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草稿2.jpg

鏘鏘!虎假狐威的人物初稿(少了吉祥物我知道)。

PA大最初畫的第四集構圖,放上來和大家分享一下。由於整體視角不便設計於小說封面,所以到時候第四集的出版封面並不是這張插圖,不過人物外觀上不會有太大落差。尤其是小蔓,PA大畫得特別用心……你們知道的。只有狐狸狗的設定讓人皺了幾下眉頭,那人看起來根本是兩回領便當的棋手嘛……

新增網友「好天氣」畫的彌子與狐狸狗,出自0.9。好天氣也畫得很棒很用心,不過小圈圈比較沒人在看,所以決定放這裡和各位朋友分享。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1) 人氣()


上禮拜八月十四日,去了台大體育館找PAPARAYA,順道觀摩CWT同人創作展。像土包子逛了逛,順利拿到PA大的諸神亂和祂人事後,便準備到外頭餐廳吃飯聊天,沒想到外頭下起狂暴的午後雷陣雨,而我也忘了帶傘,只好躲在出口處等雨小一點。和PA大兩人蹲在角落閒聊,大多關於從事創作業的甘苦談,還有一些對於未來的期許這樣。聊著聊著,無意間翻到PA大藏在推車裡的草稿畫冊,手癢兼超級好奇的我當然是和PAPARAYA借來好好欣賞一番。

沒想到,沒想到沒想到已經躲在很角落的我們被幾位參展的女生發現(當然不是發現我啦,而是發現PAPARAYA的草稿畫冊),轉眼間PAPARAYA就被包圍了,左一句右一句的詢問是哪位插畫家,PA大也順勢發了幾張名片。可惜我沒有用相機的習慣,只能用文字稍微描述當時的情形。非常有趣,也非常讓人難忘。

後來吃飯時,有聊到第二集封面崩壞的話題,兩個人都笑了好久。PAPARAYA在練習新的電繪技巧,渾然沒注意到人物崩壞的問題,後來察覺時書也已經出了,對我和讀者感到很抱歉。而我笑的是當時自己的反應過度,現在想一想也不過才幾個兩月多前的事,自己怎麼會這麼蠢呢?

PA大說了一個有趣的論點,我深感同意;如果當時第二集封面沒有崩壞的問題,我也就不會和PAPARAYA聯絡上,和他的關係也就僅止於作者和繪師,而不是平時無聊會喇賽一下的朋友和朋友。因而我也參予了PAPARAYA繪製封面的過程,從旁給予一些建議,讓小說的封面插畫能更符合故事內容給人的感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禮拜三早上九點,星巴克。
  今天的排班是難得的Jill,Ann和Neo,前些日子Neo為了替補周芷晴請假而瘋狂上班。Neo是周芷晴的好友李政司。同時今天也是李政司在星巴克最後一天的日子,他對於往後不能每天喝兩杯免費的焦糖瑪其朵而感到非常惋惜。
   
  在幾位固定的熟客走了後,店裡便沒有其他客人,Ann打開吧檯下的冰櫃整理一罐罐的林鳳營鮮奶,李政司則頂著厚重的黑眼圈,為今日進貨的商品打上標籤。而周芷晴還沒來,她上班的時間是九點半。
  
  在各自忙完手邊工作後,李政司終於按奈不住,站在櫃檯旁詢問:「Ann姐跟我說啦,Jill的新男友是誰?妳們上禮拜不是還四個人一起去吃飯。」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人氣()


  捲髮男理所當然地把休旅車停下。棋手死了,計畫失敗了,繼續前進的理由沒有了。很可惜,捲髮男是真的相信棋手準備的有進無出九死不生機關祕室。驚嘆與可惜的感覺過去,塞滿思緒的是洶湧而來的恐懼。
  
  來自天外的神罰,上帝的狙擊手。
  鋼鐵人拍拍捲髮男緊崩的肩膀,打開右邊車門走出去。
  
  
  ──又是一道足以把人撕成兩截肉塊的兇猛狙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山路蹎跛,駛過的路面旁是片片破碎捲曲的落葉。葉子旁有半條乾扁的毛蟲,成群的螞蟻頂著毛蟲屍體緩緩移動。當螞蟻群將食物拖入巢穴時,遠方天空吹來一陣螺旋狀的氣流,在地上拂起一小圈氣旋,幾隻螞蟻緊繃肢腳,牢附在地面上。等氣流消散了,螞蟻們又加快步伐,在泥土與樹林中努力地尋找食物。
  
  車上除了棋手外,還有兩名動手綁架周芷晴的男人。由棋手的角度來看,駕車男人一頭微捲的頭髮,穿著有橫紋線條的毛線衣,副駕駛座的另一人戴著白色耳機,看不出來睡著了沒。自從駛入山區,便飄起微弱的細雨,細微的程度讓人即使帶傘,也會猶豫要不要打開。
  
