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符帝.jpg

最近的連載慢了許多,還是要好好幫PAPARAYA宣傳一下,畢竟他可是殺手行不行的戰鬥夥伴!七月底的「Fancy Frontier開拓動漫祭18」即將開幕,PA大這回準備了兩部作品,分別是再版的「諸神亂」和首賣的「祂人事」。

雖然是因為出版社的關係才認識PAPARAYA,但他的繪圖風格本是獨具匠心。今年有打算去FF18動漫展購書廝殺的朋友,PA大的攤位在「7月30日星期六 1F 攤位編號 卯7,卯8」以及「7月31日星期日 3F 攤位編號 E15」,記得去找殺手行不行的造型設計師PAPARAYA哈拉哈拉喔!

販售區地圖.jpg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不不不,我在胡思亂想什麼,高先生肯定不行,又帥又有才華的男人都是窮光蛋。就算我覺得他不錯,他也不一定覺得我不錯。我不是小女生了,不能感情用事,沒錢的男人就是不行,別再想了。
  
  「抱歉。」高先生。
  真是,我幹麻搖頭啊……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我很喜歡,真的。」
  「是嗎?我以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高先生點點頭,他從不回一聲「早」,甚至連笑都很少。他插在傘架的傘是黑色,衣服是黑色,頭髮也是黑色。他幾乎每天都穿一樣的衣服,和星巴克的制服顏色一樣。黑色的襯衫,不然就白色、黑色、白色,來來回回反反覆覆。Ann常常開玩笑,高先生只要戴個帽子、套個綠圍裙就能馬上上班。
  
  「願賭服輸喔。」Ann在旁邊小聲提醒,好煩喔她。
  「今天也是冰美式嗎?」和過去一兩個月的日子一樣,他點點頭,然後掏錢結帳,很神奇的一句話也不用說。我有聽過他說話,但記不起他的聲音。反倒之前阿司找他聊天聊了好一陣子,雖然不知道他們聊了什麼。
  
  「高先生,你的冰美式咖啡好了。」我弄好咖啡,拿給高先生。他接過時我順口問:「高先生是Neo的朋友嗎?上次你們聊了好久。」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那女人才步出店門口,Ann立刻關起大門,提早打烊。今天的業績已經很不怎麼樣,再提早打烊的話,可是非常的為難她。而Ann的回答是一個溫暖的擁抱,說:「妳哭成這樣,怎麼能再上班呢?好好休息吧。」
  
  擦擦眼淚,彎腰撿起桌上地上凌亂的鈔票。Ann把我推到一旁:「妳別撿啦!再看妳撿我都想哭了。」她一邊說,一邊迅速地幫我把現場整理乾淨。數了數,那女人正好砸了五萬元在我臉上,差不多是我兩個月的薪水。
  
  「妳不介意我拿走一部分充當今天的業績吧?」Ann俏皮地問,害我笑了。我搖搖頭說:「妳全部拿走吧。」
  
  「這怎麼可以?妳一定要把錢還她。」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最近,阿司跟我說他想辭職了。那時我還忙著加熱手上的牛奶,以為他只是開玩笑 ,我也常常對他抱怨說老娘不想做了。不過,這次他倒是很認真。不管是星巴克還是其他地方,只要是服務業的工讀生,流動率都不會太低,況且阿司也差不多做了一年,對於他想離職的意願我並不意外。
  
  好吧,是有一點捨不得,畢竟他已經是位成熟夥伴,到時候還要重新教一位新進人員,想到就很頭痛。我沒有仔細過問原因,阿司只說最近生活太忙碌了,沒時間打工。暑假結束後,許多時段的早晚班都無法配合,與其偶爾才能上一次班,不如離職來得乾脆,也省得我們值班人員排班的麻煩,我非常同意。
  
  暑假,好遙遠的名詞吶。高中畢業後我並沒有繼續升學,直接從星巴克的工讀生轉為正職。想想我也在星巴克待了不少年,薪水說不多說少還夠用,累不累也是一般般。雖然不是很滿意,但也提不起轉換跑道的勇氣和動力。
  
  我有想過回學校唸書,不過家裡的經濟情況並不許可,我爸幫人作保被倒,在外頭欠了一屁股債,我一個月出一萬也得到三十歲才能還完。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已開學將近一個月。
  新的學校,新的朋友,新的環境,新的生活。
   
  很不習慣的,大學裡並沒有國高中時常出現的不良少年。就算有,大多也是已經長大成熟,想要好好念書,頂多偶爾從談吐間聽出他們從前囂張荒唐的事蹟。說到囂張,又有誰可以比阿幹更囂張呢?
  
  來到大學,不知道是因為我變成熟了,還是同學太幼稚。大學校園的輕鬆氣氛讓我很不習慣,女生聚在一起談論逢甲哪裡的午餐超好吃,還有誰長得好帥之類,對了,就是我們班上有一個長的高高帥帥,叫什麼名字來著……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人氣()


  迄今為止,那是我生命中最精采的一段故事。
  
  那天,高屏大橋上聚集了將近五千人,來自南北各地,有恩有怨有仇有友,很幸運的,死傷只有薛人臻。送醫後,被研判下體有嚴重撞擊撕裂傷,為了挽回男人最重要的命根子,他很快的飛去韓國。聽說韓國不只整形強,整屌技術也比國內先進不少。而且在何先生的保證下,我想他不會再回來了。
  
  人群聚得快,散得也快,就像天空一片片浮雲。
  風一來,誰也不知道往左往右。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出版社真是佛心來的,由於一二集出版時間相隔半年之久,原以為第三集大概要等秋天來了才有著落,沒想到今天忽然通知我7/13就要出版啦!

