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8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切有如撥雲見日,雨過天晴。終於明白狐狸狗說的什麼敵人朋友的狗屁定義,以及為什麼零大老遠跑來找我聊天還這麼開心。一想到可以去找噴水男玩只有他一個人的俄羅斯輪盤,我就爽到不笑都不行。正所謂最好的敵人就是最好的朋友。第一名是瘋子零,第二名是汁男,可憐小黃紙巾只能排第三第四。
  
  「唉喲?你心情終於好啦?」回到喧鬧的包廂,身旁小黃一邊咬豆干一邊問我。我扒了雙筷子,搶過小黃手上那盤滷味,邊吃邊回答。
  
  「不只好了,還很餓。」
  「你回來得正好,紙巾要上場唱歌了。」
  「唱就唱啊,又不是沒聽過。」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其實這才是你的目的吧?什麼面具炸彈客,陳警官,什麼迎新恐怖攻擊,全是幌子。威脅我要殺一大堆人,全都是假的,全都是騙人的。你真正想要的是綁走子玲,再藉由我和小君折磨小蔓。因為你知道我們都是好人,會因為傷害別人而痛苦,只有你他媽的會因為傷害別人而爽到高潮。
  
  「哇,學長,你怎麼捏的?這是鐵罐耶。」包廂外樓梯間,一位我不認識但見過的學弟拿著飲料跑來跟我打招呼,順勢坐到我旁邊。
  
  「呃?這不是鋁罐嗎?」
  「哪有,硬的要死,是鐵罐。」
  「噢,它原本就有凹洞,比較好捏。」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來了來了,小黃學長和怕秋請學長來了。」
  
  昏昏沉沉,還離的大老遠,便聽到學弟們在錢櫃門口呼喊。被小黃殺昏的我已經醒了,赫然發現自己坐在小黃的機車後座,我趕緊抓住機車屁股的把手,想起一年前我和小君各載從夜店喝醉的小黃和小蔓回家,當時是最慢的安全速度。但我家離錢櫃有段距離,時速六十至少也要半個小時,但是現在,我看看時間……才二十分鐘就到了!我狠狠敲小黃的安全帽──
  
  「靠北!很危險耶!你不怕我掉下去嗎?」
  
  「還好啦,才兩次。」小黃聳聳肩,給了我可怕的答案和結論:「反正你也只是小擦傷,沒事啦。男人可以受傷,但不能遲到,是不是有夠屌呀?」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你會不會認為……
  小蔓沒有看到我和小君?
  沒有,小蔓與我四目相交足足三秒。
  
  你會不會認為……
  小蔓走過來對我解釋或聽我解釋?
  沒有,她跟著潮男走進房間,我也知道不可能只有看電視純聊天。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一團混亂後,至少我明白了幾件事。狐狸狗與零是朋友,但他們決裂了,原因很明顯的是老爸的死。狐狸狗對零視而不見,因為他們已經沒什麼好說。如果把這層關係磨淺一點,也許我能理解。我也有過幾個還不錯的朋友,但是當我發現自己不是很喜歡他們的某些作風,便慢慢和他們漸行漸遠。快畢業時,還是互相噓寒問暖,但已和陌生人沒有多大差別。
  
  另外,以零瘋狂的行事作風而言,老爸收到殺了零的委託是可以想見。問題就出這裡,老爸下不了手。零對他來說,如同小黃對我般的重要。同時零卻又非死不可。所以老爸才會留下德國手槍和打不開的半島鐵盒,一步步引導我成為殺手。無論如何,零是我的敵人。最大的問題是,我有沒有資格成為他的敵人。
  
  兩天前,當我拿著零給我的隨身碟,猶豫要怎麼處理它,我不想把它插在家裡或是三丁的電腦上,難保不會有奇怪又要命的病毒。根據上次與零接觸的經驗,我決定先跟小君討論,看看隨身碟內的影片再說。我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是網咖。但小君不要,她不喜歡煙味。之後我半開玩笑地說,那開房間好了。
  
