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三年前,當妳和李政司流亡日本時,我便明白大勢已去,三丁走向敗亡已經不可改變的結局,李七浩在烏鴉和徐芯純的幫助之下一步步地實現了他的革命計畫。妳問我知不知道徐芯純是李七浩的內應?
  
  當然,我知道。因為徐芯純最擅長的正是雙面間諜。利用內應的身分反間,在她向李七浩透露三丁的行動時,我同時也能窺得李七浩的意圖……只是我沒能猜到的是,她選後仍然選擇了李七浩,死在他的槍下。
  
  我和她原來說好了要一起離開台灣,到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生活,可惜最後離開台灣的,只有我一個人。
  
  李七浩和鐵觀音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廖三丁至死都未曾離開台灣這塊土地,而李七浩的卻在世界各國留下了他的足跡,就算以世界標準來看,李七浩也是最頂尖的職業殺手,乾淨俐落,不留證據。既然是最頂尖的,代表難以逃過同行注意;尤其殺手七號又留給他兒子德國打老虎一千億美金。
  
  不要用困惑的眼神看我,黃儀君同學,這早已不是秘密了。
  
  妳和李政司肯定有追查過,李七浩所留下的一千億美金是從何而來,並且會發現那些非法資金的由來大多是源自東亞一帶的犯罪所得……
  
  喔?妳知道?嗯
  妳說,其中有一百億很可能是美國軍購?
  嗯,如果是王子津的情報與判斷,那的確是有這個可能。
  
  這麼說吧,妳所查到的都是的確都是事實,但並不是全部的事實,你們只是透過李七浩留給你們的拼圖碎片,拼出他想讓你們看到的片段罷了。而且正確來說,留下這一千億美金的人並不是李七浩,而是精神崩潰後所出現的模仿人格「零」,也是李政司這幾年來揮之不去的夢靨。
  
  「零」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推翻政府,建立一個新國家;那個新國家並非台灣,而是如妳所說的,一個不可能實現的虛幻夢境。
  
  台灣對零而言,已經沒有任何值得守護的意義了。所以,零把台灣賣給了ZETA,全世界最惡名昭彰的軍事恐怖組織。交易的金額正好是一千億美金。
  
  妳和李政司一直以為Freeze是Zeta的目的,依靠李政司的骨髓製作Freeze,殺了王鐵衣以免Freeze的毒品市場崩盤云云,如果你們是朝這個方向思考,那永遠都走不出死胡同,Freeze只是一個誘餌,一道狼煙,而且不是針對你們。
  
  Zeta對台灣的行動並非侵略,而是許多年前就拍板定案的交易,以一千億美金的代價買下台灣,並作為恐怖組織的軍事基地,只是Zeta萬萬沒有想到零的七日革命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
  
  喔?妳說殺手七號憑什麼把台灣賣了?
  Zeta又憑什麼相信他?
  
  
  
  就憑李七浩曾經見過「百年約翰」一面。
  
  
  
  黃儀君同學,不知道妳還記不記得……
  當年,妳和李政司還在念逢甲大學時,曾經來找我請教有關時間暫留的疑惑,我以微積分的原理向你們解釋時間暫留的運作方式,並且提到我曾經看過一份文獻,提到歷史上第一位用有時間暫留的人就是燕國刺客,荊軻。
  
  當然,荊軻刺秦王是千年以前的野史軼事,是非真假又有何重要?比起荊軻,秦王千方百計地尋求不死藥的紀載每個人都知道的歷史。
  
  對於任何一個梟雄而言,當財富、權力都達到顛峰之時,他最害怕的是什麼?是死亡。這也是生而為人最公平的一點,壽命有限;就算擁有一千億美金與至尊無上的權位,在大限來臨之時也與糞土無異。
  
  縱然兵馬俑再驚世駭俗,秦始皇終是沒能找到靈藥,長生不死。但秦始皇沒能找到不死藥,不代表不死的方法不存在。
  
  「百年約翰」的本名是約翰.威爾克斯.布思。
  
  他生於一八三八年,於一八六五年刺殺了美國林肯總統。世人普遍相信,約翰在其後不久的亡命生涯中遭到美國士兵擊斃。
  
  但是,Zeta的首領魯瑟,他的父親死於二戰戰爭中,最後一封家書中提到了那位刺殺林肯的約翰,並且稱呼他為百年約翰。
  
  The John , Century John .   
  