殺手行不行vol.3的蓋亞宣傳網頁。
http://gaeabooks.pixnet.net/blog/post/27145505

殺手行不行3封面.jpg  

看得出來PAPARAYA對小司子超有愛,畫得好像夜神月一樣。可惜小司子在故事裡80%的時間都處於腦殘狀態。請當成泡麵包裝,僅供調理參考……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7) 人氣()


  王子津不是幫派份子,也從沒認真想過義氣與背叛的問題。他只知道薛鳳天把自己當朋友,如果只是眼睜睜看著薛鳳天被羞辱凌虐,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對於王子津的舉動,周圍人群漸漸躁動。他們都知道王子津是誰。一個在學校被欺負的雜碎,因為某次意外和薛鳳天熟識,他們也認為薛鳳天不是真的想和他交朋友,不過覺得有趣而玩玩。
  
  而他們自己,卻連一個玩玩的雜碎都不如。
  情緒正在發酵。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為什麼何先生要這麼做?」
  「何先生只是要他明白,他未來面對的將是怎樣一個世界。何先生是薛鳳天心中極為重要的朋友和長輩,他完全信任何先生的話。」聽到狐狸狗的說詞,王子津更生氣:「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知道薛鳳天全心全意崇敬何先生,才不明白何先生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那麼,你有被最信任的朋友背叛過嗎?連作夢也想不到的好朋友,在自己背後狠狠桶一刀的那種感覺。」
  
  當狐狸狗這麼說時,王子津明白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時間分秒逝去。王子津,洪半仙,狐狸狗,三人沉默。
  無數個問號在王子津腦海中交錯纏繞──
  
  
  七號和我一樣,都是王命之人。在半仙叔的先知下,他選擇了自己的未來。儘管我不甚明白七號是誰。至少在強如狐狸狗的殺手眼中,七號是前所未見的人物……但是,連何先生這般呼風喚雨的大毒梟,他的影響力不過在台灣中部。七號又憑什麼,何以在台建立第三政權?
  
  我不懂得政治,但我也明白那是長久以來文化和歷史慢慢演變,由千千萬萬自由的意志凝結而成。事情絕對沒有我想得這麼簡單。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男人被門撞得哇哇大叫,趁著他摀面哀嚎的空檔,王子津準備穿過男人往外頭逃走,但又看到樓下幾人匆匆忙忙地跑上來。
  
  他們不只一個人。
  王子津只得跑回房間,關門上鎖──
  
  
  門鎖是鎖了,又能擋多久?他們既然不只一個人來,代表多有準備……我是什麼傢伙,為什麼要抓我?我家是有錢,但從沒跟別人提起過,難道歹徒認識我爸媽?既然如此,早不抓晚不抓偏偏挑現在?為什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當王子津回到南部的外宿宿舍,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他打開公寓的門,結果比想像中要糟糕許多。廚房被燒毀,客廳也被油污黑煙燻得髒兮兮。但就出遠門忘記關瓦斯而言,他對結果勉強接受,至少沒釀成可怕的火災。
  
  回到房間,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般倒在床上,拿起手機打電話給媽媽。他父母工作忙碌,鮮少花時間在王子津身上。只有固定每個月會在他的戶頭存一筆零用錢,供王子津生活上的開銷。
  
  王子津的家庭關係疏離,尤其是他的父親,上次與父親見面已是兩年前的事。就算某天父母離異了,他也不會太意外。只是王子津覺得把公寓廚房燒毀這件事,應該要和母親知會一下,怎麼說也是和親戚租借的房子。
  
  「喂,媽喔,我是子津。」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一路上他們沒有說話,連點頭都沒有。王子津坐在薇薇老師車上,後照鏡掛著一串從路邊買來的蘭花香。他聽著自己胸膛起伏,看著窗外街景游移。昏昏沉沉,卻又感到十分清楚。累了一天,又捨不得閉上雙眼。
  
  「很晚了,在我家過夜吧。」
  薇薇老師說,王子津看著她的眼睛,點頭嗯了一聲。
  
  車子開往一個臨海社區,王子津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這裡是不是台中。薇薇老師轉動方向盤,車子轉入一個地下停車場。停好車後,他跟著薇薇老師走進電梯,電梯的鏡子映出他們兩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一連四聲槍響。
  
  陳康生倒地,痛苦地悲鳴著,雙手雙腳無力地攤在地上,鮮血從手腳的傷口泊泊冒出,流了一地。王子津作噁地把槍從口中吐出,抬頭看著狐狸狗。
  
  殺手的身影又沉重,又模糊。
  
  陳董趕緊上前制止,一邊掏出手機要通知救護車。狐狸狗又對他開槍。被子彈貫穿的手機翻了幾圈,滾落在王子津眼前,他依稀聽見手機傳來模糊的回應聲,挾著雜訊,沙沙幾秒便斷電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