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6
  
  凌晨十二點十三分到二十七分,在這十四分鐘內,我殺了四個男人。四個Zeta成員,其中有一人是Freeze成癮者。我並沒有試圖在他們身上獲取情報,在Zeta勢力範圍內的同一個地方停留太久是件危險的事,我必須要不停地移動,隱身在山林夜色之中,悄悄地接近目的地——藏在桃園虎頭山的軍火庫。
  
  當然,目的地是在遠離虎頭山觀光區的一條山路幽徑深處,一條遭到政府棄置的開道工程,路上的柏油剝落了大半,大多是鬆落的黃土碎石,邊緣也沒有設置安全護欄,一般民眾就算誤闖了,也會立刻察覺異樣,轉頭折返。
  
  此時我正躲藏在山林斜坡中的一棵大樹之後,觀察前方約三百公尺處的一棟灰色老舊建築,約有百坪上下,占地不小,這棟建築明顯原來是要用來作為一個觀光景點的文物館,但不知道是何原因,工程作業到一半便遭政府棄置,至今估計至少有十年以上的時間。也許是工程建商的老闆捲款潛逃,也許是政黨輪替,前後計畫兜不攏,所以建到一半就停了,誰知道呢?總之,眼前就是留了這麼一棟建築下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5
  
  月朗星稀之時,桃園虎頭山,北風微寒。
  
  在與紙巾協商好,要他對Zeta組織採取守備的勢態,統合鐵竹幫與滄海盟的內部管理,極力將Fereeze在台灣的交易量降到最低,雖然很難,但已經沒有退路了。
  
  同一時間,Angel連日調查,在比對過近一年入境台灣的外籍旅客資料,Zeta成員斷斷續續地以假身分入境,至今估計大約有兩百餘人,分布在台灣南北重鎮,其中又以台北居多,根據進一步的情報顯示,他們大多藏匿於人口眾多的市中心,等待Zeta幹部的指示集合行動。對於殺害的王鐵衣的Zeta成員,目前知道其幹部名以「山羊鬍」作為代號,以及Zeta將大量軍火藏匿在桃園的深山郊區處,作為應變總部。在得知此消息後,我決定立刻動身,一探Zeta的底細。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04
  
  「好懷念那段時間啊。」薛鳳天也走了過去,打開了另外一扇窗戶,然後自己也抖了抖菸盒,叼起了一根菸。
  
  「你當然懷念了。」王子津伸手,送上打火機的火。「當年被叫做『精子王』,拖到廁所去打的人可是我,又不是你。」
  
  「那哪算霸凌了,不過是同學們關心一下,不過誰也想不到,幾年後的你竟然站在這裡發號施令,要是他們現在出現在你面前,估計被你瞪一下就跪地求饒了,想想就覺得有趣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3
  
  「獨眼山雞?」王子津往薛鳳天一瞧。
  「如果我沒記錯,他是不是曾經和烏鴉做過販賣人口的事?」
  「是的,是他。」薛鳳天回答,「獨眼山雞辦事不怎麼靈光,喝酒裝熟的本事倒是很厲害,朋友圈相當廣泛。」
  
  「那他呢?」王子津。
  「死了。」薛鳳天。「因為高雄港那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02
  
  「薛大哥。」王子津伸出左手,與薛鳳天四目相交,握手致意。隨後薛鳳天則拍了拍王子津的肩膀,點了點頭,深知王子津的喪父之痛,沒有再多說什麼。
  
  在薛鳳天回到自己的座位後,王子津也在對等的座位坐了下來,同時察覺到氣氛不太對盤,於是在稍微鬆了鬆領帶後,瞧了依然站在一旁的范成豪一眼後,向范成豪與薛鳳天兩人問道:「剛剛我在門外聽到了些聲音,你們在談些什麼?」
  
  「沒什麼,就是我和薛主席有點意見紛歧,但已經沒事了。」范成豪輕咳兩聲,意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1
  
  王子津站在一扇全身鏡前,仔細整理胸前的領帶。神情肅穆的他,已經數天沒有露出過一絲笑容。在成長與求學階段時期,王子津並不理解王鐵衣的所作所為,如同大部分的嚴父與逆子都有過一段疏離的關係。如同在兒子長大成人後,會重新認知到父親對自己的付出。
  
  對於棲身於黑社會的男人,保護家庭永遠是最重要一件事。在鐵竹幫雄踞北台灣的二十年中,儘管他的家庭飽受敵對幫派的威脅,儘管不被妻子、兒子所理解,但過去的王鐵衣做到了。
  
  那正是讓王子津感到痛苦的原因,在繼承權力的後鐵竹幫時代,王子津不僅無法控制Freeze帶來的騷亂,對於王鐵衣遭人殺害之事也無能為力。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038123_883662695005313_5127361176758153159_n

殺行者 04 迴光效應
天下無聊 著
魔豆文化
  
199元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的人生,分有兩個階段
在結束他的生命之前,與之後
  
他曾說過:「世界上沒有卑賤的職業,只有卑賤的人。」
  
還很年輕的時候,以為這句話就是真理,我願為句話付出所有,來捍衛生而為人的尊嚴,直到那條被歷史奉為偉大的鐵路貫穿了二十三州,直搗靈魂的恆河,愚昧的我才明白了這句話的另一個含義,明白了自己過去是多麼地無知可憎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
  
