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米妮,高飛狗,唐老鴨,小蔓是其中一個。另外兩人是小熊維尼和跳跳虎的同夥。房間沒有開燈,非常暗。而他們身上披的黑色斗篷又大又厚,直接從頭頂蓋到腳底,活像是神隱少女裡頭的無臉男。中間的好像瘦一點,右邊的高一點,左邊的呼吸特別急促。不管哪兩個瘋子自願當小蔓的陪葬品,他們一定會刻意營造自己是小蔓的假象。要從外觀判別小蔓到底是哪一個實在太難了。
  
  小君舉起兩把槍,同時指著中間的高飛狗。
  她又想了一會兒,把右手的左輪指向右邊的唐老鴨。
  從舉動看來,小君認為小蔓是左邊的米妮。
  
  小君到底是怎麼判斷?完全依靠直覺和運氣嗎?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人氣()


  小君打開門,一具腦袋被左輪轟開大洞,插著鐵片碎屑的男人屍體倒在地上,手中還拿了把槍。背著子玲的我行動實在不怎麼方便,把她放在旁邊又感覺太危險了。於是我鬆開子玲手腳的繩子,把她綁在自己身上。
  
  善者不來,來者不善。
  我掏出德國手槍,小心翼翼的和小君走進去。
  小君拿下綁馬尾的髮圈,長髮蓋住兩邊耳朵,殺氣騰騰。
  
  那是她的地方,無故被不懷好意的陌生人入侵,更何況還無法確定小蔓是否安全。敵我未明,現在不方便與小君交談,只能先行猜測。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入侵的傢伙是鯊魚的手下?但看到散在地上的米老鼠面具碎片時,我已經完全確定,那不是零或是被零整到很慘很悲劇的夥伴,同樣的手法零不會用第二次。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我以為自己從來不會這麼想過,希望時間停能留在這一刻。
  很久以前,還在唸國小時,有個叫珮馨的同學給我看了痞子蔡寫的小說「第一次親密接觸」,書的內容是什麼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開頭卻讓我印象深刻……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記錯,內容大概是這樣───
  
  『如果我有一千萬,就能買一棟房子。
   但我沒有,所以我買不起房子。
   如果我有一雙翅膀,就能像小鳥一樣展翅飛翔。
   但我沒有,所以我不會飛。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8) 人氣()


  慶幸的是小君最後終於良心發現,向正義感十足的路人解釋,我們只是情侶吵架,因為夜路光線不良,被路過的小女孩誤會了,她自己則因為賭氣,想教訓教訓我才這麼說,但似乎有點過火。既然小君承認了,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紛紛散回家睡覺,留下面目全非的我和小君子玲三人。
  
  「妳還滿聰明的嘛,湯子玲?」等其他人一走,小君立刻抓住子玲的手,酸溜溜的問。防狼噴霧劑的藥效似乎退了些,視力恢復一點,但還是無法完全睜開眼睛。小君沒有抓的很大力,提著她的手腕關節要害,子玲想掙扎也沒辦法,只好笑著臉解釋:「就算妳不捉我,我也不會跑走。我本來就是要來找你們,不然我也不會出現啦。」
  
  「妳說的有道理。」小君點點頭,鬆開抓著子玲的手。
  「知道就……」子玲似乎想說知道就好,但四個字還沒說完,小君手起刀落,一掌切在子玲的頸椎部。子玲眼神一閃,軟乎乎的昏倒在地。常常在電影裡看到特工特務刺客殺手一掌把人打昏,總想說太扯了。現在親眼看到小君把子玲打昏,我還是想說太扯了啦!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她都這麼說了,我還能怎樣呢?乖乖立正站好後,發現我要低著頭才看的清楚她。揉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畢竟我只見過子玲一次,不過綜合各種印象和可能,她百分之百是湯子玲,因為我根本沒有認識其他國小女生啊!
  
  況且她對我開槍!太誇張了!
  
