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君與我對看一眼,想起身前去介入眼前狀況,我也猜想小君幾分鐘前對我說那些話的用意;她早知道這航班有問題,怎麼說也是劫機客,要是處理不慎讓意外發生,飛機被炸成兩截也不是不可能。
  
  沒錯,十之八九是如此了;在決定前往日本前,小君告知過我,在日本東京、北海道一帶的幫會組織「道吉會」將提供我們庇護。
  
  我只知道狐狸哥在日本待過幾年,曾經有恩於道吉會,儘管如此,在此時包庇我與小君,若是被零知曉,無異於與那可怕的傢伙作對,要是他決定滲入了日本的幫會和政府體制之中,事態發展將會複雜得難以想像。為此,道吉會開出了一個條件,作為提供庇護的利益交換,只是小君沒告訴我條件為何,只說等我們離開台灣就會知道。
  
  若是我們做不到,也就到不了日本了。
  我一手壓住小君的肩膀,不讓她起身,接著自己站了起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國道公路上,眼前清晨的雨,耳邊藏在層層鐵板中的引擎聲。
  我停好車,搖醒副駕駛座上睡眼迷濛的小君,打開車廂,揹起兩人的行李。然後慢慢走向寬廣空蕩的停車場後的建築,桃園中正國際機場。
  
  從來沒出踏出台灣過的我,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假造身分及護照;對於櫃台整理旅客機票的服務小姐來說,我和小君並不是出境的台灣人,而是從日本來台唸書,並要返鄉歸國的日本留學生。
  
  護照上,我成了「秋本明」,小君則是「夏原香」。
  
  坐上飛機前還沒什麼感覺,等一在飛機上繫好安全帶後,才明白語言的重要性;為了掩人耳目,小君所選的航班大多是歸國的日本旅客。四周紛紛傳來讓戴著口罩、假裝感冒的我一句也聽不懂的日文對話。而小君就不同了,她原本就是外文系的學生,加上她喜歡日本文化,無論是英文還是日文,聽說讀寫對她來說都不是難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我們不曾在同一個地方待停留三天。
  流亡聽來太過沉重,所以我把它當成一場沒有終點的旅行。
  
  幾個月前,人屠子皆死於駭人爆炸的晚上,我與小蔓坦承了對彼此的感情。
  是的,我在乎她,我當然在乎她。
  
  只是在那晚過後,與零的對峙在短短幾天內完全崩盤。在我因時間暫留的後遺症而昏迷時,我的身分成了零的計謀最大的助力。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