  小君說好,差點嚇掉我的毛。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人氣()


  早上七點,星巴克。
  一樣的天氣,一樣的風景,一樣的走走停停。
  
  昨天晚上被狐狸狗亂到半夜一點半,兩點半把手指從水塔拔出來。三點半看著漏水的牛皮膠帶放棄自己修補水塔的念頭。四點半一個人把凌亂的客廳和海尼根垃圾整理乾淨,還騎車到離家裡有一小段距離的永和豆漿買蛋餅油條來裹腹。
  
  等我收好被砸壞的檯燈,掃好地,真正躺在沒有窗戶的房間休息時,床前明月早已被清晨陽光趕走了。躺不到半個小時,我悄悄走到小黃房間,打開門縫偷偷看他。小黃蓋著被子,香甜沉穩的睡著,嘴角還涎著口水。小黃是個神奇的傢伙,只要和他在一塊,似乎什麼煩惱都減輕一半,雖然他平時嘴上得理不饒人,可能還比我少條筋,但心地單純又善良。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我能理解狐狸狗的做法,世上少個白痴也許會美好一點。」
  「哎呀,別這麼說啦。」
  「現在訊號斷了,你猜狐狸狗前輩是把手機關了還是砸了?」
  「關機,然後收到右邊的褲子口袋。接著他回到狹小的陽台窗口,握著狙擊槍的瞄準鏡,發現找不到我,疑惑地東張西望。」
  
  「你還不錯嘛。」我簡直可以看見小君驚訝滿意的笑容。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趁著等待的時間,我小心翼翼地循著陰影,偷偷爬到床鋪旁,把枕頭迅速拉下來。回到破裂窗戶邊的牆壁後,我慢慢把枕頭露在一洩如注月光底下,咻嘟!枕頭的裡的棉絮像是被打爆的監獄兔一般四散飛落,太可怕了。
  
  從與小君冬姐的談論及眼前情況,不難猜出狐狸狗是個以狙擊見長的殺手。撇開三丁本身是不正常刺客集團而言,狐狸狗簡直是殺手中專領獎學金的乖乖模範生。本身冷酷少言,思緒清晰,必要時會偽裝身分接近目標以探取情報和機會,進身搏擊稍懂但不是專長,不過一旦讓他取得安全距離後就是最致命的刺客。
  
  很矛盾,狐狸狗決意殺人滅口,又早已調查過我,甚至連我家位置都摸得一清二處,否則他不可能在短時間搶到可以狙擊我的地方。既然如此,為何狐狸狗又要大費周章的跑來學校偽裝成代課教授?為什麼不等到今天晚上我熟睡時再把我一槍爆頭就行了?就算時間暫留,也得意識清楚下才能作用。
  
  所以,他的目的不完全是殺我,而是接觸我,觀察我,用殺手對殺手的方式。狐狸狗他也在找尋真相,我身上也有他想知道的過去,關於老爸還有零。這樣不公平喔,大葛格,現在輪到我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沒錯,我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人。
  避開缺點,發揮優勢,發揮優勢,避開缺點。
  
  身為殺手,狐狸狗比我正常多了,小君想表達的意思是,殺手方面我根本不可能是狐狸狗的對手,我一年前才半路出家,而狐狸狗早在幾年前就殺人殺到功德圓滿退休出國了,更何況他是老爸一手教出來的徒弟。和狐狸狗比起來,殺手就是我的缺點,不要想著從拿刀拿槍這方面打敗他,況且我根本不想殺他。
  
  好,避開缺點了,那我的優勢是什麼?我的優勢是,我不是一個人。所以應該要打電話給小君?冬姐?還是會長?不,那不是優勢,狐狸狗連我有時間暫留的事都調查清楚,他一定也知道小君是我的小叮噹,狐狸狗身在無法確定的位置,用狙擊槍瞄準我家,如果小君此時趕來豈不正中他的下懷?我得另外想辦法。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幾個小時以前,眼前男人還在學校講桌上高談闊論,博得台下同學的熱烈掌聲,沒想到現在他正與我在房間裡纏鬥。他奪去的是幾天前會長扔給我的小刀,而我手上是老爸留給我的遺物。
  