  稍稍冷靜下來,仔細打量子玲,雖然夜色昏暗看得我有些頭昏眼花……四肢健全,五官完整,眼睛沒有少一隻,鼻子沒有少一塊,耳朵旁的馬尾也是很對稱的兩條。沒辦法,想到被零綁架走的友藏爺仍然讓我膽顫心驚。眼前女孩與小蔓口中描述的子玲判若兩人,在她與零相處的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拿著!」小君把手上那硬梆梆又超大支的左輪手槍往我胸口一推,痛死我了。雙手捧住比德國手槍重三倍的左輪後,小君往前走去。大概是小君知道無論如何我都會阻止她對子玲開槍,索性把槍丟給我,直接上前制伏子玲。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聊完日後計畫和準備,回到一開始的原點,藥頭和學弟。如果他們兩個已經失蹤幾天,為什麼認識小蔓的小鬍子會不知道他們也在失火現場?然而因為他們的死,使的我不得不接受小君的提議,與滄海盟的角頭鯊魚幹上。
  
  從很久以前,台中就被視為治安很差的城市。酒店,黑道,賭博電玩,高中上學必經的大雅路更有風化街之稱。以前我只是個晝出夜歸的普通學生,對台中的治安傳聞是嗤之以鼻,沒什麼特別感觸。
  
  但現在我知道了,台中的確不是普通的危險,光以殺手來說,三丁組織便設置在台中的地底樓層。地理位置也能看出端倪,北有鐵竹幫,南有滄海盟,台中成了兩大幫派必爭之地,械鬥槍殺案件層出不窮。(台東花蓮也是兩派相接,但好山好水好無聊……入境隨俗,黑道搬去那住久都也變成奉公守法的好國民啦。)
  
  當跨越表面,從相反立場去了解那些發生過的亂象時,事實讓我瞠目結舌。無論是老爸的三一九案,幾年前台中市長與夫人的離奇車禍,甚至是陳進興的擄人撕票案……都有殺手參與其中。民國八十四年,台中曾經發生一起燒死六十多條人命的餐廳大火,因為這起震驚全國的火災事故,台中被冠上「火城」之名。事隔十多年,這起悲劇幾乎被遺忘時,夜店大火又喚醒了台中的過往記憶。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為什麼我老是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傢伙給盯上呢?一不小心害死兩個路人甲已經讓我心情很低落了……我又不是東京雙煞柯南和金田一還是啥行動死亡筆記本,走到哪哪裡就會出人命。但小君說的也有道理,『德國打老虎』的招牌確實能引起想出人頭地的幫派份子注意。說到底,老爸你根本害慘我了,又沒留多少財產,老要別人幫你收拾爛攤子,真是服了你。
  
  「別擔心,我們可以將計就計。」小君完全不受我的苦瓜臉影響,一臉神采飛揚:「不管是鯊魚還是哪個想藉由宰掉你而成名的殺手,他們想殺就讓他們殺囉。換個角度想,對你而言也是一個大好機會。你可以告訴每一個想惹你的傢伙,你不是簡單的泛泛之輩。」
  
  「對啊!我有SMC我超強,怕什麼!」
  對阿!我才不要當彎屁司!聽起來就超肉腳。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下午放學,狐狸狗住處,一間外頭看起來非常豪華的社區大樓,第十五層。客廳擺著一個放滿藏酒的透明櫃子,一塵不染的生活環境,舒適的生活品味。進到客廳,我一屁股的坐在軟綿綿的沙發上,整個人都沉了下去,原來這就是新沙發的味道啊,好香好香。小君瞄了我一眼,我趕緊拉正坐好。
  
  看看四周,狐狸狗住的地方還真不賴,簡直高級旅館,就算沒有五星,四星也跑不掉,連廚房都比我家的客廳漂亮是怎樣?只是我有疑問,對走進廚房的狐狸狗說:「你不是出國幾年了嗎?怎麼留了一棟這麼高檔的房子?」
  
  「嗯?」狐狸狗各遞給我和小君一杯水:「七號送的。」看到我整個人傻掉了的反應後,狐狸狗才繼續解釋:「開個玩笑,別當真,七號窮的要死,你家是他唯一的財產。這地方不是我的,有個老朋友知道我回來,借我暫住而已。」
  
  「可以介紹那老朋友給我認識嗎?我也想暫住一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小蔓沒有多做解釋,也不需要。一句話已經包含一切她想表達的意思,如果聽的人不是我,小蔓不會這麼說。我並不完全了解小蔓,但也夠多了。眼前的她成熟迷人,為她的姿態著迷,被她的寂寞吸引,為我們之間發生過的種種而迷惘。那是小蔓戴上的面具嗎?或者說……此時才是真實的她?
  
