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0
  
  「你的蘋果西打。」姜一方送上調了紅酒與冰塊的蘋果西打,看了看烏鴉與小君兩人的表情,「雖然不是很清楚你們在聊什麼,但肯定不是好事。」
  
  「姜一方。」小君著眼神仍然呆滯著。
  「嗯?」姜一方。
  「我收回剛才的話,現在動手。」
  
  從小君的語氣中,姜一方判斷出烏鴉手中握有小君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或者是不願讓其他人知道的秘密。他遲疑了一會兒,但仍然點點頭,打算執行小君的命令,姜一方明白烏鴉是個不簡單的人物,但在與小君的兩人聯手下,要在地下酒吧制伏烏鴉的可能性並不低。
  
  「你們當真要與我動手?」烏鴉笑了笑,深色的瞳孔裡閃爍著細微的青綠,那是Freeze滲入體內所顯現的特徵,身為最早期的Freeze試驗者,烏鴉與過去的確不可以同日而語。「現在的我,打起架來可是不比李政司差喔。」
  
  但此時的小君在烏鴉的挑釁下已經失去了理智,意圖提槍對烏鴉的大腿射擊,以左輪手槍的破壞力而言,烏鴉的大腿極有可能被打穿一個無法修補的傷口,從此殘廢終生,而烏鴉的狀況並不在小君的考量之內。
  
  「你今天不請自來,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就算是李政司,也不見得打得過我和姜一方的聯手壓制。」小君左輪上膛,眼見就要發難。
  
  「也許我真的敵不過妳和姜先生的聯手,但說我是不請自來,這話可就不大聰明了喔,黃小君。」面對小君的恫嚇,烏鴉顯得是不慌不忙,胸有成竹。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雖然我差不多是與妳同期加入三丁的殺手,但妳是組織極力栽培的核心對象,而我就只是個在外頭跑跑雜事的無名小卒,為什麼我有足夠的資料以及能力去分析SMC以及進行Freeze的人體試驗,並且在短短幾年之內就做出研究成果了呢?再笨的人也猜得出來,我在三丁有個內應。」
  
  「殺手七號。」小君斷言,「當年你在他的手下做事,你透過他的關係,拿到三丁內部的資料,難道不是嗎?」
  
  「殺手七號就是個時間暫留者,在那非常時期,他怎麼可能會把自己的優勢暴露給其他人知道?況且別說這點,當時的殺手七號……不,應該說當時的殺手「零」,他一心一意想著的就是擊潰腐敗的政權,重新建立一個國家,又怎麼會把心力放在SMC的研究上?在有足夠的知識與背景研究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的男人,除了眾人景仰的王鐵衣先生之外,就只剩下一個人了啊。」
  
  烏鴉再次嘆了口氣,點了點自己的額頭。「是因為妳和李政司再一起太久,思考也變得遲鈍了嗎?他把那位聰明敏銳,一葉知秋的小君藏在哪兒呢?」
  
  小君睜大了雙眼,腦中閃過了一個人的身影。
  
  此時,站在吧檯、面對小君與烏鴉的姜一方這才發現,地下酒吧的客人們早已在他們三人談話時離席散去,而羅思齊則默默地走到了小君身後。
  
  「烏鴉是我找來的。」羅思齊道。
  
  小君赫然回頭,看到的羅思齊的樣貌,聽到的是羅思齊的聲音。  
  「今晚是時候和妳講清楚了,黃儀君同學。」
  
  
  「王……王海勝教授?」
  
  
  地下酒吧的前身,是以鐵觀音廖三丁為首的大型殺手組織,在會長廖三丁領軍的全盛時期,學有專精的職業殺手足有百人之多,除了一般社會版面上時常看到的買兇殺人之外,牽扯了許多無法搬上檯面的政治暗殺,以維持各方勢力的利益輸送。也因如此特殊的存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三丁牽制著黑白兩道,達到了一個穩定的平衡點;其中最著名的正是在二零零四年發生的三一九總統槍擊案,以及二零一二年發生,死傷高達數萬人的七日革命。
  
  三丁組織中,排在會長鐵觀音之下的頂尖殺手共有四位,分別是殺手「七號」、「零」、「疤」,以及最後一位的王海勝。
  
  王海勝沒有特定的名號,由於學識淵博,雙重身分是在大學任教,加上年輕時常與殺手七號合作行動,有些晚輩會稱呼往王海勝為「七海教授」。
  
  六年前,當李政司還是一名殺手見習生之時,他與小君白天皆是大學生身分,同時接受過王海勝教授的指導,不管是在課業上,還是在殺手的功夫上,甚至是時間暫留的歷史片段與基本的運作理論。
  
  只不過,對於王海勝而言,「三丁」與「七海教授」這些虛名,已經在三丁宣告滅亡後隨著七日革命的餘燼煙消雲散了;不僅如此,王海勝本人也隨之人間蒸發,下落不明,至今兩年有餘。
  
  小君未曾想過,會以如此方式與王海勝再次相見。
  
  
  
  
  
註:羅思齊(王海勝偽裝)是在第四集「迴光效應」(尚未公開連載的部分)中出現的人物,職業是一名私家偵探,樣貌是禿頭、發福的中年男子,結識姜一方後成為地下酒吧的常客。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羅思齊竟然是七海教授!!!
    他怎麼會幫烏鴉RRR
    是說想看阿司大顯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