  荒唐的突發狀況,還好我早習慣了。當拿起小刀時,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我不會殺狐狸狗,誰都不殺,越當我這樣想時,思緒便越冷靜。
  
  一言道,心如止水。
  他來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喜歡是喜歡,但現在怎麼辦呢?
  我坐在房間書桌前的椅子上,酒醉昏睡的小黃已經拉他回房間躺,而動手動腳的紙巾看到倒下的狐狸狗後,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叫救護車?」當時我是這麼問。想說順便報警,把狐狸狗抓去關一關,不過似乎沒什麼建設性。「我認為不太妥當。」紙巾看看我,想說什麼卻又把話吞回去。他問:「你不認識他吧?」
  
  我遲疑了幾秒,勉強點點頭。就算小時候曾經和狐狸狗相處過一段時間,我依然不認為我認識他,儘管我知道狐狸狗真正的身份。而紙巾這麼問,也透露出一些訊息給我──紙巾可能知道狐狸狗是殺手,但他並不確定我知不知道。我猜他的選擇是我不知道,畢竟在紙巾和小黃眼中,我只是個平凡的大學生。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轉頭看看狐狸狗的手,一滴瞬間從我額頭爆出來的汗水滑過臉頰。剛剛的快樂心情全都煙消雲散。我深吸一口氣,才忍住把他手撥掉的衝動。狐狸狗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便跟著紙巾走進我家門。
  
  他們進去後我毫不猶豫的把上衣脫掉,揉成球狀用力往外一丟。我緊張的喘氣,猶豫要不要進們。但敵人都殺到家裡頭來了,現在跳走豈不是超沒品?記得不久前小黃曾經跟我說過「寧願吃屎也不當沒品的跳狗」。但魔獸三國可以RE,人生可以RE嗎?算啦,紙巾和小黃都在裡頭,我可不能丟下他們不管。
  
  「阿司,你跑那麼遠幹麻,回來阿,大家都在等你耶。」紙巾站在門口對我大聲呼喊,我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快消失在轉角路口,我不是故意要吃屎,不是不是,我絕對不是故意要跳走的。在紙巾懷疑的視線和良心驅使下,我拖著沈重害怕的步伐走回去,這是我家耶,老宅都不老宅了。
  
  「你變態啊,怎麼把衣服脫了?」紙巾往我穿著衛生衣的背上拍了一掌,我乾笑兩聲,一邊走進家門:「熱啊。」「哩丟猴喔,冷的要死還說熱。」「別管我啦,我先去換件衣服。」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我肚子痛,想拉肚子啦。」我漲紅著臉,拿了褲子躲到對面的男廁裡頭。該死,昨天晚上才拉過,怎麼現在還是洩的一塌糊塗,我果然很帶賽。也還好找到一個搪塞小君的理由,但以小君的聰明怎麼可能看不透我的心思,唉。幾分鐘後,我看著糞青在伸手一拉下被水花希哩嘩啦的沖走。還好我的肛門有受過專業訓練,剛剛才沒在小君的奮力一踢下失手大關,不然我真的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這件先頂著穿吧。」聽到我的沖水聲後,小君把她的外套從門上方丟了進來。我直覺性的接住。小君若沒什麼事,平時都穿偏中性打扮的運動服,她喜歡穿寬鬆一點的衣服,保暖又舒適。打開門,我看見小君的嘴角欲笑又止。我知道米白色的運動棉外套對我來說不只是小了一點,還娘了很多點。但總比什麼都沒穿來的好。
  
  「別笑了啦。」我撅著嘴說。
  「有什麼關係?不然外套還我。」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等,紙巾認識狐狸狗?他怎麼會認識狐狸狗?狐狸狗不是出國兩年了嗎?也就是說,紙巾已經和狐狸狗認識很久,才會說出好久不見的話。所以……紙巾也是殺手?不,不可能,如果他是殺手小君一定會知道。而且之前迎新與炸彈客槓上時,紙巾完全沒有異樣。也許他和狐狸狗只是湊巧認識。
  
