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02
  
   九月的第三個星期,直屬於中央政府的安行部門大多於星期一的早上開會。由各地區的安行主管向上層報告這個星期審核了哪些案件,處理了多少,匯同會計室說明回收了多少逆安稅以及其相關的法律稅金。然後再進行這個月的決議事項與檢討,加強工作方針。
   
  儘管名義上是屬於政府設定公務單位,但工作內容相當敏感,在法律知識及道德判斷上都必須具備極高的條件。也因如此,安行師的考核相當嚴格。
  
  在2055年的今日,公務員這份職業在社會的觀感價值已經超越了醫生、律師等職業。而平均五百名公務員中,僅有一名能通申請考核而成為安行師。由於社會地位崇高,薪資待遇也非比尋常的優渥,可說是菁英中的菁英,為數不少的人將考取安行師視為人生目標。
  
  會議上,身為地區負責人的麥澤修向同僚匯報了這星期執行「順安行」的況狀,麥澤修毫無感情地敘述這段報告,像個冰冷的機械人,執行著毫無瑕疵的程式語法——「九月八號至九月十五號,於我負責的地區,共有一十九件安行申請執行完成,為張世傑,吳石青,朱有章,李椿華,謝博賢……等等一十九人。遺體已送往安行島火化。七件逃漏逆安稅,已轉交國稅法務部門進行搜查與財產扣押。逆安稅實收五百三十一萬零一千七百六十六元整,已上繳國庫。」
  
  接著是,其他地區的負責人匯報及後續的決議事項與檢討。
  一如往常,沒有任何改變。
  
  會議結束,每個人回到自己的工作岡位上,有的人拿出一整疊申請文件,有的人開始打電話,有的人則穿上外套,拿起公事包,匆匆忙忙地出門;像是精密的時鐘一般,平順而規律地運作著。
  
  麥澤修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拿出上個星期申請手續尚未完成的案件,他拿出一支老舊的鋼筆與法條磚頭書,仔細為申請書上疏漏的部分進行補充和適當的修改,以及檢查是否有違反現行法規範的地方。雖然國家政府早已將資訊電子化,但麥澤修還是習慣筆尖墨水滲透紙張的觸感。
  
  下午一點,麥澤修才剛用完便利商店的速食餐包,桌上的工作也尚未完成。安行部門的總部長歐陽官便找了麥澤修去他的辦公室。
  
  歐陽官比麥澤修剛好大了一輪,今年四十七歲,而他的第三任妻子與麥澤修的妻子同年,皆是三十歲。歐陽官與麥澤修平時尚無交集,來來去去也只是工作上的吩咐交代。
  
  麥澤修對歐陽官其他的印象是在三年前部門餐會上,歐陽官的年輕妻子穿戴著一身名牌珠寶,貴氣逼人地與麥澤修夫妻攀談,表面上為友善示好,言談間卻吐露著炫富財氣。經過一整晚虛浮空蕩的應酬,讓麥澤修對歐陽官夫婦的私下為人相當感冒。
  
  歐陽官坐在辦公桌前,桌子兩旁放了兩盆植景,還有一個含著錢幣銅製蟾蜍。麥澤修對這位長官的品味一向不感恭維。
  
  「澤修,我看了看你早上在會議上呈報的這幾份文件,大部分都沒什麼問題。不過呢,有一個叫李椿華的女士,她當初申請的財產申報表並不足以負擔她今年必須繳納的逆安稅,即使她已經不在了,還是必須繳納七萬的差額,否則這項稅金就得轉移到李椿華女士的繼承人身上,不管她是否成年。我記得法律是這樣規範的沒錯吧?」
  
  麥澤修嚴謹地回答:「是的,根據新國家安行法第三十二條,未繳足逆安稅之六十五歲以上國民,不論死亡與否,其逆安稅之不足額轉移其法定繼承人,不得以原法律之拋棄繼承法予以免除。第三十二條為維護國家經濟安全之根基所設立的特別條款,任何情況下都要優先執行。」
  