  當棋手沉默在後座,享受著戲弄狐狸狗和愚蠢女人的餘韻時,捲髮男喝了口放在後照鏡正下方的保力達蠻牛,清清喉嚨後與棋手交談。
  
  「殺手先生?」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早晨七點,執勤的警察拉起黃布條封鎖現場。幾名看似從警校畢業不久的年輕員警忙著將拍攝的新聞媒體阻擋在外。死亡的三具屍體太過嚇人,尤其案發現場的休旅車上,僵著具肥胖的男人屍體──
  
  一隻眼窩被車鑰匙刺穿,乳白色的體液在眼瞼下方糊成一團,手指被凹斷三根,死因是大量出血的致命割喉,滿車的血跡完全透露出殺手無法壓抑的憤怒。濃稠的血液彷彿連脂肪一起由臭酸的皮囊傾洩,從老舊的車底門縫溢出,不慎踩在鞋底還會有黏瘩瘩的噁心觸感。 
  
  根據一位半夜起床上廁所的居民向蒐證的刑警表示,當時聽到不尋常的聲音,以為是喝醉的游民在喝酒鬧事,但時間不長,也就不以為意。年約四十,小腹微凸的男人想了一會兒,又繼續說‥…
  
  「對對對,後來我回去睡覺,他們把車子音響開到吵死人,一個外國女人的歌,POPOPOPO不知道在PO什麼FACE,沒想到真的死人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他住在十五樓,搭電梯時心跳得好厲害。
  緊緊挽著他的手,不敢看鏡子。
  
  電影情節般,當房門打開,我們擁吻在一塊,不小心把客廳桌上的杯子撞到地上,稍微嚇了一跳,而他只是更摟緊我的腰,告訴我沒關係。
  
  接著他抱我進了房間,把我丟在柔軟乾淨的床上。他手掌壓著,稍稍陷入耳朵兩旁的白色床單裡。他和我一樣在喘氣,在心跳,還流了一點汗。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01—
  
  我曾經有過一個家庭,也許不是很完整,但仍然曾經感受過些許溫暖的碎片。打從我懂事,母親已經離開我們很久很久,離開我的父親,我的大哥,二姊,還有連說話都不會的我。一直到我上國小為止,我以為父親的職業是酒鬼,以為酒鬼是個工作。喝了酒,醉得東倒西歪後就有錢可以養活我們一家四口。等大了一點我才知道,酒鬼不是一種職業,而是形容一個人活得毫無意義的悲哀名詞。
  
  小時候去過幾次台北,一開始我不知道帶我上台北的女人是誰。只覺得台北的車好多,燈好亮,台北的房子住起來又大又舒服。洗澡時可以一個人奢侈的佔用一整個浴缸,不需要和哥哥姊姊們共搶一個小小的臉盆。後來,我對那女人的印象也就像呵在浴室裡鏡子上的水氣一般──呵得出來,卻模糊至極。
  
  記憶中如水氣般的模糊女人,是我的母親。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人氣()


  原本以為要去的餐廳好不了品田牧場,陶板屋之類。沒想到阿員兄帶我們來一間沒有對外開放,必須一個月前預約才訂得到位置的高級西餐廳,一位廚師只為一桌客人服務。位居中港路上一間商業大樓的頂樓。若不是熟悉的客人,不會知道這麼一個樓層會有這麼一間地方,可以讓人用上這麼貴的一餐。
  
  Ann和阿員兄,以及其它客人都衣著得乾淨體面。畢竟會來這用餐的人大多是節日約會,結婚紀念日等等的情侶或夫妻。我卻穿著老舊襯衫,襯衫上有些地方還被顏料畫得五顏六色……還好高先生的衣服也是一樣,袖口沾到了一些橘紅,一些青藍,還有一些讓人悸動的好感。
  
  打著西裝的俊俏服務生帶我們到一張鋪有白色桌巾的長方形餐桌,桌上透明精緻的瓶子裡裝著半滿的清水,插著四朵玫瑰花,兩白兩黃。兩個兩個面對面坐下,耳邊是現場演奏,高雅悠揚的古典弦樂,對面是Ann,右邊是高先生,左邊是十幾層樓高的玻璃牆,中港路上來往的車流成了一點一點細小的星光。
  
  說好各付各,但菜單上的價格仍然讓人捏一把冷汗,點最便宜的餐點也要兩千元,應該是強作鎮定的高先生說和我一樣就好。Ann和她老公分別點三千六和三千八的松露牛排和去骨羊小排。記得Ann說過今天是她和老公認識兩週年的紀念日,所以才大手筆來超高級的餐廳吧,早知道就別硬說要一起來了……荷包大失血囉。沒關係,再從別的地方省回來吧,偶爾犒賞一下自己也好。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