  我知道紙巾肯定不明白其中緣由,課堂上有五十多人,加上是紙巾舊識,諒他也不敢立刻對我下手,先冷靜下來,看看這隻狐狸老狗想耍什麼把戲。
  
  「喔?紙巾你認識新來的啊?」小黃抓抓下巴,一臉自在地問道,殊不知他換帖兄弟的我緊張到快要挫賽。紙巾點點頭:「認識,也不知道熟還是不熟。算是以前朋友的朋友吧,有好一陣子沒聯絡了。」
  
  「就說你老了,連交的朋友都老。」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凌晨兩點,我回到住了十幾年的家。
  我知道小君在安慰我,但改變不了事實。這是一場老爸與零的豪賭,我是其中的賭注,輸贏的代價與真相是一團撲朔迷離的大霧,隨著老爸的過去灰暗不明。一路上想著往後可能發生的事,說不定明天上課時左邊窗戶會突然破個小洞,子彈從我左耳朵灌進去,腦漿從右耳爆出來,噴得我右邊小黃滿臉模糊,小黃搞不清楚狀況又受到極度驚嚇時一定會罵說:「motherfucker!這真的是太殺了。」
  
  我嘆一口氣,把背包和鑰匙隨手丟在沙發上,然後跑到廁所裡發呆兼拉屎。現在情況說難聽點,老爸拉了一坨沖不乾淨的屎給我善後,不爽又拿他沒辦法。兩點多,要是沒別的事紙巾早睡了。小黃房間還亮著,我悄悄從門後探頭進去,小黃把房間整理得很乾淨,書桌就是書桌,床就是床,棉被像豆腐一樣的整齊切在床頭前,床頭上手機插著充電器。小黃坐在電腦前悠閒的宅魔獸,那永遠刷不玩的鬼打牆副本。
  
  「嘿,你回來了。」小黃看看我,口中喝著從7-11買來的citycafe說:「這麼晚?去哪鬼混啦。」我隨口扯了個謊:「和幾個同事去吃宵夜,累死我了。阿你不是說帳號被布丁妹砍了,怎麼現在又復活啦?」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手指在桌上無意義的敲打,佔據腦子的是被老爸陰了的好事。還有那位叫做狐狸狗的殺手。如果他是老爸的承手,而且在他教導下獨當一面……我想我記得他。當然,我並不知道他叫狐狸狗,我都叫他大葛格,別笑,我那時才五歲。
  
  記憶隨著我拙稚的呼喊聲回到過去──那是一個下雨天的夜晚。苦候不到老爸回家的我乖乖坐在客廳,看著看不懂的電視節目,五花十色,繽紛燦爛。對了,是愛滋味妞妞甜八寶的廣告,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只剩下一句台詞的印象。
  
  雨下得很大,門口傳來老爸車子的剎車聲,當我正考慮要給老爸開心或是憂愁的笑容時,大門已被老爸一腳大力踹開,門好死不死的撞到我的腳,我反射性的嚎啕大哭,想藉此博得老爸的關注,哪知臉色嚴肅的老爸看都不看我一眼。
  
  「嗚嗚,把拔,我跟你說……」我那時的確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他說。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君的回答讓我頓時覺得自己很蠢蛋,明白沉默是金的道裡。尤其對某件事一知半解的情況下,不說話是最好的選擇。想起去年抽樣調查期末報告,別組的蚊子同學準備不周而急忙上台,說話聲又軟又細就算了,更說了上台報告的扣分大忌:「關於這個交叉分析,我想應該可能是……」
  