  禿頭王教授在教太極拳的時候曾問過,所謂的真實是什麼?我回答不出來。太極陰陽同元共體,兩儀四象生生不息。若沒有虛假,哪來的真實?若沒有快樂,哪來的痛苦,若沒有敵人,哪來的朋友?若沒有地獄,哪來的天堂。
  
  小蔓說的沒錯,我想的太複雜了,我只是不夠寂寞。小君從來沒有表示過我們之間的關係,但彼此都明白對方的重要,重要到不需要言語的承諾,大概吧,至少我是這麼想。這方面我認為自己是很幸運的傢伙,唯一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是處男!和我差不多等級的紙巾高中時就去過金錢豹了,我不接受啊。
  
  「也許吧。」我說,然後氣氛就冷掉了。奇怪咧,小蔓也不是不熟的朋友,好歹認識一年多了,不至於乾成這樣啊……沉默一分鐘後,我開始閒扯話題:「那天小君在場,我不好意思問,妳們和冬姐都在聊什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上次慶功宴的事把班上許多同學嚇壞了。我擔心會聽到莫名其妙的問題,比如我是不是真的打手槍啦,還是幫學弟打手槍什麼的。關於這點我已經作好心理建設,我財薄臉皮厚,無所謂,只要別聽到小蔓的偷拍傳聞就好了。
  
  冷靜過後,我知道紙巾說的沒錯,這件事小蔓必須要負些責任。當汁男提供毒品給學弟在班上兜售時,小蔓不可能不知道,而她卻縱容那些事星火燎原。算啦,要不是小蔓的關係,我說不定也只是在站一旁湊熱鬧。
  
  回到學校生活,狐狸狗的個體經濟都上了兩次,沒有半個同學來問我那天晚上怎麼了。讓平常除了紙巾和小黃外就沒啥人理的我感到非常失落……呃不是,是意外,我都已經準備好一套說詞了。
  
  ”這個嘛,你們也知道我平常沒事就去找王禿頭練太極拳,王禿頭是老人,他打起來當然就像老人拳。你看我身強體壯,打起來就是第一神拳啦。加上我天資過人,雖然沒辦法像葉問一樣我要打十個,但打九個是沒問題滴。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回到現實,我發現有隻白色的鵝正在啄我的鞋子。肥鵝啪啪啪的跳到湖裡去,飛快地游走了。我們三人坐在湖邊的石椅上,小君瞇著眼問我:「昨天沒睡飽啊?」「哈哈哈哈……睡的很好。」看到小蔓坐在小君的旁邊,加上我對小君說話的語氣,由不得想起小黃才說過的話……該死!我越來越像小司子了。
  
  「今天約你們兩個來,就是要把話說清楚。」
  「嗯……我知道。」小蔓小聲回答。
  而我不敢回答,開始緊張起來。
  
  啪的一大聲,小君把她的左輪手槍放在石桌上:「這是我的槍,入行三年,殺過十一個人,最後一人是炸彈客的同夥,別號左輪,隸屬三丁的殺手。」我左右看看,還好附近沒人,只有幾隻鵝。小君提起槍,她真的很愛把槍口對著我:「李政司也是,入行一年,別號德國打老虎,沒殺過人。他會成為殺手的原因是他的父親七號,曾經活躍其中的頂尖人物,也是幾年前三一九案的殺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天下無聊:只有一句話想說,一定是我平常做人太老實了!



