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8—

  不要再提了,不要再提了,不要再提了。
  我好歹也是個傳說中的德國打老虎,就這樣被小君一屁股踢下飛機,要不是時間暫留的關係,不知道已經死在她手上幾次……

  不要再提了。

  經歷千辛萬苦回到台灣,總算可以著手進行組織重建的計畫。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27—

  我是鋒仔,我沒死。
  也許是我的命不值錢,連死掉的價值都沒有。
  第一次慶幸因為自己是雜魚而逃過一劫。

  如今我已經退出了山河會,打算依照那晚的想法回老家過生活,以為自己就要死掉的時後,才發現真正想要什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6—

  「就是現在,動手。」

  白獄狼看準這稍縱即逝的大好時機,立刻對等候多時的狙擊手下達指令。
  兩位狙擊手將十字準心對上李政司,準備開槍射擊。

  沒想到在十字照准鏡中,五百公尺外的李政司正直直盯著他們;李政司舉起右手,以七字比了個槍的手勢,食指正好對著遠方的狙擊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25 —

  「誰叫你給我不認真一點,笑笑笑,有什麼好笑!」
  小君怒目說道。

  「我很認真,姜一方也說那港仔本來就很能打了嘛。」李政司激動地站了起來,脫臼的右手還在空中換呀晃地。只見李政司面不改色地走到阿鬼身旁,認真地對小君解釋:「而且啊,啊,你叫啊什麼來著?」

  「阿鬼。」阿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24—

  城寨天台,李政司與阿鬼四目相對,刺探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阿鬼面目猙獰,渾身散著至死方休的暴戾之氣,恍如一隻荒野猛獸,誓死捍衛自己的地盤與生命。

  李政司收起放鬆訕笑的面容,雙拳緊握,沉著的眼神謀定而後動。阿鬼狂野暴戾的反襯之下,李政司顯得像是隱居深林,經驗豐富的獵人。

  獵人與猛獸的對決,這一幕勾起白獄狼多年以前的記憶……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3—

  與姜一方談好合作條件後,時間晚了,我們就此分別。
  姜一方回到九龍城寨的老家,而我和小君則住進附近的簡陋旅館,休息到隔天早上;不是我愛抱怨,房間小我能接受,沒冷氣就算了,床頭燈壞掉就算了,水杯還發霉是怎麼回事?太誇張了,我要客訴。

  小君倒是沒什麼意見,她坐在床邊,滑著智慧型手機,頭也沒抬地說道:「別再碎碎念了,你很像老頭子耶,唸到我耳朵都長繭了。」

  「這是消費者的基本權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2—

  「Zeta是墨西哥的幫派集團。」小君神色凝重地說道:「主要在各國間走私毒品、其次為人蛇與軍火販賣,可說是世界上最殘忍的犯罪組織。」

  「嗯?那不是很正常嗎?不賣點毒品,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混黑幫的了。以前的人屠子不也是幹差不多的事,沒那麼可怕吧?」我搖搖頭,表示不是很理解。

  小君接著解釋:「幹的壞事是差不多,但兩者的層級可是天差地遠,雖然Zeta是個非常年輕的幫派,到現在也不過三十多年。事情的起因是一九八零年代,世界各國因為蘇聯舉兵入侵阿富汗而抵制當屆的奧林匹克運會。同時,以美國為首、大陸、以色列、法國等幾個軍事大國組織訓練了一支精英中的反恐特種部隊『Zeta』。起初幾年,這支所向披靡的反恐聯合軍確實鏟除了許多國際犯罪組織,直到九零年代末期,Zeta介入了墨西哥國境內的毒品戰爭。就在Zeta殲滅墨西哥勢力最龐大的傳奇毒梟Loser後,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Zeta脫離了美國的掌控,在墨西哥自己門戶,取代Loser在墨西哥黑幫中的地位,一舉成為全世界軍火實力最強大的犯罪組織。」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1—

  哈哈!大家可都被我的登場嚇得目瞪口呆了吧!
  雖然臉上痛得好像脫了層皮似地……肚子也餓死人了……好歹也給人質吃個便當嘛,只有水喝是哪招啊……就不怕我突然暴斃就對了。

  算啦,忍也忍了幾天,不差這點時間,總算熬到好戲上場。
  時間不多,阿鬼還在等我揍扁他,就別抱怨我長話短說了。
  事情,要從Angela偷走人魚之心那天說起……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

  遠方放眼望去,九龍城寨上的天台像是數百塊大小不一的的方格以不規則的形式組合而成,大多數的天台架滿了老舊的天線,或是被作為曬衣場所使用。還有一部份放著藤椅或散落的玩具,供老人休息或小孩兒遊玩。

  其中,以蛾城的天台最為廣闊,足有四個籃球場的大小。
  阿鬼盤坐在蛾城天台的邊緣,俯視拋棄他、同時也被他拋棄的九龍城寨。
  天台上,只有阿鬼與奄奄一息的姜一方兩人。
  這是阿鬼最後的機會。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19—

  九龍城寨看似與平常無異,內部已埋伏了大批山河會份子。
  我叫鋒仔,也是其中之一
  我和阿鬼是同時間加入山河會,年紀也差不多。

  與阿鬼不同,我不是九龍城寨的貧民。我原來住在新界一帶,家境雖然說不上富裕,但也不算太差,供鋒仔好好唸書,甚至出國留學的機會也是有的。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8—

  九龍城寨大門,白獄狼久候倆人多時。
  白獄狼穿著純白色的西裝,猩紅色的領帶,嘴裡叼著萬寶路的雪茄,眉頭深鎖地站在數十道光亮刺眼的的車頭燈前,影子被四方強光拉的稀薄,孔雀開屏般一條條地散落在大街前的廣場上。

  白獄狼身二十公尺,是星羅棋布,數以千計的山河會成員。

  早些時候,雄踞各方的堂主一接到白獄狼的指示,立刻率領手下,浩浩蕩蕩地包圍九龍城寨,封鎖所有出入口。按耐不住興奮的山河會成員私底下議論紛紛、胡亂猜測,有些不明就理的堂主,以為是哪個不要命的小幫派,惹得白獄狼大開殺戒。畢竟這些年來,白獄狼已收斂了許多。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7—

  不知昏迷多久,白子茵悠悠轉醒。
  驚慌的她發現自己的手腳皆被麻繩綑綁,嘴巴被塞了布條,身在一處空無一物的水泥房間內,她原想大聲呼救,又怕驚動不明身份的歹徒。

  門縫與窗戶飄來的陣陣腥臭,臭味來源是地下室非法的死豬屠宰場。此為九龍城寨中最隱蔽且深入的建築物之一,囚牢般的廢棄水泥房在附近建築中有上百間,層層加蓋的非法建築讓外人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無從辨別。

  水利工事與電纜早已年久失修,也無人願意出資改建作為民房居住。久而久之,淪為重度毒犯吸毒藏匿之處,毒犯為了施打毒品,在深夜點起的小小蠟燭成了此處唯一的燈火;於是被走投無路,流浪寄居於此的各色罪犯戲稱為「蛾城」。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