  歐陽官用肥胖的手指搔搔的鬍鬚,故作疑惑地表示,「但我看這份報告書上,李椿華女士是繳足逆安稅後才進行安樂執行。李椿華女士的案件從申請到執行結束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身為社會累贅的她又無任何經濟收入。如何能在一個月內湊足這七萬的差額呢?此案是你負責,我想聽聽你的說法。」
  
  歐陽官的用詞是「聽聽你的說法」,而非「真實的情況」。
  
  麥澤修低下頭,仔細地回答:「是的,我也是為了這件事而親自拜訪了麥澤修女士,詳盡調查之下,發現李椿華女士尚有一條價值不斐的純金項鍊並未申報。她原來想將這條項鍊留給獨生孫女。全力遊說下,李椿華女士最終還是同意變賣這條項鍊,補足了七萬元的差額。」
  
  「哦?這樣啊?純金項鍊只賣七萬元?我看不只吧……」
  「這……歐陽部長,你的意思是……」麥澤修緊張的神色就寫在臉上。
  
  歐陽官笑得開心,直說道:「沒什麼意思,沒什麼意思,哎呀,一定是我誤會啦。你可是我們新國家安行部最正直的公務員,是我們中央政府的金字招牌啊。我今年還準備推薦你去拍國家安行部的廣告呢。那項鍊肯定正好賣了七萬元整,就算多賣了幾毛錢,你也一定會轉到那位孫女的戶頭吧?這個案子沒有問題,我只是關心一下,關心一下啊。」

  「謝謝歐陽部長。」
  
  「啊……感嘆啊。你來安行部這麼多年,你做事負責,什麼問題都沒有,就是有點那個……不知變通,現在終於知道事情要怎麼辦了,是自己人了啊,感覺真好。我一直在等這一天。以後若是有什麼問題,找我歐陽官就對了,我一定罩你。」歐陽官大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儘管身上穿的是名貴的西裝外套,仍然看著出來脂肪抖動的波浪。
  
  麥澤修早就知道那只銅蟾蜍實際上是個隱藏式的錄音器。也明白歐陽官話中有話的意思。他強忍著腹部翻騰的絞痛,勉強擠出個面具般地笑容。
  
  「歐陽長官,我下午想請個假。」
  「哦?身體不舒服嗎?」
  
  麥澤修不得不承認,歐陽官的察言觀色的能力十分驚人,也難怪他能穩穩坐在安行部部長的位置。
  
  「不,今天是我的結婚紀念日,打算請假準備禮物。」
  「不准。」歐陽官忽然收起笑容,鐵著一張臉。
  「了解,那我下去工作了。」麥澤修。
  
  「欸,別走。」歐陽官又忽然笑了出來,「說你不准請假,沒說不準回去準備老婆的禮物啊。你老婆長的那麼漂亮,不把她哄得開開心心地怎麼行呢?把工作交給其他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你最近也真的辛苦了,忙啊。就當作是……叫什麼來著,啊,半天的榮譽假。怎麼,可以接受吧?」
  
  「真的,非常感謝長官。」麥澤修的表情鬆了口氣。

  「嘖,別那麼客套,都說了自己人。以後你就叫我歐陽大哥吧。我就叫你……麥老弟。對,麥老弟,可以吧?可以接受吧?」
  
  可以吧?可以吧?可以接受吧?
  可以吧?可以接受吧?
  可以接受吧?
  
  此時,辦公室牆上的智慧型網路電視即時播送一條焦點新聞。
  
  日前南部某所公寓,民眾發現有位獨居老翁在十四樓的電梯內上吊自殺,並造成電梯故障。
  
  目前警方排除他殺嫌疑,釐清老翁自縊的真正死因。
  CNBS,南部採訪報導。
  
  新國家安行委員會專線,0800-092-324,珍愛生命,擁抱希望。
  
  麥澤修答謝後便臉色青白地離開歐陽官的辦公室。
  再不走,他就真的要吐了出來。
  在麥澤修的眼中,歐陽官的臉就和桌上的蟾蜍一模一樣。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