  小君不是一個輕易讓情緒外露的人,所以當紙巾說小君看起來非常火大時,她一定是非常火大。前幾天信誓旦旦地對小君保證要和小蔓切割關係。昨晚為了她喝酒發瘋惹得一身腥就算了,抱著她睡了一個晚上,也就算了!我還不要命地在私底下偷偷稱讚小蔓數落小君,還被她聽到,死慘了我。
  
  在紙巾知趣的離開後,只剩下我和小君。
  
  「轉過來。」轉過身,錯要承認,挨打站好。
  「看著我。」看著面無表情的小君,超愧疚超想死。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九點半,我在頂樓陽台找到紙巾。
  從我有記憶開始,老爸就在這小小的平台上種了許多花草盆栽,每次我問他那些是什麼植物,老爸總是回答:「不知道,覺得漂亮就買回來了,我喜歡它的樣子,不是名字。」後來我接下老爸的工作,照顧這些花草盆栽。老爸抽煙時也會待在這片綠色的小地方,所以我告訴紙巾,如果他想抽煙,就來陽台抽吧。而班上知道紙巾會抽煙的,只有我和小黃。
  
  「嘿,你起來了。」紙巾看到我,回頭打個招呼,兩手仍靠在欄杆上。他吐出菸香繞過枝葉,飄散在將要結束的早晨。
  
  「小蔓還好吧?」紙巾問。
  「她還在睡。」我走過去,一樣靠在欄杆前。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第一次知道自己喜歡上一個女生,是國小五年級的時候。
  她叫做湯珮馨,我總是把她的名字記成人字旁的的佩而惹她生氣。現在想想,說不定那時候是故意的。是怎麼察覺到自己喜歡她呢?很簡單,她是個活潑好強的女孩子,只要說幾句話激到她,她就會跑過來打一下,打過來再打過去,國小生的打是情罵是愛。只要她和別的男生玩鬧,我就會莫名其妙不開心。第一次喜歡上別人,第一次吃醋,卻又不敢承認。
  
  有一學期的美術課,是練習POP海報字體,老師要我們寫其他人的名字,比如說「某某某很帥」之類的。身為臭俗辣小屁孩,當然不是寫湯佩馨,而是另外一個單純的覺得作弄她很好玩的女生,她給我的感覺就像Jill一樣。我忘了她的名字,只記得我寫了她是母老虎。有其他人寫了湯佩馨,而湯佩馨寫了我,李政司很呆。
  
  除了美術課,還有體育課,忘了是不是教唱遊之類的……反正班上要分組,一男一女手牽手跳民俗舞蹈。有趣的是,老師並沒有幫我們分組,而是要我們自己找組別,那太明醒了,誰喜歡誰在那次課程後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選組別的過程中,沒人選我和湯佩馨,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她。最後我和她還是在同一組,因為沒有別人了。記憶中她的手很軟,好像棉花糖一樣。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首先呢,要先對一臉錯厄的讀者們說聲對不起了,囧rz.....
高潮後立刻結束,連張衛生紙都不給擦,簡直和射後不理的禽獸沒兩樣。

原本的想法中,若要讓讀者完整了解承先啟後的劇情,殺手行不行三的內容應該是「好人壞人不是人」加上「0.7」。只是這方案並不符合殺手行不行投稿時以蠢蛋司白爛搞笑為主體的基調,而後才改成現在連載的「殺手行不行3」加上「0.7」。

連載第三集中出現的狐狸狗,薛鳳天,鯊魚,紙巾的真實身分等等,都是好人壞人不是人寫過的內容。看過的人固然會覺得很熟悉,但只喜歡看阿司篇的讀者一知半解的程度最慘頂多和本文中的阿司差不多,不至於看不懂。所以我能接受好人壞人不是人那段挺重要的前傳內容被留白。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夜晚,一零一觀景台。
  少女與女人眺望台北,小君與冬。
  
  「沒想到妳會約我來這裡看風景,心情很差喔。」
  「是呀,差勁透了。」
  
  「這回妳輸了,小蔓才是工於心計的女人。她知道七號兒子的弱點,不惜傷害自己也要不擇手段的把他留在身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你回來了。」
  半夜三點,紙巾坐在客廳,一盞昏黃小燈。
  「你沒送她回去嗎?」我在門口看到了小蔓的鞋子。
  
  「事情比我想的嚴重。」
  「她怎麼了?」
  「毒癮發作,狀況很不好。」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沒有任何道別的話,小蔓離開了。
  包廂內,只有我和九個學弟。
  我一個也不認識,也懶的形容他們長啥樣。
  反正只是跑龍套的。
  
  「學長,你可以開始打啦,我已經在拍囉。」
  「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相信你們不會不知道。」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