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6—

  「馬伯伯,一份燒餅油條。」

  一大清早,原來坐在小攤販旁,挺著啤酒肚、戴著老花眼鏡的馬老板正翹腳看報紙。攤子前的客人一喊,老板從老花眼鏡的縫隙看看後,熱情回應,「好咧,馬上來。好久沒見到小哥了啊,還以為你也搬走了呢。」

  「原來想搬,一想到搬走就吃不到老板的燒餅,就捨不得搬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5—  

  大嶼山,座落著一戶數百坪的庭園別墅。其位居山高處,東面臨海,西面眺望寶蓮寺的天壇大佛,此戶又稱「天佛山海居」。

  環繞別墅的庭院中有雕像、有噴水池,有涼亭,有步道,還有五名專職修剪花草樹木的園藝師,他們遠道而居,住在大嶼山另一面的平房,雖然名面上只是整理庭園的長傭,但他們各個學有專精,師承各家。五名園藝師為此戶人家工作已有十年,薪酬不比大企業中的高階主管低上多少。

  他們各有自己所負責的區塊,此大戶每年都會舉辦庭園藝術的展覽,主人會邀請各方名流共襄盛舉,一方面為主人的獨生女兒慶祝生日。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4—

  隱蔽在某座樓層中,一個五坪左右的小房間,擺放了張小小的床,床上只有簡單的竹蓆,床底是油鹽醬醋糖等等瓶瓶罐罐的調味料。即使牆壁在過年時漆成了粉紅色,希望能讓擁擠的空間看起來清爽些,但也只維持了短短幾個禮拜,滿屋子的雜物與無法除去的潮濕很快的讓粉紅色的牆壁染上一層層青綠烏灰的黴癬。

  屋子裡沒有空調,這座大樓的幾百戶人家都沒有,僅有一台掛在牆上,藍白相間的電風扇,以及必須用報紙塞在縫隙中,才不至於讓紗窗掉落的小小窗戶。

  房間裡唯一的娛樂是台老舊的電視機,為了節省空間放置在發黃生鏽的冰箱上,冰箱左邊是收納碗筷的簡單餐櫃,餐櫃上方的則掛著木製的神主牌,外邊用紅色的布條裝飾,用以燒香拜佛,保佑平安。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3—
  
  有個地方,由一座座老舊而斑駁的大樓,緊鄰自成一塊封閉的城市。
  即使是白天,陽光被緊密的大樓遮蔽,街道總是昏昏暗暗,想曬曬太陽的人,只得搬張椅子到頂樓去。

  傍晚時分,孩童的嘻笑聲隨著微弱的夕陽隱沒在城市的角落。辛勞的父母親們慎重地告誡自己的孩子,天黑之後就回家,想玩,就打著燈到天台玩去。絕對不可以待在多到數也數不清的街道暗巷之中。

  大人的話,總有他們的道理,畢竟他們也曾經是個孩子。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2—  

  「嗯。」小君滿意地點點頭。
  罵不成,只好咬著橘子,用惡狠狠的眼神告訴笨蛋服務生我有多麼生氣。
  服務生連忙道歉,小君直說:「沒關係,下次小心一點就行了。」
  稍微清理後,小君還是覺得不妥,便去化化妝室理儀容。

  忽然間,我發現只剩下我和Angela兩人,確定小君走進洗手間後,我一手扶著下巴,一手把再橘子拿了下。一陣舒爽放鬆的感覺從緊繃的下巴關節延伸到四肢百骸,原來沒有橘子的世界如此美好,簡直感動到快哭了。

  小君一離開,Angela也輕嘆口氣,落得輕鬆,說道:「我一直以為香港的女權主義已經落實的很徹底。一山還有一山高,小君小姐竟然能把男人訓練的比寵物還聽話,實在大開眼界,長見識了。」

  唉……我的真男人形象完全崩壞,德國打老虎的傳說也就到此為止。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1—

  是個女人。
  狐狸狗提醒,她就是本因坊的人。

  自信的笑容,一頭波浪長髮、身材高挑,白色外套、窄裙搭絲襪與高跟鞋,像是OL的裝扮,卻沒那麼嚴肅。第一眼見到她,給我的感覺很像冬姐,ver.非常年輕版本。最多也就和我與小君差不多大,但比起我們隨性的作風,她顯得非常專業。能在這行生存的女人,大多長得非常好看,她也不例外。

  陌生的美女,一不小心看得出神了,讓小君有些不爽。小君保持著笑容,用只有我聽得到的聲音輕聲說道:「你也看得太專心了吧?嘴巴張得開開像是要拜天的豬公,要不要我塞顆橘子進去?」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0—

  幾天後,說好的美術館。
  一早便是風清氣爽,適合出遊的好日子,遊客出乎意料地多。開車的我在美術館外繞了兩圈才找到停車位。

  排空擋,熄火,手剎車。
  小君悠悠哉哉地看著後照鏡,在臉上、手上擦著防曬乳液,也順便在我臉上擦了一點,免得原本就不白的我看起來又更像外籍勞工。我很少看過小君化妝,認識這麼久,印象中見到她化妝的次數兩隻手就數的出來,其中大部分還是為了偽裝成其它身份的刻意裝扮。平時多以素顏示人的小君勤於保養,我想房間裡頭那些瓶瓶罐罐的高級保養品也不會比化妝品要便宜多少。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9—

  三分鐘過去,冷靜後的我尷尬到無地自容,只能雙手摀著臉,從指縫餘光和他們交談。沒想到我的自制力竟然低落到如此不堪,完全沒有抗壓性可言,根本躁鬱症。

  狐狸狗大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嗆聲,一定是我這幾天睡眠不足所導致精神疲乏,一點小事就失控抓狂,超丟臉的啊……