  我想,應該,可能。這三個詞是教授最討厭聽到的不確定詞彙。蚊子老兄一股腦全說出來。於是蚊子同學報告還沒一半便被教授趕下台,下禮拜再接再厲。
  
  而我們情況完全不同,我們這組有五人,小黃紙巾我是固定班底,加上小蔓和小雯兩人。我們分工合作的很仔細,紙巾功課最好又負責,題目和分析作業都交給他就對了,而最適合小蔓和小雯的工作,不外乎是在學校側門做問卷調查。我呢,就借書阿,買買飲料買買便當,跑跑腿之類的雜事。小黃不用說了,打從一開始紙巾就沒讓他做任何工作,直到期末要報告時才讓小黃上台報告。
  
  我非常的肯定,小黃上台前仍然在狀況外,還傻呼呼地問我:「吐司,題目是分析大學情侶同居的情況,還是分析是同居情侶的大學生啊?」我往他的笨腦袋重重K了一下:「哇靠,都要上台了你還在問這個,兩個都有啦!」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拐了許多祕道機關,又來到這裡。空盪盪靜悄悄,我和小君的腳步聲在寂靜幽暗地下密室裡格外清晰。大廳和從前一樣昏暗,不同的是「刺客大聯盟」五個字已被拿了下來。三天前冬姊捎來消息,說會長想與我見面,有重要的事要告訴我。重點直接了當,會長想和我談的正是老爸和零。
  
  我疑惑地打量著四周,雖然知道這裡平時沒甚麼人會出沒。但既然是與會長有約,總要有個照應的人手吧?感情和小君最好的冬姊不說,其它春,秋兩人我見都沒見過,連她們事幹甚麼的都忘得差不多了。嗯,還有一位身材嬌小長相清秀而且生過孩子的人妻組長兔小姐,雖然沒見過她幾次面,但我知道三丁裡負責發餉的人就是她。上次厚厚一疊十萬元仍然讓我印象深刻,可惜只深刻那麼一次。
  
  沒人,沒人,沒人。
  空的桌子,空的椅子,空的走廊和櫃子。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半夜,我穿過重重街道,將機車停在紅色磚瓦鋪成的人行道上,在灰暗不明的光線下,磚瓦顯得暗紅而靜謐。下了車,四周是矮牆,樹林,幾盞高挑的路燈,還有幾隻因為即將下雨的悶熱潮濕感而在路燈下圍繞飛舞的白蟻。
  
  眼前一切和我小時後來過的印象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小時候的我並不會在這麼晚的時候來到這裡。除了一中街,逢甲夜市,東海商圈之外,是讓身為台中人的我感到一點點驕傲的地方,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提到博物館,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恐龍。不知原因為何,恐龍對年稚小孩,尤其是小男孩,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凡舉恐龍的圖片,模型,叫聲,無不引起小孩們的注意,恐龍也許意味著人性中最根本野蠻暴力。
  
  又或許是另一個原因,因為恐龍已是個傳說。所謂傳說,是過去式,已經不存在,無法被找尋到。就像籃球之神麥可喬丹,他的確是個傳說,而他並沒有死。但他的顛峰已經過去了,生命中最精華的那段歲月已成了往事,球迷心中威武馳聘在球場上的喬丹也不可能再出現。為此,他才成了傳說,一段無法被超越的存在。
  
  而我老爸也是,殺手的傳奇。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十點,我拖著疲憊身軀,和小黃紙巾坐在星巴克一樓面向玻璃牆的位置。從早上九點上班Rush到晚上九點後,實在沒力氣和閒情逸致與朋友喝咖啡聊是非。小黃青筋暴露,滿臉通紅的在桌上大拍一聲:「誇張!」穿著紅色長T的小黃指著我大罵:「太誇張了!」而我只能用略帶同情的表情看著他,雖然我剛剛沒注意聽小黃說了什麼,心裡想關我屁事,卻還是同一時間和紙巾說出同樣的話。

  「真的假的?」我。
  「真的假的?」紙巾。
  
  沒辦法,我們默契太好了。就像上次在學校打籃球,在人群中被臭汗包夾,渾身悶熱又起雞皮疙瘩之際,我看到在外頭接應的紙巾有空檔。而他的右手往地上一指,我馬上明白他的意思,在零點一秒的猶豫後立刻把球從對方手的跨下傳給紙巾。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345