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03
  
  現在仍然是白天,不過下午兩點三十四分,屋外的午後陽光透不過緊密的窗戶,而地板上的酒瓶已經排得長長一列。唐以真已經不再酗酒了,至少,在她深愛的丈夫眼中是如此。等到丈夫打好領帶,準時的出門上班後,她得獨自面對另一個世界。
  
  她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但唐以真仍然趁丈夫不的時候悄悄地把這些威士忌帶到家裡來。即使裡面已經空無一物,她還是沒有辦法扔掉它們。這些酒瓶是她以前在夜晚裡、在白天、在海邊、在旅館、記憶著狂放不羈的青春歲月。
  
  獨自坐在幽暗的客廳,輕輕撫摸著威士忌瓶。多少年沒有獨自喝酒了呢?她找不到答案,久得讓她想不起來。即使今天什麼事都還沒開始做,她已經感到昏昏欲睡;即使嘴裡喝的只是白開水,她的舉動還是讓自己覺得一瓶一瓶喝著的,是一瓶又一瓶的威士忌。
  
  大約十年前,或者十一、十二年前。她是在高中升上的大學的那個暑假認識了吉祥。吉祥不是那個男人的本名,他的名字中一個吉一個祥都沒有,因為每個人都這麼叫他,唐以真也就和大家一樣這麼記住他了。
  
  「嘿!前面的大美女!」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吉祥豪不避諱地向她搭訕。儘管吉祥的舉動讓她有點害羞,但沒有引起太多行人的注意。
  
  「你是……」她回頭,略感驚訝。
  「吉祥,我們一起打工的啊,在速食店前發傳單,妳忘了嗎?」
  
  「嗯……有嗎?」其實她記得,吉祥的俊俏而不輕浮的樣貌與幽默的談吐總是會讓女孩子留下深刻的印象。
  
  「噢……妳竟然忘了我,好傷心啊……」吉祥懊惱地撥亂頭髮,裝做一副非常難過的樣子,嘴角卻揚著狡詰的笑容。
  
  「騙你的啦,我記得你是誰。可你那份工作才做了兩天人就跑了,傳單也沒有發完,知不知道讓我們很困擾啊。」
  
  「因為我找了一份更好的工作了。」
  「喔?所以呢?」她微笑。
  
  「所以,我特地來找妳啊,妳不知道我找了妳整一個下午,好煩惱找不到妳。」吉祥認真地說著,雙手不輕不重地搭住她的肩膀,那是一個非常拿以拿捏的力道。若是太重便會讓人有被騷擾的不舒服感,若是太輕,又反而顯得虛假。而吉祥就是有輕易讓人信任的本能與天賦。
  
  因為吉祥的「好煩惱找不到妳」這句話,讓她的心跳飛快,讓兩人的生活有了交集。然後一點一滴、一絲一沫地緊緊交纏。
  
  儘管在若干年後,唐以真發現那不過是吉祥對她撒過的千萬句謊言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句話,可她早已沉淪其中不可自拔。
  
  唐以真收好零散地上的威士忌酒瓶。回到房間,打開梳妝臺前的燈,她靠近了半身鏡了幾步,心情更加沉重;鏡子中是一個位不能再被稱做年輕的女人。她的皮膚沒了從前滋潤的光澤,渙散的眼神也早已失去了自信。
  
  她依然可以藉由一層又一層的化妝與一件又一件的衣飾將自己打扮成年輕時容光煥發的模樣,也依然可以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
  
  但是,這麼做無法填補胸中那份沒有來由空虛,盤旋在無法觸及的恐懼中;反覆煎熬著,無聲地吶喊著。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唐以真拉上窗簾,隨手把衣服脫掉,只穿著貼身的內衣,她如一具斷了線的木偶噗地一聲臥倒在柔軟的床上。她喜歡這張床,枕頭有丈夫的味道,使她感到稍微安了心。
  
  她抱著枕頭,轉過身,看著丈夫為她貼上星星的天花板。漸漸地,她想起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了——由甜蜜變質而成的罪惡感輕輕地刺痛著。
  
  在二十歲生日的那天,吉祥為了她在海灣包下了一棟有著美麗沙灘的豪華別墅,他們在海灘的月光下浪漫地跳舞,共飲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杯威士忌。在男人的甜言蜜語中,熱戀中的她與他擁抱、親吻,赤裸裸地享受著自由的海風與做愛的歡愉,一次又一次。
  
  當時映在她眼中的是成千上萬顆閃亮無比的星星;醉人的耳語中,遠在天邊的月亮仿佛也能輕易摘下,唾手可得。
  
  醉醺醺的她摟著吉祥的脖子,醉心地問道:「你愛我嗎?」
  吉祥笑著說:「我當然愛妳。」
  
  「那你會娶我嗎?」
  「當然。」
  
  吉祥又笑了,依然是那狡詰的笑容。
  他再次吻上她的雙唇,在她天真的靈魂中烙下一道細微的印記。
  
  然而隨著日子一天一天地去過去,現實一步又一步地逼近,帶走了她的青春;曾經以為的那些幸福與未來,也細細碎碎地從那烙印中無聲無息地溜走。吉祥對她許下的承諾,就如同那一杯又一杯空蕩蕩的酒瓶。
  
  下午兩點四十七分,客廳的電話響了,唐以真急忙從床上跳下,將電話聽筒接了起來。
  
  「喂,老婆,是我。」
  「老公?」她一手拿著電話,一手用手掌抹了抹臉龐。
  「嗯?妳的聲音聽起來怎麼有點怪怪的,怎麼了?」
  「沒有啦……」
  「還說沒有,聲音都啞了,到底怎麼了?」
  「我剛剛,剛剛在看電視,有部電影很感人,忍不住就……」
  「這樣啊……唉唉……」
  「嘆什麼氣啊?你又被那大嘴蟾蜍給嘮叨了?」
  「說是,也不是。我還以為老婆妳想我想到哭了。」
  「每天都見的到你,有什麼好哭,而且我又沒有哭。」她在電話的另一邊笑著說。她笑,是因為真的很想他。
  
  「老婆,我今天會晚點回家。」
  
  「可是,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你忘了嗎?」她忽然想起前幾天收到一條銀傳行來的訊息,說明戶頭已經成功匯出了七萬元。雖然不是很大的數目,卻也讓不敢向丈夫質問的她不由得杞人憂天起來——那筆錢到底花到哪去了呢?為什麼他今天又要晚點回家?
  
  「我今天準備了一份很特別的禮物給妳,所以會晚點回去。」
  「大概幾點?」她聽的是又開心又擔心。
  「我看看喔,嗯……大概七點半會到家吧。」
  
  唐以真鬆了一口氣,不過比平常晚了一個小時左右,心裡想道,其實也沒有很晚嘛。
  
  「那……要一起吃晚餐嗎?」
  「我有說不要嗎?」
  「沒有。」唐以真笑了。
  
  「那就是要啦,而且我今天一定會很餓,我要吃很豐盛很豐盛的晚餐,吃上好幾大碗飯,老婆妳要好好燒一桌滿漢全席,今天可是結婚紀念日喔。妳說不想出去吃,那我們就在家裡好好的吃,好好的紀念。」
  
  「笨蛋。」
  「呃,什麼?」
  「沒事,一定要準時回來。」
  
  唐以真罵的笨蛋是自己。
  竟然傻到以為丈夫會對她有所隱瞞,以為那七萬是花在別的女人身上。
  真是笨蛋,她又在心裡罵了自己一次。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