  指縫間的狐狸狗大哥恢復一如往常的神情,慢條斯理地說道:「好吧,一開始我也沒有講清楚,讓你有點誤會了。的確,我的語氣是重了點,那也不全然因為你們最近四處偷竊鑽石的關係,而是一點私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8—

  我認識狐狸狗已四年有餘。

  狐狸狗長我幾歲,比我高一點、瘦一點、相貌過人,舉止得宜、談吐有禮。不僅會賺錢,更懂得花錢,生活得非常有品味,皮膚保養得比我還好,有點過分。也許是狐狸狗沉穩內斂的個性使然,我們始終保持著有點熟,又似乎沒有那麼熟的關係。

  從前狐狸狗是我在三丁組織中的前輩,也是我老爸七號親手調教出來的職業殺手。專業是長距離狙擊,槍槍爆頭,彈無虛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07—

  好黏,好悶,好熱。
  橡膠塑料的刺鼻味讓我嚴重過敏,頭皮刺癢發麻,鼻水流個不停。

  原來戴上假髮和偽裝面具是超級不舒服,尤其是想抓癢卻又抓不到的阿雜讓人渾身不爽。不過嘛,效果好到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

  說到「變臉」的技術,依照每個組織,時代背景、技術資金上的不同。至少也有二十種以上的方法。我們現在使用的,正是七號留下來的變臉設備。小君稍加改良後,只要將長相資料輸入電腦程式,便能打模製作。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6—

  「來啊?」
  小君終於放手了,那顆臭鑽石理所當然地回到她手上。
  「你這種要求,我這輩子還沒聽過。」

  雙手把枕頭緊緊抱在胸口的我只能蜷縮在沙發一隅,瑟瑟發抖。說到底還是女王君與小司子,別太放肆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05 —

  久別一個月,隔天除了下午出去跑跑步,順便買點東西填飽肚子外,我和小君都懶在家中耍廢兼聊天。小君很好奇剛開幕的狸小路三町目是什麼情況,我大概說給她聽,比如偷書賊是個國一小女生,出租率最高的竟然是伊藤潤二的恐怖漫畫,以及草泥妹成了招牌看板娘。

  說著說著才忽然想到,下午跑步時看到學生三三兩兩地在街道上閒晃,草泥妹離家出走一個禮拜,我也完全忘了要去開店這件事。

  算啦,不過是翹班嘛。

  同時,我也提到了與政府機密部門的柯柏文先生見面之事,表示政府雖然對我們仍存有防備,卻也不是大太的問題。而我也將這繁文縟節的皮球丟給精明的紙巾會長去處理。

  至於小君手中的那顆藍鑽石,叫做「人魚之心」。
  人魚之心是小君從一個黑市賣家手上所買來,進行交易時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是用指定地點的方式取貨。賣家的代號為「本因坊」,在黑市中信用極高。小君估計「本因坊」是個地下的黑市集團,以買賣高價品來賺取利潤。

  過去「本因坊」所經手的商品大約在數十萬元到百萬元不等,多以稀奇古怪的二手珍藏品為主,不碰槍枝、毒品、人口販賣、人體器官、軍事機密等高獲利高危險的商品。黃金鑽石已是「本因坊」交易的底線。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04—

  「咳,現在才幾點。」我關掉網頁,問草泥妹。
  「十二點半。」草泥妹笑咪咪地把便當放在桌上,「我還幫你買了午餐,感謝我吧。但只是幫你買,不是請你吃,七十五元。」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天好像是禮拜三,妳應該在學校上課吧?」
  「學校不好玩,不如早點來打工,是吧李老闆?」
  「說好是放學後才讓妳來幫忙,不是上課中啊湯小妹妹。」
  「你好囉嗦,不就是翹課嘛。」

  好一句不就是翹課嘛。雖然當年我也蟬聯了幾屆的翹課王,但我一向秉持著「嚴以待人、寬與律己」的精神來對待人小鬼大臉皮厚的草泥妹。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03—

  與柯先生結束談話,大約是早上九點左右。我回去稍微睡了一會兒,整理整理後上班去了。嗯……是我忘了提醒什麼嗎?哈哈,是啦,我開了間漫畫店,有模有樣地當起了店長,就在某所公立國中附近。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覺得總該找些事情來做,而與其他人相比,我似乎很喜歡看漫畫。於是有了「啊,不如來經營一家出租漫畫店吧。」的想法後,很快就付諸行動了。四處打聽下,找到了間老舊的二手漫畫店正要頂讓,花了畢生在星巴克打工的積蓄後總算是買了下來(當然,還是和小君籌借了一點)。

  原來的店面相當老舊、潮濕,一些如幽遊白書、北斗神拳等等的老漫畫都不只泛黃發霉,有些紙張還被白蟻蛀得坑坑洞洞, 難怪要出售頂讓。承接下來後,我和小君穿起工作服,到特力屋買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整修器具。花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將原店面裡裡外外都重新整理過,包括修補牆面、粉刷油漆、室內採光、鋪木板磚、雖然忙到灰頭土臉,卻也覺得非常踏實。

  至於新店面的名字,我和小君很快就達成共識了。

  「狸小路三町目」。

  那晚,小君看著尚未完工的招牌,眼角閃爍著些許微光。
  為了紀念三年前的日本之行;因為死亡而純粹了生命,因為謊言而真實了彼此。還有為了紀念過去的三丁,那段隨風遠去的歲月與回憶。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