繼續瞞著我。
  請不要讓我知道,求求你了。
  
  「啊。」丈夫笑了一下,有點惋惜地說:「還是被妳發現了。」
  「果然是這樣啊……是女孩子嗎?」
  
  「沒想到連這都被妳猜到了。」丈夫毫不介意地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說:「她還很小,不要欺負她喔。」接著他拉開家門,低著頭對門縫輕聲說道:「不用害羞了,進來吧。外面又濕又冷,快進來吧。」
  
  不只在外面,還帶回家了嗎?
  別哭,他一定也是,最討厭看到女人哭了。
  
  她選擇閉上了眼睛。
  因為就算睜著眼,也是什麼都看不見啊。
  
  
  「姐姐?」
  小女孩的聲音,很小很小的女孩。
  
  
  「不是姐姐,是阿姨,她是叔叔的老婆喔。」
  「可是,她看起來很像姐姐啊,不像叔叔長得像阿伯。」
  「嘴真甜,阿姨一定會很喜歡妳。」
  「是姐姐啦。」
  
  隨著小女孩稚嫩天真的回答,一道溫暖的光輝緩緩而生,驅散了內心的不安。使她漸漸看的清眼前的丈夫;他依然站在家門的玄關處,雨傘已晾在一旁,潮濕的氣味撲面而來,微微濕了她的鼻頭。丈夫的身後,則是一位緊緊抓著他的衣角,有點害羞但十分可愛的小女孩,圓滾滾的大眼睛瞧著自己,頭髮綁了兩條小辮子,最多不過四、五來歲。
  
  「老婆,我是受人所託,無法拒絕。所以沒有過問妳的意見,一方面也是因為妳說過不喜歡小孩子,讓我不知道怎麼開口……可是我覺得……妳總是一個人待在家裡,怕妳悶出病來,能有個小孩子陪其實也挺不錯嘛,雖然照顧小孩可能會很麻煩,但不會那麼無聊。如、如果妳不喜歡的話,這件事可以再商量,我可以多跑幾趟,找到適合收養她的家庭……老婆?妳說說話啊……呃……」
  
  唐以真往前一撲,緊緊抱住了她的丈夫。
  丈夫有點驚訝,輕輕安撫著妻子因哽咽而顫抖的後背。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