  西元一九四七,民國三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台北市,大稻埕太平町。
  
  大稻埕位處於台北市的繁榮之地,即使到了傍晚,來往人潮依然熱絡,與茉莉一家人居住的鄉下地區到了晚上便閉門休息的情況截然不同。
  
  路燈耀眼,在熱鬧的法主宮廟前,一位帶著帽子,穿著卡其吊帶褲的年輕小販騎著腳踏車,沿街叫賣麥芽糖與熱騰騰的烙餅。騎著騎著,年輕小販不慎撞到了位在路上行走的男人,男人吆喝一聲,手上的水壺翻倒在地,小販趕緊下了車,脫了帽子,連連道歉,低頭賠罪。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1
  
  日東財閥,是日本四大財閥外,資本最雄厚,同時最低調的家族企業。日東一名的來由,取自「旭日東昇」。這四個大字,就刻在財閥領導者藤原龍介的大廳匾額中。
  
  雖說排在日本四大財閥之外,但也是日東財閥行事低調的作風而導致;有不少在日東財閥旗下奉獻一生的資深員工深深相信著,全日本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財富是屬於日東財閥的資產。若是到達這個數字,那就是連四大財閥都難以相提並論的巨大存在,無庸置疑的是國家最重要的經濟命脈。
  
  基於此種論調,過去也曾有日本的經濟學者研究指出,日本在九零年代發生泡沫經濟的真正原因,是由於以三菱企業為主導的四大財閥聯合圍剿日東財閥,想將其勢力從國家的經濟體系中排除。於此財閥鬥爭的背景下,間接導致了九零年代的泡沫經濟。然而,當這位學者公開發表論述的前一天,沒有任何跡象的人間蒸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
  
  溫先生今年四十二歲,為承榮鋼鐵實業的駐外經理,已在泰國居住五年,負責管理內地與東南亞一帶的商務往來,一年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待在台灣。
  
  就在溫先生要搭機返回曼谷的前一天,下午兩點,他戴著墨鏡,穿著一身低調的便服,從一棟八層樓高的公寓房間緩緩步出,準備搭乘電梯離開。那是他名下的公寓,但並不是他的家。
  
  溫先生除了駐外經理的身分外,同時也是個商業間諜,原本應該只在企業內部流通的成交資訊與原貨通路,成了溫先生提供其他企業,用以飽圖私囊的籌碼,加上買通公司內的會計部門,虛報假帳,等到內部人員發現資金出現嚴重的虧損時,溫先生早已離開企業,置身事外。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
  
  一九四五年的秋末。
  一片一望無際的飽滿稻穗,綿延至遠方的翠綠山林。
  
  上個月剛滿十歲的茉莉踏著新鞋,哼著小調,在田野道路間輕快地走著,乾淨秀氣的齊額短髮也隨之上下起舞。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人的生命中,從來沒有多少的質疑。
  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其他人。
  他自詡是墮入凡間的月,即使被黑暗重重包圍,依舊孤傲清明。
  悲歡離合,陰晴圓缺,固執的他總是自己決定。
  
  清水鎮,一座荒廢的老舊古祠。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1—
  
  最不願意見到的事,最終還是發生了。
  從來沒想過尋求內心的平靜,如今卻是一片死寂。
  得知老爸李七浩的殺手身分到現在,將近四年了。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尋求的真相,又再次陷入五里霧中,迷迷濛濛,恍恍惚惚。
  
  不得不承認的是,我已經變成像零一樣的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01—

  我們不曾在同一個地方待停留三天。
  流亡聽來太過沉重,所以我把它當成一場沒有終點的旅行。
  幾個月前,人屠子皆死於駭人爆炸的晚上,我與小蔓坦承了對彼此的感情。
  
  是的,我在乎她,我當然在乎她。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01—
  
  那天晚上,我被小君開車拖著,從東海一路跑回逢甲,幾乎是半條中港路。大小腿痠痛得快要斷掉,幸好遇到一個非停不可的紅燈,才找到可以跳上車頂的機會。
  
  喘口氣,赫然察覺自己不再是一年前什麼都不懂的渾小子……也許身為殺手的心態還需要調整,但身體已經完全適應非常人可以接受的危險生活,就算沒有時間暫留也可以自在地於車流中奔跑而不感到慌張;只是臉皮還沒厚到可以抵抗路人驚訝的目光和指指點點,幸好草泥妹丟了一個全罩安全帽給我。
  
  自知和狐狸狗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不過,已經可以清楚感受到小君就不遠處,縱使我不殺人,也沒幾個人有能耐殺的了我。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01

  

  一個灰暗下午。

  一台灰色牢車停在一棟破舊髒污的看守所前。

  天空飛來幾隻黑色烏鴉,悽涼的嘶鳴讓人從心底發寒。

  

  車門打開,獄警手裡拿著押解人犯的電擊棒走下。指揮著被他視為人渣的社會敗類走入看守所。手腳都被鎖上鐐銬的犯人拖著沉重步伐緩緩移動,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胖,有的瘦,其中有個少年身材特別瘦小。瘦小到讓獄卒猜不到他到底犯了什麼事情要來這裡。會來的,都不是一般的犯人,這裡不是一般的監獄。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