  原因無他,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時是二十世紀中期,距離美國總統林肯遇害的時代已經將近百年之久。
  
  魯瑟相信,百年約翰擁有不死之身。
  
  我為什麼要告訴妳這麼多?以及我和烏鴉為何要為Zeta做事。烏鴉求的是能夠和殺手七號一樣擁有時間暫留,是對於力量的追求,我和他也是各取所需。烏鴉會如此崇拜零的所作所為,因為他和零一樣有著反社會人格,沒有情感與憐憫之心。零曾經擁有一群同生共死的兄弟,但烏鴉並沒有。
  
  黃儀君同學,給妳一個忠顧,只要找到機會,就把烏鴉給殺了吧。
  在他活著的世界裡,始終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是重要的。烏鴉說他喜歡妳,他喜歡的只是他自己塑造出來的形象,一旦他發現了真實的妳與他想像的不同,他會豪不猶豫的殺了妳,烏鴉之所以殺了父母,就是這個原因。
  
  至於我?請不要把我還有我的決定想得太重要,不論是以前的三丁,還是現在的Zeta,我都只是個輔佐者、觀察者、紀錄者,而非其中的玩家。Freeze的毒火燎原,Zeta的侵台行動,早在李七浩賣掉台灣後就已經注定發生了。我沒有決定的權利,更沒有成為大人物的野心。以前的我只想好好守護著徐芯純,至於現在……大概就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在這場即將到來的戰爭中生存下去。
  
  不對,不是即將到來,就在我們品酒聊天的此時,它已經開始了。
  妳很快就會知道了,Zeta的真正目的。
  與其從我這張枯燥乏味的嘴中說出,不如妳親眼去見證吧。
  
  至於虎頭山的陷阱,其實妳也不需要太擔心,不過就是Zeta不相讓李政司干擾他們的作戰行動所設的調虎離山之計罷了,畢竟強納森可是從來沒有小看過時間暫留者的極限。對,就是那位強納森,山羊鬍強納森;當初為了說服強納森接受烏鴉加入Zeta,可是費了我好大一番功夫。
  
  強納森為了今晚能夠和李政司對決,可是期待了好一陣子。畢竟妳應該也從李政司那聽聞了,殺行者之間有著互相獵殺的本能。
  
  對,妳沒聽錯,強納森也是殺行者喔,天生的時間暫留者。
  
  不要擔心李政司的生命安全,強納森是個很成熟的人,他深知殺行者的活體比任何東西都還要珍貴。但現在我說不準強納森是不是能夠拿下李政司,畢竟李政司有疤的幫助,那不可思議的大塊頭……我明明知道強納森是多麼殘酷可怕,但疤是不可能輸的;就算會輸,也只有在疤想輸的時候。現在的疤正因為王鐵衣的死而發狂,我反倒擔心起強納森的安危——如果我會擔心的話。
  
  不要跟我道謝,黃儀君。我已經不是妳過去認識的那位王海勝教授了,我整型換嗓,化名羅思齊,為的就是去過去割捨。加入Zeta,夥同烏鴉幫助他們研究時間暫留,只是一種利益交換,只是想要站在一個相對安全的所在,靜靜欣賞著潮起潮落,也許風太大,浪太狂,但我始終駐足岸邊,而非水中浮沉。
  
  如果妳真的想道謝,那麼就謝謝是徐芯純吧。至少有一件關於她事情,是我知道,而李七浩不知道的——縱然徐芯純總是不苟言笑,對誰都冰冰冷冷,但她一直將妳視如己出,當作是自己的女兒般看待。所以我希望,至少在事態尚未發展到無可挽回之時,讓妳和李政司還有可以選擇的機會。
  
  不要選擇與Zeta作對,不論何種方式。
  
  妳和李政司將要面對的,是道橫跨千年的歷史螺旋,是秦始皇的暴虐瘋狂;縱然生靈塗炭,赤地千里,也要找到夢寐以求的不死神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下無聊 的頭像
天下無聊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